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师小札 书名:视你如命
    用过餐,两人手拉手漫步在一条静谧的马路上。

    “既然定了,就择去拜访一下双方家长吧。”封慎说。

    “好。”湛明澜点头,脑海里突然浮现封慎的脸,问他,“对了,你会不会不喜欢我?”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喝早茶的那次,我看出她老人家对我很客气。”

    “她是在怪我对她隐瞒了那么久,有些不舒服而已。”封慎松开她的手,改作挽住她的腰,将她带近自己,“放心,她人不难相处的,只要你嘴巴甜一点,表面上多讨好她一点,她就会喜欢你。”

    “真的?”

    “嗯。”封慎说,“我从小就和她亲近,她最疼我了,看在我的面上,也舍不得为难你半点的。”

    湛明澜摸了摸鼻子,点了点头。

    “你呢?你母亲喜欢什么东西?”

    “她啊,喜欢红宝石,旗袍,鲜花和上源楼的点心五件。”湛明澜笑着说,“宝石和旗袍算了,你来之前准备好花,去上源楼买一份腾腾的点心就齐了。”

    封慎想了想,说:“好,我明白。那你弟弟喜欢什么?”

    “他喜欢收集车模,玩滑板,不过现在也很少见他在碰这些了,他你不用费心了,直接塞他个小红包就可以。”湛明澜说,“但别多给,意思一下就好。”

    “那你大哥呢?”

    湛明澜一顿,反问:“我大哥?”

    “对。”封慎侧,路灯下高大的影子覆盖住她的,“他喜欢什么?”

    “他什么都不缺,你不用管他了。”湛明澜摇头。

    “必要的礼节还是不能少,毕竟是第一次上门拜访。”封慎继续说,“你不是从小就和他感很好的吗?”说着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似笑非笑,“对吧。”

    虽然她们之间没谈过言敬禹,但湛明澜隐约觉得封慎其实都知道,之前她对他坦白那个“朋友”的故事就是自己的,也想对他说清楚,但他拒绝了。

    “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

    她不打算和他绕圈子,直接说:“我喜欢过他,倒追过他,和他在一起过,曾经还幻想能够嫁给他,和他生活一辈子。”

    “介意。”他也说得直接,眼眸黑得要和夜色融合在一起,就这样专注地看着她,重复道,“我很介意。”伸手慢慢虚拢着她的头发,“我现在只能告诉自己,那是过去的事,我应该成熟理智地面对,努力不放在心上。”

    “真做得到?”

    他两指将她无意间垂挂下来的一缕头发拨到而后,声音低而隐忍:“我会尽量不计较。”

    湛明澜笑了出来,竖起两根手指:“说起来,你自己也交过两个女朋友,我也没和你计较,你当然不能和我计较这个。”

    封慎淡笑了一下,没继续这个话题,拉下她的手往前走。

    夜风带着烘烘的潮湿拂过脸庞,湛明澜有些闷,被他握着的手掌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但他没松开的意思。余光瞟他一下,他表平常,似乎没有生气的迹象,想到刚才饭桌上他说的那条,只要不踩到他的底线,他不会发脾气,她心想,成熟如他,应该不至于因为言敬禹的事对她发脾气。

    “你还记得那次在青竹居门口,我的车子开过,溅起水弄脏了你的衣服,我下车向你道歉赔礼,你看见我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他的声音在静谧的马路上显得格外清晰。

    “我说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湛明澜硬着头皮回答。

    “貌有相似,也属正常。”他说着侧头看她,郑重地问,“对了,现在还觉得像吗?”

    湛明澜立刻摇头:“不像,完全不像。”

    听到她的答案,他的眼神才恢复了一些笑意,继续反问:“那我更好看一些?”

