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年磨砺,洗尽铅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转来到悬崖边上,花断云对杜宇笑道,“我见识过你的法,勉强算得上玄阶高级,不过还是太差。为师这有一部《云灵步》包括法和步法,杀人逃跑两用,绝对高效。评价地阶高级,有兴趣吗?”

    “有兴趣!”杜宇连连点头两眼发光,杜家传承的最高功法就是《青雷诀》,配合的秘技和法最高的也只是玄阶高级。

    “那你打算多久学会?”花断云突然有些神秘的低声道。

    “有速成方法?”杜宇闻言心中一乐,这样的好事也会有吗?

    “可以说有,我怕你坚持不下来。”花断云又有些故作神秘道。

    “怎么会,我的毅力师父你还怀疑?”杜宇猛拍脯,那样子就好像谁怀疑他,他立马跟谁拼命一样。

    “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自信,我就暂且相信你一次。我把书给你自己研究三个时辰,不懂的随意提问,然后就开始实战。”花断云丢给杜宇一本书,然后就老神在的回到了屋中躺到上开始休息。

    地阶高级的法哪是那么容易研究的,三个时辰很快过去,杜宇一肚子疑问,不过见师父休息,自己倒不好意思打搅。

    “三个时辰的时间到,研究的怎么样?”花断云醒来的很准时,让杜宇一颗心不断下沉。这老东西刚才还呼吸平稳好像睡着了,现在看起来比谁都jīng神。这明显是故意玩自己呢,杜宇确信。

    “一般般,”这个时候不能认输,杜宇故作轻松道。

    “哦?那就使用新学的步法,躲避我的攻击。”花断云嘿嘿一笑摆开架势,这分明是要玩死杜宇。

    “您实力那么强,我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怎么躲避、怎么学习?”杜宇终于抓到机会抗议。

    “我把自己修为压制到和你一样,放心不会欺负你的。”花断云摆手道,示意杜宇安心备战。

    “那好!”杜宇满是信心,心中暗喜,终于可以找回点面子了。

    “准备好了?”花断云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漫不经心。

    “尽管放马过来吧!”杜宇高喊,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花断云就展开了攻势。

    嘭,杜宇连防御姿势都没做出就飞出了十多米,摔在坚硬的岩石上滚了几滚。肩膀火辣辣的疼痛,杜宇爬起来,再次凝神防备。不过结局没有任何变化,他再次飞了出去,这次更惨。山顶大约两千平米,花断云每次都会把地点选在靠近悬崖的地方,所以杜宇很悲催的向山下落去。空中无处借力,杜宇根本没法恢复平衡,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掉下去。

    下落几十米,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股猛然一痛,杜宇的体又开始上升。一口气被连踢三脚,杜宇再次回到山顶。捂着肿痛的股,杜宇满脸泪水,可怜的样子真是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

    “小宇宇,接下来可要多注意点哦,不然股会被踢烂的。”花断云毫无形象的笑道。

    “换到中间去,好么?”杜宇用额骨的眼神盯着师父道。

    “不行,边上才能更好的磨练你的胆量。”杜宇的提议遭到花断云的严厉拒绝。

    嘭嘭嘭............啊啊啊啊啊..............蜀元宗的山顶上,这样的声音持续了一个时辰。

    再次从地上爬起来,杜宇股鲜血淋漓。“回到屋里,修养好了,再出来。我们进行下一个任务。”花断云见状神sè不变的说道。

    几乎是一步步挪回屋中,杜宇只能跪在上给自己上药,然后恢复元力。心中不断有个声音嘶喊,放弃吧、放弃吧,这样非人的rì子不要过了。表几经变化,杜宇终于叹气自语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人生若是想要达到自己的梦想,什么样的苦不能挨?我想要最大的zì yóu,师父的磨练就是要过的第一关。”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杜宇在心中无声的吼道。

    眼神变得更加坚定,杜宇不再有其他念头,只是全心全意汇聚元力,修复体。负手望着无尽远处的花断云其实也是满心忐忑,自己从没有教过徒弟,只知道严师出高徒,不知道杜宇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自己的武者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只有把一切期待尽压在徒儿的上。都说子女是父母弥补遗憾的最大心愿,师父又何尝不是。

    “师父,我恢复了,我们接下来干嘛?”杜宇这次出来只穿了一条大裤衩,一副我豁出去了的模样,语气坚定平静。

    看着杜宇双眼散发出的神采,花断云心中一阵宽慰。对这个弟子才是真正的感到满意,同时决定倾尽自己所有的教导他。

    “下面我就为你讲解我最得意的一门刀法,《如意刀经》是我们蜀元宗最高阶的一部刀诀,也可以说是蜀郡最强。它讲究学习者对这个世界的观察,然后将自己的感悟融入刀意。第一步就是领悟刀意.............”花断云讲解的很仔细,这是一部天阶的刀法。与其他的天阶刀法不同,它最注重的是学习者的领悟力。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天才是从最下层的地方走来的,他们成为一方大豪以后,所创出的功法大都注重领悟和天赋。不过缺点也是明显的,就是学习速度慢、难度高。

