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诡异情景,自由拜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旁的景sè迅速倒退,两人很快来到了巨大山峰的上半部分。树林间缭绕着随风流动的雾气,速度太快引动的强大气流,吹得杜宇几乎睁不开眼睛。在这位奇怪的老人面前,他不敢随便开口说话。老人继续向前,当跃上一座突出的山石后,刺目的阳光蓦然映入眼帘。转眼看去原本密密麻麻的建筑群已经完全看不见,浓厚的雾气也被甩在了下方。视线再转到正前方,一座恢弘的大矗立在两人的正前方。

    “小子到地方了,下来吧。”老人将杜宇往前一扔,听不出喜怒道。

    一直保持jǐng惕的杜宇顺势法连续变幻,远离这个奇怪的老头。在搞不懂对方的目的前,杜宇选择了沉默。

    “嗯嗯,很不错。虽然法等级不高,但是推陈出新,已经融入了自己对法的感悟。”老者满脸笑容评价道。

    “请问前辈为何将晚辈带到这里?”杜宇微微向后退去,寻找可以逃跑的路线,同时jǐng惕道。

    “你随我进入眼前的大,自然就明白了。”老者没有讲明原因,而是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对杜宇说道。

    面对无可匹敌的武力,杜宇选择老实听话。随着两人的脚步向前,一个占地超过三千平米的巨大石质建筑出现在眼前。整个建筑完全由青sè的不知名石头堆砌而成,看上去古朴沧桑,充满磅礴大气的厚重感。

    再近一些,青铜的大门前是两列年纪三十左右的弟子,每个人上都充满迫人的气势。杜宇猜测这些人的实力最低也是太虚境界的高手。这个猜测让他不由心惊,眼前的宫应该是蜀元宗很重要的地方。

    “见过刑罚长老,宗主他们正在召开长老会。”两人刚一靠近,就有一个弟子上前行礼道。

    “嗯,这个孩子我要带进去面见宗主。”刑罚长老在宗内的地位仅次宗主和大长老,说话无人敢质疑。

    “当然可以,”看了一眼杜宇,察觉对方修为低微,队长根本就没有在意。里面全部是宗内的顶尖高手,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进入巨大建筑,跟随老者转过几条宽阔的走廊,来到一间大门紧闭的房间前,杜宇心中惴惴不知道老者有什么打算。

    “等会进入房间没有我的指示,你不要随便说话。”老者吩咐杜宇道。

    宇言听计从回答道,在这个时候他不会随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随着大门开启,进入的一瞬间杜宇感觉头皮炸裂般的难受。一下子被十几近二十个老怪物注视,这种惊涛骇浪般的压力,让他躯微微颤抖。不过就算如此杜宇依旧全力坚持,没有后退一步。满脸汗水,慢慢直起体,抬起头颅艰难的对前面坐着的一众前辈行礼,“晚辈杜宇参见各位前辈,”杜宇声音平稳,完全没有任何胆怯。

    杜宇不知道的是这些长老,大多时间在修炼或者出外寻找机缘,一年甚至几年不见面。这样的集体聚会,自然试试老对手的进步如何,在气机牵引的况下,杜宇的压力才这般沉重。

    “这个就是今rì在锁链桥表现不错的小娃娃?”随着一个温和的声音出现,加在杜宇上的压力如同阳光下的冰雪迅速消融,没想到杜宇的表现这么快就出现在了宗内长老的眼中。

    “宗主,他可是我内定的弟子。”带杜宇来到大的刑罚长老发话。

    听闻刑罚长老的话,先前说话的人,表平静看不出喜怒。这么些年来刑罚长老积极收录宗内有天赋的弟子大力培养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要知道宗主退位以后,新的宗主可是要从众二代弟子中选出的。

    “小娃娃,你来蜀元宗可是为了拜师?”先前说话的男子没有搭理刑罚长老,反而感兴趣的问杜宇道。

    “回禀前辈,晚辈上山就是为了学的更高深的功法,让实力更加强大。”杜宇恭敬回答。

    “那好,你看我这里这么多长老,你想拜哪个为师,我看很多长老都对你比较看好。为了显示公平,你可以zì yóu选择一个主事长老当师傅。”男子却是突然说出了杜宇想都不敢想的事

