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先烧青楼,再灭赌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护卫头领脸sè变了几变,最终没有说话的让开了路。

    “哼,得意什么,终有一天要把你骑在胯下,看你还怎么浪!”护卫头领见几人远去了才恨声说道。

    在三个女子的带领下,杜宇化的中年人顺利的进入镇中在蜀元宗开设的客栈开了一间房。“你们去把我交代的事完成,我就在蜀元宗开设的客栈歇息。”杜宇坐在房间内的桌边吩咐道。

    “你就等在房间内调整状态吧,我们会把事处理好的。”王慧端来茶水吃的放在杜宇前道。

    夜晚的小镇依旧灯光耀眼,到处一片闹的景象。一个穿黑sè紧衣的影突然从蜀元宗开设的客栈窗户中窜出,一路隐匿形,来到七绝门开设的青楼外。这一处青楼分前堂和后堂,杜宇径直翻墙进入后堂。进入院子,杜宇的边正好是两个七绝门的暗桩,咔嚓两声,两个通明境的弟子被他瞬间撂翻。

    耐心的等在黑暗之中,杜宇又发现两个躲在树上的暗桩。形如苍鹰扑兔般划过一道弧线,剑出如龙一点两者的额头,杜宇又放倒两人。蹲在树上手指一弹,一包软筋散刚好落在院子的井水之中。如此这般,把自己搜到的软筋散全扔了进去,杜宇才纵离开。

    过了片刻,七绝门青楼前堂门口来了一位长相威严的传黄袍中年男子。

    “大爷过来玩啊,我们这里有最好的姑娘、最贴心的服务。”门外的招客女殷勤拉客,围上杜宇滴滴道。

    “手松开,大爷自己会走。”杜宇慢步进入前堂。这是一座高四层的木质建筑,一楼是品茶休闲之处、二楼是阁楼单间以及一些散座、三四楼则是给那些过夜的客人提供休息的地方。

    “大爷,您是在哪玩?”一个三十余岁的风sāo熟妇迎了上来,满脸堆笑。发现杜宇眼神冷厉肃杀之后,又装出微微害怕的样子。

    “就在二楼大厅找个桌子吧,我等会还有朋友过来。”杜宇面无表吩咐。

    “好的,您请。您还有什么吩咐?”见杜宇坐好,熟妇问道。

    “拿手好菜上一桌,再找两个陪酒的姑娘,给大爷点个曲子听听。”杜宇随手扔出一叠银票,高傲道。

    “大爷稍等,”熟妇脸上的笑容跟八月盛开的菊花似的,碰上这样有钱的主顾,自然心中高兴。

    酒菜未到,姑娘先来,杜宇也并不是什么柳下惠,自然也是上下其手,玩的不亦乐乎。等酒菜上来,尝了一口菜,杜宇脸上笑容更盛。

    “大爷,咱们花间楼的酒菜是不是不错啊。”一个姑娘腻在杜宇怀里媚道。

    “酒菜是好,不过还是没有人可呀,”杜宇狠狠捏了她的翘一把,满手弹xìng让他差点都把持不住。

    “大爷你好坏啊,”女子满脸桃花,显然有些动了。

    “啊,酒菜有毒!”杜宇邻桌的一个大汉正在大口喝酒吃菜,突然感觉腿软筋麻,顿时大叫出声。

    杜宇闻言心中一喜,推开女子立即拔剑在手,大喊,“这是怎么回事,要杀人越货吗?”声音响彻整个花间楼。

    那些前来喝酒享乐的武者本来个个都是刀头血的主,平常都凶悍的很,听说酒水有毒,那还不群激奋。有解毒丹的立马拿出来分给交好的朋友,就打算动手。

    “大家不要害怕,这是有人陷害,都呆在自己的位置别动。”刚才招呼杜宇的舒服立即出言平定混乱。

    “哼,大家不要听信她的谎话,一起杀出去呀。”杜宇长剑一挑直奔一个花间楼的护卫,剑光一闪,一个人头便凌空飞起。

    一干护卫见杜宇暴起杀人,均拿出武器向他围了过来。“这是解毒的药丸,大家拿去。”知道一个人实力有限,杜宇从怀中掏出一把解毒丹撒了出去。拿到解毒丹的江湖豪客见战斗一起,立即吃下解药,略一运功,感觉略有好转便随着杜宇杀向奔来的护卫。

