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起身返家,平西惊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第二天一早辞别了李东以及小红诸人后,杜宇拿上小红给自己的衣服就起返家。平西城在杜宇出发的时候来了几个不速之客,他们一到平西城便四处宣战,已经打伤了不下七八个年轻的好手。

    “你们平西城就没有一个争气点的武者吗?连一个在我师弟手上坚持十招的武者都没有,我想你们还是赶快自绝经脉吧。”一个长相妖艳的女子站在平西城的一条主街上肆意嘲笑。刚才一个武者不满他们的嚣张,上来挑战现在正躺在街上痛苦呻吟。

    “大哥让我去教训一下他们。”街边酒楼内传出一个男子愤怒的声音,这是一个在平西城小有名气的中年武者。

    “二弟不要冲动,他们是赵郡狂雷宗的弟子,那个宗门在赵郡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咱们根本惹不起。再说了他们是小辈挑战,咱们这些四五十的人哪能上场。赢了不是本事,输了徒惹人嘲笑。他们一路走来,已经挑了不止三十城的年轻一辈武者,咱们平西城说来也不是唯一倒霉的。我听说西蜀城的四大年轻高手都被废了了呢。”另一个男子明显稳重许多,知道的也不少。

    “是这样啊,我差点就惹了大祸了。”先前男子的声音流露出一丝后怕的庆幸道。

    “师兄,我看咱们还是去北蜀城吧,听说那里有一个蜀元宗还不错。平西城能有什么高手?”妖艳女子讨好的看着一个穿紫sè长衫,长发扎在脑后,脸sèyīn冷的年轻男子。

    “先不急,我听师尊说平西城有个杜家以前实力不弱,不过后来得罪了咱们狂雷宗,几乎被灭门。我们既然来了就去拜会一下他们。”男子嘴角蓦地浮现一抹冷笑,随后率先向杜家族府走去。

    “你们是什么人?”守在杜府门口的族人见一队六个男女不经通报就想进入府内大声喝道,同时拔出手中的武器。

    “你很讨厌哎!”一个材肥胖的女人故作媚道,同时闪电般出手将守卫的四个护卫击倒在地。

    “你们再敢继续向前别怪我们不客气!”在几人来到府内主屋前的广场上时被赶来的杜家护卫围住,护卫首领出声jǐng告,其实他已经认出来这些人的来历,根本不敢动手的。

    “让你们族长前来拜见我们师兄,一个小小家族居然劳驾我们师兄亲自前来,已经给足你们面子了。”一个jīng瘦的男子,一脸嚣张的叫道。

    “族长现在不在府内,有什么事你们可以跟我商量。”杜家下任接班人杜夜得知有人打上门来立即从修炼的静室赶了出来。

    “你是何人?”一个高超过两米的壮汉,满眼凶光道。

    “我是杜家下任族长,几位有何事?”杜夜强忍心中的愤怒道,这群人到处挑衅还能没事,背后明显有高人保护,杜夜不得不忍。

    “五十年前我们狂雷宗丢失了几部高级功法,听说是被你们杜家的杜破云偷走的。虽然宗内长老追回及时,但是还有一些遗失,你们是不是还有一些私藏?”先前被称作大师兄的年轻人声音很轻,但是说出的话却字字诛心。

    “这怎么可能,我们杜家早就跟那个败类划清界线了,杜破云的嫡系后人也已经全部被踢出了杜家。我们杜家这么多年来根本没有新的功法出现。”杜夜立即出言澄清,跟杜宇一家撇清关系。

    “哦?那么杜破云的后人在什么地方,你带我们去。”

    “做梦!”杜天、杜虎听说有人来杜家捣乱,立即赶来。

    “你们又是何人?”妖艳女子见来了两个年轻的俊男,眼睛一亮的故作惊讶道。

    “想必你们就是近几天很嚣张的狂雷宗的门人,今天居然敢打到我们杜家,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杜天的声音很冷,作为杜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维护杜家的荣誉为己任。

    “呵呵,那我倒要见识一下你有几斤几两,五师弟去会会他。”穿紫袍的男子轻蔑道。

    “是,大师兄!”高两米多的壮汉应声而出,随后铁拳直奔杜天而去。

    三年前杜天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玉髓境,在家族全力的支持下,他的实力也很强了,达到了冲虚境初期。