    “嗯嗯,当然。”湛明澜不假思索,“你是全世界,全宇宙最帅的,甩出第二名十万八千里。”

    封大公子眼睛里的笑意又多了一些,不乏自嘲,向来不看重外貌的他,今天要拿这个去和人家比。算了,一个大男人和她计较什么,将绪摆在脸上有失风度,也够无趣的。

    湛明澜回家后将自己和封慎的事告诉了殷虹,殷虹听了后大惊,她真没想到女儿和对方进展这么快,立刻好好问了问封慎的况,当得知封慎是元嘉集团的老板时颇感意外,虽然在商场上没打过交道,但是元嘉集团四个字赫赫有名,圈内人都听说过。

    “他真的对你很好吗?”殷虹问。

    湛明澜双手抱膝,点了点头:“他人很周到体贴,脾气也好,我和他在一起完全没有压力,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我可以感受到,他了解我,也一直包容我,对我很好。”

    “那他知道你和敬禹的事吗?”

    湛明澜点头:“嗯,我告诉他了。”

    “他不介意?”

    “他说他会尽量不介意。”

    殷虹失笑地摇头,随即又问:“那他的长辈呢?你见过他们吗?”

    “他现在边只有一个,他爸爸猝死在牌桌上,妈妈因为飞机失事而离世。”湛明澜说,“我见过他一次,看起来是讲道理的那种。”

    “那他也可怜的。”不知是不是勾起了殷虹关于湛弘昌因病离世的记忆,她的声音带上了些淡淡的哀伤,想了想又问,“你是真的准备好了?要和他过一辈子?”

    “我已经答应他了,他说会好好照顾我一辈子的。”湛明澜微笑,“妈,其实我自己也意外怎么会这么快点头答应他,他好像有种魔力似的,看着我的时候,让我无法拒绝。”

    “结婚有时候就是一种冲动,我理解你。”殷虹说,“但婚姻不是儿戏,婚姻是责任,承诺,一辈子的相守相伴,这些你清楚吗?”

    “我知道,既然答应了他,我会做到的。”湛明澜坐得有些累了,伸长腿,挪了挪,靠近殷虹,手去搂她的腰,亲昵道,“妈,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嫁人?”

    “舍不得归舍不得,但如果你真的嫁得好,我肯定开心,只是怕你嫁错人。”

    “那过几天他上门,你出几题难难他?”

    殷虹莞尔:“你还不了解你妈么?我不是会刁难人的角色,他上门我一定好好招待,当然会坐下和他好好谈谈,从言谈中评断这个人到底如何。”她说着拍了拍湛明澜的手,“我现在担心的是,若我说不好,你会作罢?”

    “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作罢。”

    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却一点也不担心,湛明澜知道以封慎的周到,体贴,讨得长辈的欢心是小事一件。相比自己这方面,她更担心封慎的那边会不会顺利。

    湛明澜正式去封家拜访前,封慎将这事认真地和说了,老听完,直接说:“让她来的时候带上生辰八字。”

    “没这个必要吧。”封慎淡而从容,“我不信那些。”

    “你忘记小时候去算命,对方怎么说的吗?”老正色道。

    “我当那是无稽之谈。”

    “你不信我信,我要知道你们的八字合不合,有没有冲突,是不是相克,你可不要不拿这些当回事,以后出事了再来怪我。”

    “真的没这个必要。”封慎喝了口茶,放下茶盏,垂下眼帘,郑重道,“就算八字是不好的,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何必多此一举,让您烦心呢?”

    老气得伸手捶了捶桌子,手腕上的镯子磕到桌沿,咣当一声响:“自己主意那么大,还带她来见我干什么,也是多此一举,直接去办酒就成了,拉到我眼前更让我烦心。”

    “。”封慎的语气放缓了一些,“她人很好,不会害我的。算命的东西怎么能全信?再说生辰八字,很多时候只是一个噱头而已,我父母的八字那么合,结果呢?”