    时间如影,转眼三个月的时间过去,杜宇长高了很多,整个人变得瘦削,棱角分明的脸庞不复以前的可憨厚。三个月的时间,对杜宇来说就像在地狱中度过,每天的时间被安排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山顶狂风呼啸,一老一少两个影正在纠缠、分开,分开、纠缠,经过非人的磨练,杜宇如今已经可以在师父相同元力境界的况下稳稳防守,甚至偶尔反击。花断云的刀意变化繁复,杜宇则是如飞在空中的蒲公英,随刀意怎么变化,自己总是如影随形。整个人如一团青烟,如一缕云气,躲避变化多端,攻击刁钻诡异,总能在最不可能的角度、最难的时机偷袭。杜宇这也是无奈,寻常的手段,根本打不乱师父的进攻节奏。自己一旦被拉入节奏,肯定要被一顿胖揍。这种痛苦经历,虽然不可避免,但是能少挨打总是好的。

    白天跟随师父学习刀法、法、拳法、秘技,杜宇没有丝毫休息;夜晚呼吸吐纳,打通经络,学习秘法,听闻师父讲解大陆的故事,同样充实。如今的他终于做到了师父所说的,想睡就睡,两个时辰足够他把jīng神回复到最佳状态。往后的岁月中,杜宇也因此躲过了一个又一个几乎必死的困局。

    来到山顶半年后的一夜,杜宇体内元力如同沸腾的海水,在经脉中疯狂冲撞撕裂。这是《青雷诀》和别的功法不同的地方,它讲究的是进阶时的破坏再新生,而不是简单的清除杂质。如果完全按照功法所说的进阶,修炼《青雷诀》的武者完全能够比肩修炼天阶功法的人。

    经过半年的修炼,杜宇的体强韧度增加了几倍,同样的是现在的痛苦也强了数倍。面对这种折磨,jīng神意志稍差的人早就崩溃了。轻则功力尽废,重则死魂消。

    花断云心似坚铁,见杜宇满血雾的样子也是揪心不已。幸好进阶前准备了大量的丹药,不然纵然杜宇jīng神能抗过来,元力也不够进阶的消耗。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一天一夜,进阶后的杜宇吸收的元力总量是以前的五倍多,实力有了翻天的变化。

    进阶后休息两天,rì子随后又和以前一样,不过唯一的差别是,杜宇可以下到悬崖下的小湖洗澡,偶尔还能打点野味尝尝鲜。

    岁月如流,转眼三年过去。昔rì的少年,如今个头变高了许多,脸上也退去了以前的青涩,多了成熟和稳重。脸庞如刀刻,温和中带着一丝凛冽,特别是一双眼睛漆黑如墨,仔细观察的话几乎有让人沦陷的奇异魅力。

    自从半年前,杜宇的修为就达到了通明境巅峰,不过一直没有尝试突破。按照师父的说法,练武就算达到归元境也只是基础阶段。这个阶段基础越是牢固,以后的潜力就越大。所有的方面都达到了通明境能达到的最高境界,杜宇才打算进阶。

    坐在依旧简陋的木板上,杜宇深吸口气,开始进阶。《聚元诀》接近小成的他,进阶比昔rì要简单许多。凝练到了极点的元力,螺旋着在经脉中流动。雷系元力破坏的体被木系元力迅速修复,体中阻塞的细微经脉也被纷纷冲开。通明境只能将元力微微外放而且威力大大降低,随着实力增加进入冲虚境元力完全可以离体后依旧凝聚不散,实力要比通明境增加许多。

    不到一天的时间,杜宇就完美的进阶成功。体强度、元力总量和质量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最大的收获还是《聚元诀》打出的元力终于可以完美的回归体。依靠这个秘技,杜宇完全可以和同境界的师父打得不分伯仲,进阶后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在和师父的交手中胜出。

    “小宇,你已经超过为师,接下来的路只有靠你自己了。”花断云的语气欣喜中也夹杂些许的落寞之意。

    “师父,你让着我,我又不是不知道,别逗我了。”杜宇嬉笑道。

    “哼,这几年我有让过你吗?赢了就是赢了,只是在这个小地方,胜了为师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你就自得了么?”花断云眼神重新变得严肃,语气微冷。

    “没有,没有,”杜宇连忙摇头,师父的威严他可不敢触犯。

    “宗内三年一次的大比就快要举行了,你就去拿个第一回来给我吧,这是出师的第一个任务。你三年消耗的丹药、灵物是真传弟子的几十倍,很多人也早有意见了。”花断云生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给杜宇下达了第一个任务。

    “嗯,保证完成任务,那第二个任务呢?”杜宇感兴趣的问道。

    “如果第一个完成不了,我就废了你,还谈什么第二个??”花断云丝毫不给杜宇面子,哼了一句。

    “好吧,”杜宇郁闷,这个师父还是跟以前一样极品。

    “现在就下山,老夫已经几年没睡到了,你想赖在这不走么?”花断云下了驱逐令,至于杜宇去哪里呆着,他好像完全没关心的样子。

    “我晕,师父,您也太狠了。”杜宇一脸不淡定的表,夸张道。不过师父撵人,还是趁早走的好,不然等会他发火再揍自己一顿就太倒霉了。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