    一脚踏碎拦路的桌椅,无数碎木屑激shè,杜宇如狼入羊群。一柄长剑如星河倒挂洋洋洒洒,前的护卫根本无一合之敌。从杜宇的座位到楼梯口这一段不足三十步的路,地上躺倒了超过三十名冲上来的护卫尸体。他下楼的时候还顺手将一盏铜灯扔在二楼的地板上,这才仗剑开路杀了下去。

    刚一下楼,先前招呼杜宇的熟妇便拦住了他的去路,一条软鞭自腰上解下便对着杜宇杀来。剑走刀势,气势如虹的杜宇步步紧,两人元力碰撞的乱流,卷起了附近的桌椅,靠近一点的人顿时遭殃。

    “你是谁?为何来我七绝门捣乱?”拦路熟妇一脸寒霜。

    “你们在酒菜里下毒意图谋害我等,还诬陷我捣乱?”杜宇冷笑,手中长剑耀起漫天银芒,显然已经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胡说,你若是吃花酒怎么会带这么多的解毒丹,还带着面具!”女子手中长鞭卷向杜宇,同时探手抓向杜宇脸庞,想一窥他的真容。

    “这个只有你自己去猜了,”杜宇形暴退,回到屋中将灯盏探手抓住扔在布幔之上。他的目的是摧毁七绝门的产业,犯不着花大力气击杀一个实力不错武者。

    女子见杜宇到处放火,只得倾力跟随,杜宇点哪里,她就跑过去灭火,不过她的速度还是太慢。“你就慢慢灭火吧,我先走一步。”杜宇长笑一声,撞开墙壁离开。

    花间楼的大火映红了半条街道,杜宇出门便隐藏形,一路隐藏行踪的从窗户进入了事先准备好的客栈房间。重新换了一衣服,他又出房间,去向七绝门的另一个产业——长胜赌坊。包袱里是浸透了灯油的**散,杜宇出门狂奔,不足三分钟就达到了目的地。赌坊的屋顶上有五个护卫jǐng惕的看着四周,防止有人上房破坏。这个时候花间楼的状况赌坊的主事已经知道了,正带人赶去那里。

    杜宇爬上不远的一座屋顶,眼睛一眯,随即猛然加速。如魅影似狂风,探手一拳就将正对自己一名护卫击杀,脚下一震在屋顶上开出一个大窟窿。拿下包袱点燃,掌风一动就送到了屋内。

    吵闹的赌场一片杂乱的声音,**散散发的烟气,在这样封闭的环境中迅速蔓延。剩余的四名护卫反应过来,各施手段攻向杜宇。脚尖一点飞退出去,杜宇拔剑在手,“镇山河!”当先的一名护卫,感觉一座巨山迎面倒下,jīng神巨震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长剑贯而出。

    “死,”杜宇随后穿心一脚,紧随而至的护卫应声抛落屋顶,这时骨碎的声音才终于传来。闪电般斩杀两人,杜宇脚步再次一动的绕过两人的合击,来到一人的后,铁拳挟着风雷之声狠狠捣向他的背心。巨力使护卫脑袋不自主后仰,脊椎传来一阵断裂的声音,杜宇再次一脚将他踢向最后一个幸存者。

    “惊雷拳”借着护卫视线被阻挡的机会,杜宇蹲电shè向他的小腹。空气中泛起一阵涟漪,那是拳头撕裂空气产生的振。砰的一声,最后一名护卫脸sè变成了猪肝sè,肠腹尽碎。这个过程说来漫长,其实不过眨眼之间就完成了。

    赌场的sāo乱在杜宇结束战斗的时候达到高cháo,无数赌徒拔刀砍向赌场的护卫。那些输红了眼的赌徒们见有机可趁,哪里会客气。不用杜宇出手,这里的混乱就达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在感觉一个无比狂暴的气息席卷赌场的时候,杜宇明智的选择了隐藏形逃离,当然也顺带放了把火。其实放火这个步骤已经有许多赌徒帮他做了,不过大家服务总是要做全的嘛!

    看到花间楼和长胜坊的sāo乱况,三女知道杜宇已经得手了,于是紧张的等待接下来要完成的任务。

    杜宇潜回另一间客栈,等待行动机会。他最后想破坏的是七绝门在镇上的聚宝阁,那里毫无疑问有高手镇守。

    他需要等待三女闹出动静将这里的高手引走,自己再寻找出手的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