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师小札 书名:视你如命
    凌家母女来的不是时候,但既然贸然上门,不可能再贸然离去。

    凌母沉吟片刻后微笑道:“前段时间老凌生病住院了,小筑忙着跑医院照顾他,以至于忘记将答应买给您的药带来了,这不,老凌一出院,小筑就想起这事了,急着要看来您,顺便将药拿来。”

    说着将手上的东西都递给朱阿姨,朱阿姨很是熟稔地收下。

    老年纪大了,上的毛病不少,尤其是腰椎病,发作起来疼得要人命,整晚在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之前凌小筑特地陪她去一家专业的按摩店找到一名经验丰富的师傅帮她治疗,效果不错,只是老人家有点懒,做不到一周固定两次治疗,那名师傅很善解人意,推荐了一种治疗腰椎病效果很好的药,产地是香港,价格昂贵,可以在网上预订,凌小筑就积极地帮她订了一

    老一听,立刻笑道:“小筑有心了。”

    凌小筑转了转眼睛,立刻快步走上前去,坐到老边,乖巧地说:“,好久没来看您了,您最近体还好吗?”

    “好的,没问题。”老侧头,伸手拍了拍凌小筑的手背,表和蔼,“小筑今天打扮得真漂亮啊。”

    湛明澜闻言,抬头打量了一下凌小筑,她五官精致和洋娃娃似的,浓黑的头发上戴着一个镶钻发箍,穿得也很漂亮,是一条白色底子,缀着小圆点的掐腰连衣裙,黑色蝴蝶结的腰带显得她腰非常细,两条腿很白很细,矜持地紧紧并在一起。

    封慎没有向湛明澜介绍她们是谁,湛明澜却有些猜到了,也许正是因为彼此份尴尬,让老巧妙地避开了。

    凌母也坐下,很是温婉:“因为要上您这里来,她对着镜子打扮自己了很久呢。”

    “,那个药我给您买来了,说明书是繁体字的,我怕您看不清楚,特地誊写了一份简体的,您可要好好地照着我写的用药啊。”凌小筑声音很甜。

    “真是费心了,其实啊不用花这个心思的,我对自己这个老毛病早不抱希望了。”老说,“不过既然你给我买来了,我会好好吃的。”

    凌母趁机说:“要说费心,应该是我们小筑让您费心了,整跑来玩,打扰您清净。”

    “哪里的话,小筑肯来陪我这个老太太说话,是我的福气。”

    “,封慎哥哥出去了吗?”凌小筑想了想,轻轻地问。

    老点头:“我让他帮我去军区医院跑趟腿,已经去了一会了,差不多再过二十分钟就该回来了。”

    朱阿姨又端上两份茶点上来,是普洱茶和炸玫瑰卷,老点了点那玫瑰卷,示意凌小筑吃一个,她就笑着拿了一个放进嘴里咬。

    “说起封慎,他照顾我们小筑的,总借书和碟片给她看,还送她电影券,也不嫌她这人叽叽喳喳的,我也该和他说声谢谢。”凌母边说边拿起茶杯品了口茶。

    湛明澜不动声色地将双手搁在膝盖上,听着她们闲聊,看着凌小筑像是亲孙女一般贴在老边上,有些错觉,自己十足像是个外人。

    “嗯,我上次还麻烦封慎哥哥帮忙检查一份翻译有没有出错,结果他给我挑出了好几处错误,我都吓傻了,幸好他帮忙纠正了,否则交给领导一定会被骂死的。”凌小筑说,“还有那次,我问他关于二战的事,他给我讲了意大利战争里发生的几个小故事,可有意思了。”

    到此,湛明澜真正明白了,这个梳着啵啵头的女孩凌小筑喜欢封慎,常来封家玩,封慎看起来也中意她的,或许早有当她是孙媳妇的想法,难怪对自己有些冷漠,只是封慎从没和她说过这些。

    最尴尬的莫过于,她此刻像是个局外人一般,坐在沙发的一侧,老对她的介绍只有一句“她是封慎特地带来给我看的”,此外,就完全地撇过了她,当她是隐形人,令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凌家母女显然也没当她是一回事,大咧咧地忽略了她。

    时间过得非常慢,湛明澜的心一点点凉了下去,不知坐了多久,手指都有些麻了,耳畔嗡嗡直响,还是她们的笑声,她终于没忍住,态度生硬地开口:“,那我现在走了,下次再来看您。”

    说完就起

    凌家母女这才将视线落在湛明澜上,凌小筑有些漠然地看她,凌母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老点了点头:“也好。”

    她看也没看她们,就直接往玄关处走,后一片静默,她每一步都显得很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里。

    未到门口,门锁旋转声响起,门被打开,封慎手里拎着东西,出现在她面前。

    “怎么要走了?”他问。

    “你家来客人了。”湛明澜说。

    封慎的目光越过她的肩膀,看到了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凌家母女。

    “我先走了,你去陪客人吧。”湛明澜说着伸手推开封慎。

    封慎却及时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压低声音道:“做什么?”

