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冲冠一怒,痛下辣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杜宇师弟天亮了,等会就有新的师兄弟来处理你昨天打伤向家父子的事。白天的执事长老名叫霍启,人还是很正直的,你无需担忧。”圆脸的李志经过一夜已经和杜宇很熟,出言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放心吧。”了解到了门规,杜宇知道自己没有什么错误,因此语气很是平静淡然。时间过去不久,今天的戒律堂比往rì要闹许多。除了向家父子,许多弟子也很感兴趣的来到了堂门口,想看看昨天闹出巨大动静的是何人。

    “向家父子,你们是受害者,你们先说。”一张国字脸的霍启坐在正对门口的主座上说道,他的左右还坐着赶来的李东和谢忠。

    “师侄昨天夜里正跟一位师妹探讨剑法,突然听说有外人入侵,于是赶过去。见到贼子行凶,就愤而出手,没想到不是贼子对手,还受重伤给宗门丢脸了。”向镇西满脸悲愤,一脸的痛心,好像没有拿下杜宇是自己多大的失职似的。

    “向师兄你呢?”霍启接着问向鑫道。

    “我昨rì见广场人流聚集,以为是弟子之间的矛盾。赶了过去,看到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站在一边,镇西晕倒在地。我本着先礼后兵的想法,让他来戒律堂一趟。没想到贼子突然偷袭,我一时不查也受了重伤。”向鑫说完,眼泪扑扑的往下掉,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站在一旁的杜宇见状几乎笑出声来,“杜宇严肃,你笑什么?”霍启强忍笑意,严肃道,这个向鑫还真会演戏。

    “我呛着了,对不起。”杜宇满脸悔过的表

    “嗯,那你对他们的话有什么要辩解的吗?”霍启问道。

    “我只想声明一点我是被动还手的,在场所有的弟子都知道。如果昨天问路的那位师兄来了的话,也可以为我作证。”杜宇问心无愧的朗声道。

    “你还想狡辩,昨天的弟子我已经找到了,这就带他过来。”谢忠闻言露出一抹yīn谋得逞的yīn笑。

    “弟子孙辉见过各位师叔,”一个蒙头的男子挤过众人进入大堂,拿掉头上的黑布,跪在了地上。堂外众人见状倒吸凉气,男子的头发居然被人生生拔掉完,脸上也都是伤痕,跪着的体在微微颤抖。

    “我们要求严惩恶徒杜宇,”在这个安静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随着喊声,众弟子群激奋,对杜宇的好奇立即变成了刻骨的仇恨。

    见到来人的模样,经过刹那的失神,杜宇又恢复冷静。“师兄,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他的声音说不出来的平静,脸上浮现出淡漠的微笑。

    “除了你这个暴徒还能有谁?”孙辉大吼道。声音中满是仇恨,他对杜宇确实很恨,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遭受这样的屈辱。

    “杜宇,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先对这位弟子施暴,后又打伤两位弟子,还想狡辩吗?”谢忠见机不可失于是步步紧道。

    “哦?我认吗?”杜宇看看谢忠又看看外面的弟子,仿佛自语般微笑道。

    缓缓来到孙辉前,杜宇杀气空前暴涨。“对,出手杀了他,那样看你还怎么翻盘。”谢忠心中无比期待道。

    “师兄对不起,我会给你讨回公道的。”杜宇没有如谢忠之意而是躬给孙辉道歉。

    话音落下杜宇倏然转来到谢忠前,铁拳撕裂空气砸向他的膛。作为一个太虚境巅峰的强者,谢忠反应速度极快,瞬间出手拦下攻击,不过自己也被强大的劲道带着飞退。在撞翻了几堵墙后,才止住退势。

    “小子找死!”谢忠大喝同时心中一喜。一个冲虚境初期的武者居然敢主动挑衅一个太虚境巅峰的武者这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那也看你有没有这本事,”杜宇手上不停,七截拳被他激发到了极致。一连三拳打散对方聚集而起的元力,杜宇第四拳狠狠印在了谢忠脸上,后者也终于撞碎戒律堂的墙壁出现在外面的空地上。

    鼻骨被打碎的谢忠满脸鲜血,几yù发狂的他仰天怒吼,“小子,我要你死!”

