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严厉冷酷,名师高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当杜宇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易的木板上。起环视四周,住处简陋的不能再简陋。面积不足五十平米的一间木头屋,里面只有最简单的生活必须品。忍着从体最深处传来的剧痛,他挣扎起走出门外不到百米就是一面如刀切的悬崖。伸头往下看去,根本看不清下方景物,杜宇估计悬崖的高度不会小于一百丈。绕到屋子后面,将所有能到的地方转了一遍,杜宇这才最终死心。自己所处的位置果然是在巨峰的最上面,这里没有任何下山的路径。极目望去,到处是一片空旷无垠,往下看去则是无尽的云海翻滚。

    在杜宇怔怔发呆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传来,“醒了?”

    惊愕转头发现是自称花断云的长老,杜宇立即反应过来,“徒儿杜宇拜见师傅。”

    “只有咱们两个就不用多礼了,你元力消耗殆尽先回屋休息吧。”老者受了杜宇三拜,才弯腰扶起他道。

    “谢师傅,”杜宇顺势起道。

    “我刚才下山为你拿一些能够增加修为的药物,你先回屋将伤势养好。还有李长老让我带话给你,让你在这里好好习武,以后有时间再下山去看他。”花断云语气平淡,看不出喜怒的说道。

    “是师父,”杜宇跟随老者从新回到屋中。

    以他前十六年的见识,能够增进修为的药物那是很珍贵的,至少杜宇的修为几乎全是rì夜苦修得来的。在见到放在桌子上的一大包瓶瓶罐罐后,杜宇承认自己确实被震撼了。看瓶子外面写的名字就知道不得了,益气散、纳元丹、强丹、固本丸、复原丹、补血散.......十多种丹药,每种都珍惜无比。杜宇自然不知道师父去把药最适合他用的丹药都拿了许多,这些丹药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我去外面修炼,你把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咱们再谈接下来的事。”花断云的话很少,说完就出去了。

    坐在上,拿出一颗复元丹,杜宇闭眼安心吸收药力。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腹中升起,散发的元气冲向四肢百骸。连忙静气凝神,《青雷诀》运转,每一秒都有大量的元气被吸收,杜宇体的酸痛飞速好转。直到他吃下第二颗药丸,元力已经完全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所花时间还不到一个时辰。如果是平常这么耗尽元力,没有一天一夜的时间,压根没可能恢复,丹药带来的好处让人受用无穷。

    像这样的高等丹药,蜀元宗也很少。就算是天赋杰出的真传弟子,每个月也只能得到少量,更别说这种关键时候修复体、恢复元力的丹药。花断云在蜀元宗地位尊崇,也只有他才能拿到如此多的丹药。

    起走到屋外,杜宇发现师傅正在悬崖边上凝神静思,也就没有打扰,而是拿出自己的武器,走到一边开始练刀。简简单单的基础刀法被杜宇千万次的不断重复,配合变幻不定的法,发挥出强大的威力。刀锋过处,空气都有被切开的迹象。

    练刀一个时辰,待杜宇收刀,练习拳法的时候,花断云突然出声,“基础刀法练得不错,今天就到这吧,我有些话要说。”

    “是师父。”杜宇躬回答道,随着师父回屋。

    “算了小子在我老人家面前就不用这么拘束了,师父一个人生活了四五十年,没有妻子儿女,到老收个徒弟,可不想整rì沉闷的不像样,而且我看你小子本xìng也不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花断云走在前面笑道。

    “呵呵......师父明鉴,那我就不客气了。俗话说,师父如父,我也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杜宇展颜一笑道,这样小心翼翼还真不是他xìng格。

    “别高兴太早,希望你以后不要天天在心里骂我。”花断云闻言露出一个意味深沉的笑容,说道。

    “怎么会呢,”杜宇心中惴惴有些不好的预感,不过嘴上没有丝毫表露。

    “但愿如此,”示意杜宇坐下,这俩师徒才开始正式对话。

    在介绍了彼此之后,这一老一小的谈话,一直进行到深夜,气氛融洽无比。“好了,谈话到此结束,你睡。以为师现在的境界,已经不用睡觉了,你的修行从明天正式开始。”花断云的话宣告了两人的谈话结束。