    “啊,晚辈不敢!”杜宇冷汗刷的留了下来,这是进入了权力角斗中了么。像我这样的杂鱼,怎么能得住这么大的场面,杜宇暗暗叫苦。

    “我说可以就可以,这里的每一个人,你都可以跟随他学艺。”男子的话让人无法反抗。

    “看样子说话的男子就是宗主,他和刑罚长老都不是最好的选择,无论选谁都会得罪另一个。那么还不如就这次机会找一个最适合的师傅出来,这里的可都是实力强大的主事长老,随便一个都是大靠山。反正我来这只是学艺的,只要细心别被卷入漩涡之中,自保还是没问题的,”杜宇暗暗寻思到。

    “那晚辈就斗胆提出一个要求。”杜宇经过深思熟虑终于下定决心,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

    “你说吧,我尽量满足。”男子十分自信道。

    “晚辈自小痴迷刀道,想拜一位用刀的前辈为师。”杜宇话音刚落,就有一个长老像他投来了一抹欣赏的目光。能够这么快从两个大佬的争锋中抽而退,还能谋求最大的利益,此子很不错。

    “这里李卫、赵欢、周永、花断云四位长老都是用刀的高手,你看哪一个比较适合教导你。”男子依旧风轻云淡,并指出喊道的几人。

    “我走的刀道不适合男子修炼,就不抢夺几位长老的徒了。”一个衣着华贵的美妇首先开口。

    “我自己还有几个不肖徒弟需要敲打就不耽误这个小兄弟的前途。”一个青sè长衫的男子接着道。

    “我记得花长老到现在还没有收徒,我请他先说吧。”又一个男子以退为进道。

    “既然你们都不打算表态,刚才周师弟说的也不错,老夫活不了多久了,这一衣钵也该传下去。这些年没有碰到合适的后辈,既然宗主都说他天资不错,那我就看看他合不合格。”一个穿麻布褐衫的老者起道,他的双眼上蒙有一条厚厚的黑布,像是一个盲人的样子。

    “有花师兄教导,也是这小子的福分,希望他能入得师兄法眼。”刑罚长老语气有些不yīn不阳,他曾经请求花断云教导他的儿子,被前者以他天资太差而拒绝。

    在杜宇低头忐忑不安等待的时候,一个影瞬间来到他的前。“抬头看着我,”一个声音如万年不化的冰川般传来,这是一个与其他长老不同的苍老男子,看着没有一丝独特。不过杜宇如果看其他人看他的目光,就知道老者的实力绝对不像看上去这么普通。

    “如果能在我的气势下坚持五分钟,我就算你通过,以后可以跟随我学艺。”老人仿佛能看见杜宇抬头,接着不待杜宇回答,浑气势就浑然一变。

    在心神恍惚的刹那,杜宇觉得一座高山向着自己无镇压下来,不过他刚才经过铁索上的生死考验,心神比以往坚韧很多。大脑瞬时恢复清明,杜宇躯傲然立,浑元力沸腾,死死抵抗压下的大山。不过正当杜宇觉得自己要能抵抗住的时候,大山又变成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大海。

    嘭,杜宇猝不及防的脸sè惨白的退后十多米,感觉老者气势的变化,杜宇立即使出了刚才领悟的随波浮沉之术。在老者的气势压迫下,杜宇姿势不断变换,尽全力把自己融入老者的变化之中,最大程度的降低自己的压力。

    五分钟的时间过去,杜宇依旧咬牙苦撑,施加在他上的气势又由大海化为无处不在切割而来的狂风。嘴唇干裂浑衣服湿透,杜宇在狂风的缝隙中游走。这不关乎实力,只是一个武者最本能的直觉。没有完美的刀意,大道无还会留一丝有的生机,况且这只是一个灵境武者的刀意,破绽更多。杜宇看不出来,却能依靠直觉躲过近半碾压而来的刀意,让在座的长老莫不吃惊,纷纷后悔自己没有主动收徒。这样的天才,不是那种只会修炼的人,他们是最适合战斗的杀神。只要有任何一个真正的成长起来,那就是书写时代的佼佼者。

    当杜宇失去意识的时候,他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是想着坚持的更久一点。花断云见杜宇晕倒,忙抱起他道,“你们处理你们的,我先走了。”丝毫没有将一干长老当作一回事。

    就这样杜宇进入了生命中最黑暗、最充实、最简单的rì子,枯燥而且危险。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