    一句话让她成功蹙眉,她想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握得很紧,接着他手腕使力,将她拉近了自己,朝和凌家母女说:“我先送她回去,你们慢聊。”

    “封慎哥!”凌小筑突然起,本能地喊住了他。

    封慎的视线暂停在她脸上。

    “我有话要和你说,是很要紧的事。”来之前,凌小筑就想好了,这次绝不能再矜持,一定要和他说清楚。

    “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先送我未婚妻回家。”封慎微笑了一下,礼节十足,目光却没有太多和煦。

    凌小筑闻言,彻底怔住,表非常僵硬。

    “走了。”封慎放下手里的东西,拉过湛明澜,出了门。

    凌母的面色很难看,问道:“封,这是真的吗?他们的婚事定了?您同意了?”

    老面带歉意:“封慎很喜欢她,他的格很倔,我同不同意都是那个结果了。”说着侧头,伸手拉住了目若呆鸡的凌小筑,“小筑你要豁达一点,你多好多懂事的小姑娘,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

    *

    湛明澜上车后一言不发,直接将绪摆在脸上,也不多看封慎一眼。

    “为难你了?”他眼神含笑地看她。

    “你很疼你,说你会遭遇劫,怕有女人会害到你。”湛明澜终于侧头看了他一眼,“你信这个吗?”

    “我不信这个,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封慎说,“那方面我会处理好的,你不必担心。”

    “她让我知道做你太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湛明澜抬起头,轻轻叹了叹气,“那些必备条件,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是做不到的。”

    “她向来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喜欢将丑话说在前头,但其实没有恶意。”封慎一边开车一边腾出一只手拢了拢她的头发,“我保证,就算你半条都做不到,也没人有资格拿这说你。”

    湛明澜瞟了他一眼,轻轻哼了一下。

    他缓缓地开车,余光一直注意她的神,笑道:“受委屈了?”

    “对。”她直言不讳。

    “需要我哄你吗?”他想了想问。

    “不需要。”她扭过头,话音有些急促,“赶紧送我回家,你还有事呢。”

    她指的是凌小筑在封家大宅等他。

    “我和凌小筑的哥哥有生意上的合作,和她关系,很平常。”他斟酌了一下用词,神淡而从容。

    “关系平常?你和我说实话,你和她有过暧昧吗?”

    “没有。”封慎很快回答。

    “你说没有就好。”在这点上,湛明澜选择信任。

    封慎余光看过去,她腮帮子有些鼓鼓的,垂着眼帘,唇角还有些许挂下去,看样子是真的受委屈了,这模样让人心生怜意,早知道他就不离开了。想着,又腾出手,轻轻地拢了拢她的头发,硬而凉的袖口擦过她的额头。

    “认真开车。”湛明澜躲过去,手肘撑在窗棱上,手背支着脑袋,想了想又说,“不过,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很讨女孩子喜欢,就算你站住一动不动,只是微笑一下,或者点点头,她们就会心跳加速,觉得很满足,然后不自地展开各种想象,如果你不彻底拒绝,她们会一直想象下去。说到底,女孩子的自作多是有限的,更多的时候只是被男人模棱两可的态度迷惑了,我很不喜欢那样态度模糊,暧昧不清的男人。”

    “好,我明白了。”他说。

    她轻轻点了点头,但腮帮子依旧是鼓鼓的。

    封慎送她回家,停车后,亲自帮她解开安全带,随着吧嗒一声,他抬起双臂,将她困在了座位上,黝黑的眼睛对上她的,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平静地和他对视,接受他的一点点近,薄唇缓缓压下来,贴住她的,语气低而缓,带着一些亲昵和哄:“别生气,下次我不走开了。”

    唇尖和唇尖离得很近,狭小的空间里,全部都是属于他的味道。

    湛明澜的耳廓浮起薄薄的一层红,随即张口咬了一下他的唇,不轻不重的一下,又伸手捏了捏他微刺的下巴。

    “回去和**头说清楚。”她认真嘱咐。

    “好。”

    封慎开车回大宅,凌小筑果然在等他。

    凌母像是先走了,老回房了,只剩下凌小筑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背脊僵直,双手重叠在膝头,手里还握着一块格子手帕,神黯然,垂着眼帘,听到他沉稳的脚步声走近时,才抬眸。在他高大拔的影,英的眉目映入她的眼眸的那瞬间,她的心又是狠狠一颤。

    “封慎哥哥,我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她的声音轻而细,像是随时要断裂的风筝线一样。

    封慎启唇,说了什么。

    听到封慎的答复,她眼眸最后一点亮光暗了下去,神迟滞:“我以为你多少是有点喜欢我的,原来是这样……但为什么是这样?我不明白,怎么会是这样?”她喃喃道,“你要结婚了,我完全没希望了呢……我竟然输给一个比我大的女人……”

    说着,手帕从松开的手指间滑了下去,轻轻地落在他的皮鞋上。

    封慎俯帮她捡起,还给她,声音沉而笃定:

    “我派人送你回去,以后你不必再来这里了。”

    作者有话要说:johnson,乃连着几天投手榴弹,俺真是受宠之余很心虚!

    谢谢你,给你摸一下肥,方便的话可以发我邮件。

    这章小筑姑娘被炮灰,两只顺利中。

    明澜也表明态度了,其实她很大方,第一次受到这样待遇,没发飙。

    虽然现在不喜欢她,但是不会咋反对。

    大封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需要改进。

重要声明:小说《视你如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