    多年后杜宇离开蜀元宗,还是会经常回忆自己学艺的rì子,心中满是对师傅的思念,那是一个严厉的老人却宽厚到了极点,那是一个硬撼却也充满柔的一面。

    第二天一早修炼完毕,杜宇准备洗漱,不过他转遍整个山顶还是没有找到一滴水。

    “师父,哪里有水?”杜宇疑惑道。

    “屋外的悬崖高一百四十七丈,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在它的下面有个池子,你可以去看看。”旁边传来花断云淡定的声音。

    “啊,我现在的实力下去必死啊!!?”杜宇闻言哭泣的心都有了,看来要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洗漱了,不过咱是纯爷们那就忍了吧。

    “那吃的、喝的东西呢。”杜宇接着疑惑道。

    “这些丹药蕴含的元气足够你体消耗了,水嘛,每天夜晚基本都会有寒气凝结的冰霜,应该差不多够用,当然偶尔下雨的话你会很幸福。”花断云的话让杜宇几乎绝望,这根本不是人可以过得rì子,不过花断云显然没有替他考虑该怎么活下去。

    “好了,修行开始。第一件任务是在我的气势下坚持半个时辰。”花断云瞬间掠出屋外,负手而立道。

    杜宇无奈之下只能跟随而出,在经历了前一天的折磨二十分钟后成功晕倒。老头把他提到上躺下,出手为杜宇推拿。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次醒来,杜宇感觉上并不是那么疼痛,有一点点疑惑。

    “唉!你可真够没用的,又晕倒了。”见杜宇醒来,花断云摇头叹息。

    “师父宇汗颜,人家不动一下就把自己折磨的晕倒,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杜宇很是羞愧。

    “丧气话就不用多说了,恢复好了再开始。”花断云面无表的打断杜宇的话道。

    杜宇依言开始修炼,待到恢复,再次迎接师父无休止的折磨。一天下来杜宇都不知道自己晕倒了多少次,jīng神几乎崩溃。

    “有位高手曾经说过,一个优秀的武者可以在两个时辰内完全恢复jīng力,而深度睡眠则是最有效的方式。你有权选择在什么时候睡觉,不过一天只有两个时辰。”花断云对杜宇的要求严格到了极点,丝毫没有因为他是自己唯一的徒弟而放宽要求。

    每次晕倒,杜宇都确信自己不可能再醒过来了,不过最后还是疲惫的苏醒。比起地狱般的修炼,他第一次有了死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这才是第一天,你就要放弃了,只要你一句话,我就送你下山。”见杜宇嘴唇干裂一脸的憔悴,花断云的话看不出喜怒。

    “哼,我就是死在这,也不会向你认输,让你看不起。”杜宇闻言双眼爆shè出坚定的光芒,咬牙切齿道。

    “那极好,不过我还是很怀疑你的耐力!”花断云闻言一声冷哼,气势更强。

    十天,整整十天的时间,杜宇没有睡过一次好觉。每天充足的丹药供应,没有让他实力大进,反而使他整个人变得憔悴消瘦,气息也变得忽强忽弱,唯一的是他的眼睛空前的明亮有神。从那里散发出的是刀尖一样锋利的眼神,坚定而迫人。十天的时间里,每天醒来就是修炼然后晕倒,杜宇自己都不相信能够不崩溃的坚持下来。

    疯狂训练的代价是丹药的消耗速度惊人,那么多的丹药已经没剩下几瓶了。花断云又下了趟山,背来一大包。这些丹药是五个真传弟子一月的消耗所用,花断云把自己的供奉全部捐献了出去才换来了这么多。

    “师父,你看我终于达到要求,今天可以放假休息么?”在终于达到师父的要求后,杜宇满脸哀求的模样,祈求可以放松一天。

    “当然可以,等你元力恢复,咱们换个任务。”花断云的笑容像阳光一样温暖,不过杜宇确实浑泛起了鸡皮疙瘩,他相信接下来肯定有不好的事发生。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