    两人修为相差毕竟太大,反应过来的谢忠,展开了凌厉的反击。一双掌泛起青光,一出手赫然是他的绝技《断空掌》。

    嘭地一掌击断戒律堂的柱子,谢忠的攻击如同一堵密不透风的墙围绕杜宇。经过师父三年磨练的杜宇自然有的是办法应对,《云灵步》全力发动,总能在谢忠掌力的死角逃出升天。于是观战的人群不时爆发出阵阵惊叹,在他们以为必死的况下杜宇总能化险为夷。一根在他们看来无关紧要的柱子,也许就能成为他逃脱的关键。

    谢忠越打越心惊,自己明明速度比他快许多,实力也高了何止一倍,但是这小子滑溜的像条泥鳅,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钻跑。自己元力耗费不少,整个戒律堂也被拆了一大半,但是连他半根毛都没碰到。

    “谢忠老王八,你几十年功夫都学到狗上去了吗?还是说你只懂拆房子?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是有份比执事长老更有前途的职业介绍给你哦!”杜宇边逃边恶嘴毒舌的骂道,他打不过对方只能占占嘴上的便宜。

    闻言谢忠血直冲脑门,自从当上了执事长老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鸟气。“我要扒了你的皮!”一股凶悍的气势猛然自他体内迸shè,方圆数十丈内密布青sè的元力罡气,如一张无处不在的大网狠狠罩向杜宇。

    “李叔你退开,这是我和他的战斗。”杜宇见李东移步想要插手,立即开口拒绝道。

    “那你小心,这是排风掌,威力极大。”李东嘴上说着,心中却是已经做了随时救人的准备。

    青sè的罡气铺天盖地而来,心中默念《刚》,杜宇浑雷芒暴涨,实力从冲虚初期暴涨到冲虚后期。

    “七截断山!”以杜宇为圆心,四周无数拳影爆shè,谢忠的攻击笼罩八方,他退无可退只有拼死一战。

    朝阳初升的天空中蓦地响起一片轰隆隆的巨响,坚硬的山石地基上满是破碎的深坑。当一切尘埃落定,杜宇的状况可是说是凄惨到了极点。口上一道尺许长的伤口正汩汩的向外涌出鲜血,衣服碎成破布。

    “如果这就是你的压箱底实力,那么今天你就给我躺在这里吧。”杜宇的话说不出的冷酷,上气势节节攀升,上的伤势好像对他没有一丝影响似的。

    “我承认你很强,不过你选错了挑战对象。”谢忠膛急速起伏冷哼道,这样的秘技对他的负担同样巨大。见杜宇依旧昂首站立,谢忠眼里闪过一丝yīn狠,这样的天才既然得罪了,必须要扼死在摇篮中。

    “既然你这样挑衅与我,接下来我可不会留手,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差距。”谢忠已经决定杀死杜宇,下一击必定用上雷霆万钧的攻击。

    “是吗?那战吧!”杜宇悍然抢先出手,如一团耀眼的雷光,瞬间来到谢忠前,旋转着雷电的拳头狠狠捣向他的眉心。

    “镇山河!”

    “断空掌!”起了必杀之心的谢忠一样全力出手。

    杜宇明明聚力如刀,给人的感觉却是一座铺面巨山压下,谢忠心中暗惊,本以为这样毫无花俏的对轰自己稳占上风,没想到对方有这样的强大秘技。忍着体的撕痛,元力疯狂灌入,他也不得不全力以赴。如同抵挡一道龙卷风的撕扯,杜宇咬牙苦撑。两人交手的地方轰然出现一个直径数十米深七八米的大坑,这是逸散的元力造成的破坏。

    眼看自己和谢忠陷入僵持,杜宇知道硬拼元力自己肯定不是对手,于是瞬间下定决心。元力蓦地回涌,瞬发动,退出数十米。感觉杜宇元力难以后继的逃跑,谢忠心中猛然一喜元力暴涨之下就要将他击杀。

    “你以为这样就能逃掉吗?气机牵引之下,除非退出百米,否则你依然得死。”谢忠的脸上已经浮现了杀死杜宇的快意表,扼杀一个天才的感觉是如此美妙。

    “不好!”李东见状悚然而惊就准备出手,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收回了已经踏出的步伐。

    青sè的巨掌对杜宇追击而去,不过让众人惊讶的是杜宇不退反进,体内再次爆发出比之前更强大的气势。一道数丈长的紫sè刀芒轰然扫出,青sè的巨掌略一抵挡后便分成两半。正得意洋洋的谢忠压根没有料到这种事,只能眼睁睁看着刀芒劈向自己。

    见杜宇转败为胜,李东知道自己必须得出手了。若是一个执事赵老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击杀,他和杜宇都会有不小的麻烦。一脚将谢忠踢飞,伸手接下杜宇的一击,纵然以李东归元后期的实力在仓促之下也微微后退了一小步,这样的威力的刀芒足以瞬杀谢忠了。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