第三十五章 往事之谜,沉冤昭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现在才害怕不显得太晚了吗?”杜宇在攻击之余开口淡笑着嘲弄道。

    “小子你以为我害怕了吗?自以为是!”紫袍男子闻言气势更强,一条紫sè的蛟龙虚影出现在他的上。这是天阶秘技全力催动显现的元力投影,蛟龙眼睛似开似闭。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头,杜宇仰天怒吼,“梦幻如刀!”

    这一式《如意刀经》最强的杀招,在刀尖凝聚了一只翩翩飞舞的紫sè蝴蝶。翅膀轻轻闪动之下,迎向睁开眼睛的蛟龙虚影。时间仿佛在一瞬间静止,演武台上发生了连环的剧烈爆炸。面积超过一千平米的石台,在烟尘落地后显得满目仓夷,以两人体为中心,一个深达十米的深坑赫然出现。如果有人看到蝴蝶和蛟龙碰撞的景象,就会看到小小的蝴蝶只是轻扇翅膀便撕穿蛟龙,shè入紫袍男子的膛。极度凝聚的雷力完全粉碎了他的内脏后,没入了地底,这个大坑其实只是蛟龙爆开的能量炸裂产生的。

    “两位女侠你们需要帮忙吗?”杜宇解决战斗看向两女,微笑道。

    “你们交手产生的余波就让我们退让不及,弄得灰头土脸的,那两个女人估计还被埋在石头里面呢。”蓝衣女子显然没打算给杜宇面子,有些气恼的哼道。

    “那两位要不要一起去我家喝喝茶,只要在下家里有的,绝不吝啬!”杜宇闻言不在意的随即笑道。

    “那还是算了吧,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些是我们作为侠女的本分。这两个女人你自己处理吧,我们走了。”蓝衣女子摆摆手,被粉红sè衣着的女子拉着离开道。

    “那谢谢两位了,以后只要两位报上侠名,杜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杜宇对着离开的两人深深鞠躬。

    “老爸,几年不见您胖了不少嘛!”杜宇解决两个女子后,来到杜父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同时掐了他的大肚腩一把,笑道。在杜宇战斗的时候除了受伤太重的司马南被抬回家,其他人一直在旁观战的。

    “你小子还是和以前一个样,没一点正形。有没有受伤?”杜父眼含泪,这一天的经历可真是让他的心七上八下的,见到儿子浑都是灰尘,衣服破烂不堪,不关切道。

    “我能有什么事,咱们还是赶紧看看司马大哥况怎么样了。”杜宇拍拍老爸的肩膀道。

    “你说的对,咱们赶紧回去吧。你桔红姐也已经嫁人了,生了一个小男孩,现在都一百天了。”杜父顿时小跑起来,杜宇这里的事了结了,还得赶回家看看司马南的况。

    “司马大哥,你死不死的了?”杜宇坐在司马南前的桌前,一脸没心没肺。

    “你小子真是个乌鸦嘴,嫉妒大哥长得帅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嘛!”司马南浑绑满绷带,他现在的体状况根本不能动用元力。经脉被损伤的太过严重,已经不起元力的撕扯。

    “你比我帅?大哥你不会是受伤打坏了脑子吧!”杜宇故作惊讶的笑道。

    “你不承认也没用的,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嫉妒,这个大家有目共睹。”司马南嘿嘿一笑的咧嘴,不过好像牵动了伤势,表顿时变得比哭还难看。

    “好吧,我承认你脸皮比我厚。”杜宇无奈摇头一笑,没想到大哥还有这么奇葩的一面。

    “得罪了狂雷宗的人,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说起来大哥我也够倒霉的了。”司马南接着郁闷道。

    “小子你遇到危险只想着逃避吗?”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房间门口,杜宇和司马南在他出声之前压根没有察觉分毫的。

    “咦,是你!”杜宇转头一见老者顿时惊讶道。

    “怎么,难道你认识族长?”杜父随后进来发现杜宇指着族长杜破风一脸震惊的样子,有些奇怪道。

    “这个就是从小就教导我的神秘人,虽然长相变了,不过这个声音我可熟悉的很。”杜宇随即解释道。

    “看来你小子三年来还没把老夫给忘了,也算有点良心。”杜破风哈哈一笑笑道。

    “当然了,我做梦还想起您呢。”

