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墨染风华 书名:逍遥行天
    澄澈湛蓝的天空下,一匹黑sè的骏马发足狂奔,马上少年的黑sè长发随风飞舞。一夜的时间过去,杜宇又重新上路。两边的数目如幻影般向后倒退,他心中一阵感叹,自己原来的世界怎么会有跑这么快的骏马也没有如此广阔的天地,这里真是一个奇妙的世界。当夕阳慢慢落到了地平线之下,一天走了上千里的杜宇也有了一些疲惫。牵马下到路边的树林之中,弄了些吃的,他便开始修炼起来。

    眼难见的天地元气沿着复杂的路线在体内流转,那些淡淡的元气在循环了不知多久后变的更加的浓郁,浅浅的青紫两sè元力最后汇聚到了丹田之内。正当杜宇修炼之时,一声轰然巨响,猛地出现在他耳旁,压下体内躁动的元力,杜宇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在距离他不足五百米的地方,正有三人在激烈战斗,看样子实力都是通明境中的高手。“二叔,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吗?”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袍青年,边抵挡二人的攻势,边痛心道。

    “小南别怪二叔心狠,家族夺权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免得老夫多动手脚。”一个长相凶恶的中年大汉,哈哈一笑道。

    “司马南你还是放弃负隅顽抗吧,之前强杀三名同阶武者,已经受了内伤,现在在我和二哥的联手之下,你没有机会的。”另外一个参加围攻的男子也出言道,不过手上的攻势却是更加猛烈了。

    “我本无意家中权力,也不愿意自家人血流成河,不过你们如此张狂,就算死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白袍青年眼含愤怒,大喝一声。手中长剑有蓝sè的冰晶快速凝结,以他为中心三丈之内尽是雪花飘落。

    “三弟小心,小子要拼命了。”最开始的凶恶男子见状开口提醒道。

    “我知道厉害!”另一人眼含jǐng惕的盯着白袍青年道。

    “死!”白袍青年速度猛然加快,如一道白sè的旋风围绕着两人,长剑如电刺出。被称为三弟的男子躲避不及,肩膀顿时被刺穿,鲜血还没有流出就结成了寒冰,整个人的速度猛地变慢。

    “你敢!”凶恶男子与三弟从小一起长大,两人配合默契,在三弟受伤的时候已经出手相救。手中的断山刀如一道山梁砸落,白袍男子眼中闪过一道遗憾的目光,不得不移步退开,同时一道剑光横扫两人。

    凶恶男子大刀一卷一拨的震散剑芒扶住自家兄弟,“三弟你先疗伤,待为兄替你报仇。”

    “二哥小心,这小子手底下硬着呢。”三弟嘴唇发青,显然是剑气入体,受伤不轻的样子。

    凶恶男子未答话的一提大刀,暴烈的刀芒横扫而出,白袍青年闪躲开,后面的合抱大树应声而断。刚才的一击消耗了白袍青年不少元力,此时面对凶恶男子的攻势,他只能依靠法慢慢周旋。随着时间的推移,司马南心中渐渐泛起了苦笑,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么?嘴角的鲜血不断滴落,上的内伤在不断加重,这样下去不用对方出手,自己也必死无疑了。

    看到司马南一副即将不支的样子,凶恶男子脸上浮现出快意的冷笑,手上的大刀更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攻势。大刀舞动如一团土黄sè的圆球,根本不给白袍青年任何调息的时间。

    “二叔咱们一起去向父亲赔罪吧!”白袍青年脸上突然出现一抹洒脱的笑容,手中长剑如一道蓝sè的幻影穿过厚重的刀芒刺入凶恶男子的咽喉。冰层迅速的覆盖了凶恶男子依旧圆睁的双目,那里有不甘有恐惧有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使出这一剑白袍青年最终蓦地喷出一口鲜血,跪坐在了树林中的空地上,脸sè苍白。

    “二哥!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正在疗伤的三弟发现二哥死亡,愤怒的咆哮出声,不顾伤势的朝着白袍青年扑去,探手成爪直取他的口。刚才的一剑已经完全用尽了白袍青年的元力,体内的伤势也加重到了没法移动的地步,看着越来越近的手爪,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白袍青年十分惊讶的是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到来,耳旁反而传来了一声惨呼。疑惑的睁开眼睛,他发现一个少年正握刀跟三叔战在一起,三叔的手臂也断了一条。