    脚步微移躲开壮汉的拳头,杜天拔剑在手,他jīng修《凝水功》二十多年,早已把握了其中的jīng髓。剑势展开之下,寒雾笼罩周二十多米,院中的花草都结上了一层冰霜。壮汉手上戴着jīng金织成的手,天赋异禀的他天生巨力,每一拳击出都犹若一道惊雷劈过。拳风激之下,地上的青石都隐隐有些碎裂之声。

    杜天剑法jīng妙,奈何对手势大力沉,那些jīng妙的剑招对方只凭一双手就能完全接下。在无奈之下,他也只得剑行险招。长剑连出虚招敌,待壮汉出现失误的一瞬间,杜天心中冷喝,使出绝技“玄冰斩。”

    在他以为要得手的却突然感觉一阵危险上心头,壮汉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很多人都以为他招式大开大合速度必然欠缺,却不知道他其实修炼了一门很高深的法。不知道多少仗着速度快的高手因此上当,最终含恨而败。

    巨汉一手元力暴涨接下杜天手中长剑,一手直拳直捣他的口。杜天反应也算迅速,立即撒剑护,但是壮汉一拳的力量超过三千斤,仓促之下的他也只能微微阻挡一下,便向后抛飞。一落地张嘴就吐出一大口鲜血,前肋骨断了三四根。

    杜天若是一直稳扎稳打最后很可能会败,但是绝不不会这么凄惨,不过他一心立威反而受重伤。

    “还有谁来?”壮汉语气嚣张的无以复加。他们一行人一路挑战,大部分的对手都是壮汉打头阵。只有不超过一只手的敌人,需要大师兄亲自出手。那几个大师兄出手对付的敌人,下场都说不出的凄惨,每一个都是浑骨骼尽碎。

    杜虎见杜天惨败,形一动就yù上场,不过被杜夜拦住。“几位实力强劲,在年轻一辈中想来已无敌手,杜某佩服。”杜夜眼中冷光直闪,最终还是深吸口气,忍了下来,要知道杜天可是他的亲生儿子。

    “那少族长是否要告知我们杜破云后人的住处呢?”jīng瘦的弟子冷哼道,他是六人中的六师弟,jīng通暗器。大多数况他只能做一些其他人不愿意做的脏活,比如暗杀。

    “杜虎你带他们去。”杜夜几乎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他不得不这么做,不然杜家的耻辱会很快传遍整个平西城。

    “快去啊!”见杜虎动动也不动,杜夜暴喝,眼中满是压抑的杀意。

    被少族长这么一喝,杜虎也知道自己不得不去了。他已经在心中暗暗决定,若是他们危害杜宇父亲,纵然死也要保护好他。

    三年前在杜宇离开后几天就有一个自称司马南的年轻男子登门拜访,说是**认的大哥。司马南为人洒脱大度,杜父对这个年轻人也是很喜欢,于是司马南就在杜府安家。三年来在司马南和杜父的努力下,杜宇一家可比以前闹多了。杜父依照杜宇的意思一年前给桔红找了个好人家,他们一家人也和杜父住在一起。

    狂雷宗几人挑衅的这一天正是桔红孩子满百天的大喜rì子,杜父请来了愿意赏脸的所有朋友街坊。正当大家高高兴兴夸奖孩子长得机灵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一群杀神正在接近。

    “哟,闹嘛!”几人随着杜虎来到杜宇家,发现里面人头攒动,一片喜气洋洋,六师弟不由yīn阳怪气道。

    “那正好他们人都在也省得咱们找了,”肥胖的三师姐露出了一个自认为甜美的笑容媚道。

    “咦!杜虎你带人前来捧场吗?”守门的护卫是当初司马南新招收的,对平西城的名人杜虎还是知道的。

    “我?希望你们不会恨我吧。我是带后的几人来找杜伯父的,你让他出来接待一下吧。”杜虎眼睛里充满无奈的苦笑。

    “你们自己进去就行了,今天不讲这些俗礼,老爷高兴着呢。”护卫没看出杜虎的不对劲。

    “你们好大的面子,居然让我大师兄去拜见一个糟老头。”jīng瘦的六师弟抬腿便踹,猝不及防的护卫顿时如一个沙包飞进闹的院子之中,摔碎了一片桌椅。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