    “想起我这个糟老头干嘛,骗人都不会。”杜破风却是毫不客气的拆穿杜宇道。

    “呃,被你看穿了。族长爷爷,你告诉我当年的况吧,我老爹一直不告诉我。”鉴于今天的事,杜宇迫切的想了解当年事的真相。

    “我来除了看望一下司马南,再就是告诉你事的经过,五十年了也该让真相浮出了。这需要从很久远说起,杜家的先祖是千余年前来到平西城的,那时平西城还是个没多少人的小城,根本不在王朝的承认之中。在杜家几代人的发展下,才有了繁荣的景象。先祖的来历在族长的传承之中有详细记录,我们曾是澜沧省十大宗门之一的青雷宗的一支嫡系传人。后来青雷宗不知为何触怒乾天王朝,所有高手被一朝覆灭。那些幸存的门人就连夜下山,逃往各处避难,我们这一脉就在这里扎根。过了千年的时间,直到你爷爷天纵奇才我们才依照祖宗遗训去寻找被掩藏起来的秘典,打算重振青雷宗。不过也是运数使然,我们被狂雷宗的人碰见,他们见我们行踪隐秘就一路偷偷跟随,最后被他们发现了功法的秘密。我们虽然击杀了大部分人,不过剩余的逃了回去,报告给了狂雷宗上层。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拿到了功法和法,只有刀谱还没有取出来。你爷爷知道功法和法已经暴露,于是带着它们一路远遁,而我则是偷偷取了刀谱,返回平西城。”杜破风回忆着往事,缓缓说道。

    “可是他们最后既然已经杀到了平西城,最后还为什么只是杀了咱们杜家的顶尖高手退走了?”杜宇疑惑。

    “这就是你不知道的事了,咱们杜家千年建城有功,是可以得到一次王朝庇护的。咱们平西城你别看城主什么事都不管,他的城卫军就足以镇压所有的家族。所有的城主都是王朝下派而来的,他们才是王朝的人。平时只要收些税就行了,不会参与城内家族的纷争和利益分配。当时杜家的老一辈及时请来了城卫军插手,他们才最终退走。”

    “那既然城卫军插手了,那他们现在怎么又敢来平西城嚣张?”杜宇疑惑的继续问道。

    “这个我知道,”司马南接口,“其实城主和征兵一样十年一换,每个城主带十名城卫军,实力最弱的也是灵境天一重的高手。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城主建立自己的势力,危及王朝的统治,又能处理城内家族之间的难以解决的纠纷,寻求王朝庇护的时间只有五十年”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杜宇一惊的问道。

    “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办法,那就是和王朝签订守护文书,这样王朝会保护我杜家百年无事。”杜破风接着道。

    “还有这样的好事?”杜宇有些难以置信的道。

    “好事?这个守护文书签订的条件是这次征兵所有年纪合适的子弟都必须参军,并且人数不得少于五百,其中三十岁以下的冲虚境武者不得低于五人。咱们杜家所有的年轻一辈弟子加起来也才四个,如果去签订文书,还得看城主能不能通融一下。”杜破风眼含悲伤。

    “这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都死了,杜家百年之后将没任何屏障,只能消亡了?”杜宇知道参军是有多么的凶险,于是涩声道。

    “就是这样,如果你们这一代年轻人都死了,我们这些老人怎么可能过百年的时间!中间出现了断层,家族还怎么延续?”杜破风一声长叹,显然也是苦恼不已。

    “族长爷爷有我呢,我保证一定活着把杜家带出现在的困境,不让任何人欺负我杜家的任何族人。”杜宇眼中神光爆shè,语气掷地有声的保证道。

    “杜老前辈也可以算我一个,司马南虽然不是什么天才,但是年龄还是勉强合格的。”司马南也开口笑道。

    “你们都是好孩子!”纵然已是九十多岁的老人,杜破风闻言还是忍不住流下泪来。

    “族长爷爷我这么猛,怎么说也能一个顶俩吧,明天你去申请保护,把我也带上吧。”杜宇突然开口。

    “嗯,那小南好好养伤,老头子有空再来看你。”杜破风交代完这里的事离开,家族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

    “族长爷爷再见,司马大哥你也安静养伤,小弟我去看看有什么能做的。”杜宇也起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