    面对一个重伤残废的通明境武者,杜宇勉强做到了有守有攻。他才是一个玉髓境初期的小人物而对手早已是通明境巅峰的武者了。司马豹觉得自己今天确实是背到了极点,五个通明境的好手来追杀一个同境界的敌人,结果死了四个。现在终于有机会杀掉对方了,又跳出来一个平时一只手就能摆平的小角sè。被寒冰元力侵入经脉实力发挥不出三成,一条手臂又被斩断,面对杜宇的进攻他也只能堪堪自保。

    “小子,这是我司马家的私事,你识相的就赶紧离开,不然等我们的高手来了,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司马豹踩着步伐寻找杜宇的破绽边出言威胁道。

    “老家伙,我敢出手就不怕你找帮手,想这么就吓跑我,你可真够幼稚的,难怪只剩下了一只手。”杜宇闻言嘲讽道,同时使出杜家家传的《苍雷刀经》。

    “好小子我承认你很有胆sè,不过依旧得死!”司马豹突然单手一转,速度猛然一快的一掌对着杜宇头顶拍下。双腿微微下蹲,猛地倒shè而出,同时长刀紫sè的元力涌动,杜宇成功的逃离了司马豹的突袭并在他的手腕上又添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老家伙现在你两只手都废了,还想放什么狠话吗?”杜宇甩掉刀上的鲜血,嘻嘻一笑道。

    “你会后悔的。”司马豹脸sèyīn沉到了极点,恨恨说道。他知道自己待下去很可能会交待在这,于是转离开,寻找地方疗伤。向前走了十多步发现杜宇没有偷袭,司马豹脸上浮现一丝遗憾的神sè,这才放下紧绷的心弦。

    “三十、三十一........”见对方离开,杜宇心中默数道。既然已经结仇,杜宇肯定不会这样放对方离开。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定得保证一击必杀,他在等待机会。当数到五十的时候,司马豹的体出现了一瞬间的抖动,气势开始变得虚弱起来,杜宇知道机会来了。左脚狠狠一踩地面,他的速度瞬间就达到了极快,手中的长刀同时挥向对手的脖子。

    空气中响起了轻微的切割声,接着一颗满含惊骇眼神的头颅飞上了半空。杜宇这一击已经完全达到了玉髓境巅峰武者的全力一击,受伤状态下的司马豹只得含恨而死。

    “真是好心态!”结束战斗来到白袍青年的边,杜宇发现他正在疗伤,于是轻声感叹。其实这个倒是杜宇想的太夸张了,司马南倒是想看看结果如何,可是架不住伤势严重,只得立即开始疗伤,反正最坏的结果也只是自己死掉而已。

    “这位小兄弟,在下司马南。谢谢救命之恩!”黎明的曙光透过树林间的空隙撒在了两人的上,司马南的白袍之上散步着殷殷血迹。伤势稳定下来,他就诚恳的向杜宇道谢。

    “我是杜宇,这位大哥不必客气。我看你一脸正气的样子,就知道你不是坏人了。这里有几颗药丸可以帮助疗伤,你拿着吧。”杜宇一笑,递过自己的疗伤药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司马南只是暂时稳住了伤势,离好转还差得远,于是没有推辞的接下了杜宇的好意。当时间从早晨来到中午,杜宇两人已经聊了几个时辰。从这一段时间,杜宇了解到了事的前因后果,于是邀请司马南去自己家呆一段时间休养伤势。

    “小宇你就放心去学艺吧,伯父我会照顾好的。”一个上午的长谈,让两人生出了相见恨晚的感觉,司马南年长于是以兄自居。

    “你在我加休养伤势就行了,伤好了去哪都行的,我爹哪能麻烦你照顾的。”杜宇笑着摇头道。

    “大哥现在可是无家可归的,难道你就不愿意收留吗?”司马南眼中闪过一丝促狭之意道。

    “哪有,大哥想住多久也行的。”杜宇连忙回答道,显得很是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逍遥行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