    老语塞。

    “她格好,大方识体,人又聪明,心很善,我保证您会喜欢她的。”封慎亲自剥了一个核桃,放到面前的小碟子里,“只要您多疼疼她,她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

    隔周的周末,封慎就将湛明澜领回了大宅,亲自见了他

    湛明澜带了很多礼物,朱阿姨一一接过,对每一样都赞口不绝。

    老笑着让他们坐下,简单地问了问湛明澜的况,湛明澜一一作答。

    “所以,你现在家里有一个妈妈,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老确认道。

    “对。”

    “公司是家族企业?”

    “算是,不过我父母是第一代,他们是白手起家的。”

    老点了点头,说:“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聊。”

    六菜一汤,还有水饺和面条,五六个点心,腾腾地端上来。

    老吃饭不说话,于是小辈们也不开口,湛明澜专心吃菜,低头看碗,目不斜视。

    突然一双筷子一斜,一块鸡落在她碗里,是她吃的鸡,抬头看看封慎,他俊脸在她上方,眼带浅浅笑意,手肘横过来,亲昵地碰了她一下。

    湛明澜有种错觉,她和封慎像是在老师眼皮下,偷偷搞小动作的学生。

    吃完饭,老试图支开封慎,和湛明澜单独说话,封慎却沉着镇定地坐在她边,半步不离,微笑地说:“我们一块聊。”

    “我打胰岛素的针用完了,你带上我的病历,开车去趟军区医院,帮我带点回来。”老温和道,“现在就去。”

    “让朱阿姨去好了。”封慎说。

    老不说话了。

    “既然说让你去,你就去吧。”湛明澜笑说。

    封慎这才点了点头,起往门口走,出了门。

    “,您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湛明澜主动问。

    老一笑,慢慢地开口:“虽然有些话比较讨人厌,但我还是要说出来的。你可能知道封慎的父母的婚姻状况,他们感很不好,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吵来吵去的,后来离婚收场。离婚后两人都很不好,一个猝死在牌桌上,一个因为坠机也去了,真是孽缘。他们离世后,我就很信命了,特地带封慎去算过命,对方说他这辈子会遭遇一次劫,躲不躲得过去都说不好,所以我一直很怕有女人会害到他。”

    老人家说着就停顿了,目光祥和地看着湛明澜。

    湛明澜被看得有些紧张,封慎不在边,这个大宅空的,只有她和老面对面坐着,角落里不知点了什么香,味道很冷,萦绕在她鼻尖,时间长了,手心都凉了下去。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殷虹也带她去过五台山算命,对方也说她后面的人生会有波折,但她全没放在心上,也安抚殷虹别当一回事。

    “,算命这种东西很多时候是不准的。”湛明澜对上了老人家的目光,“我不会害到他的,我会对他好的。”

    “尽心照顾他,陪伴他,支持他的事业,不耍子,懂得顾大局,约束好自己,不让他心劳累,在内管好家,在外知体面。”老双手叠在腿前,声音细而沉,“这些你可以做到吗?

    湛明澜微怔,没想到老人家会如此直接地提出这么多要求。

    “当然这些不是对你一个人而定,任何人要嫁给他,做封家的女主人,这些都是必要条件。”

    湛明澜还没回答,门铃响起了。

    朱阿姨立刻从厨房出来,径直走到玄关开门,接起电话问了一声,然后转头对封慎说:“是凌家太太和她女儿。”

    “哦,请她们进来吧。”老吩咐。

    就在湛明澜有些发愣的时候,一个妆容精致,贵妇模样的女人带着一个俏可,梳着**头,皮肤晶莹剔透的女孩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礼物,她们见到湛明澜的时候也是面带惊讶。

    “封,家里来客了?”凌母笑着问了声。

    “对,来客了,她是封慎特地带来给我看的。”老笑道,“你们快坐啊,朱阿姨,你再拿两份茶和点心上来。”

    凌母和凌小筑立刻明白了,这位坐在老对面,穿着正式的女人应该就是传言中封慎的未婚妻。

    真正的不巧,她们挑错了上门的子,以至于现在如此尴尬。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对篮子说不上太喜欢,但封慎执意,她不会反对。

    准炮灰凌家母女粗线……

    送分。

重要声明:小说《视你如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