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师小札 书名:视你如命
    他们逛完了shopping mall,又去了江边散步,听了江边的街头艺人的卖唱,路过卖棉花糖的摊子,他还主动给她买了一个棉花糖,塞在她手里,十足当她是小孩子看。

    手里的棉花糖和天空上的白云一般柔软又美丽,一口咬下去,那甜味化成汁液,充盈了整个口腔。

    她眯了眯眼睛,说甜死人了。

    好久没有这么悠闲了,竟然能在江边散步,还吃着这么□的东西,入耳的是年轻人蹬着脚踏车来来回回的声音,乎乎的风吹拂过脸颊,有些痒痒的,她伸手抓了抓,余光瞟到了他眼眸里的笑意,也跟着笑了一下。

    吃完一根的棉花糖,手里黏黏的,封慎拿出手帕递给她,她边擦手边说:“我的抽屉里还放着你的一块手帕,唔,你记得吗?”

    那年她父亲去世,她去医院找责任医生开死亡证明,走出住院部的时候,遇到一幕惊悚的坠楼,当时她脑子一片空白,幸好他及时出现,用手捂住了她的眼睛,替她避开了那血模糊,之后还借她手帕擦眼睛。

    “我记得。”他顿了一下,“当时你父亲去世了?”

    湛明澜点头。

    “看得出你很难受。”

    “嗯。”她垂下眼帘,承认,“感觉整个世界都崩溃了,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

    “我明白这样的感受。”他说,“我父亲也是意外去世的,在牌桌上猝死。”

    湛明澜一愣。

    “那晚他又是大赢,乐不可支,起准备回家的时候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当场就倒下了,然后就再没有爬起来。”他淡淡道,“刚得知他的死讯的那一刻,我的感觉和你一样,脑子一片空白。”

    湛明澜沉默。

    “大家说他是死得其所,因为他就是靠赌博出名的。二十岁出头的时候就在澳门赌场赢得了小赌王的称号,后来去香港赌马,又是赚得盆满钵满,他在赌这方面很有天赋,运气也很好。”他说着看了湛明澜一眼,声音带着些许嘲讽,“从没有输过。”

    气氛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一时间,湛明澜也不知该说什么。

    幸好,封慎没有延续这个话题,伸手指了指天上的一只风筝:“这只风筝有趣的。”

    湛明澜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毛毛虫形状的风筝,有两排小脚。

    “对了,给你讲个好玩的,以前有一只毛毛虫,他爬树的时候觉得很无聊,于是将自己的毛都拔光了,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皮肤好滑,简直最美的毛毛虫,刚美滋滋的时候被另一只毛毛虫踢下了树,说你这只死蚯蚓,别以为会爬树就可以冒充毛毛虫了。”湛明澜说完后看着封慎没什么表的脸,犹豫道,“不好笑?”

    封慎这才轻笑了一下:“还可以。”

    “那你来说个好玩的。”

    “嗯,有三只毛毛虫排队在路上走,第一只毛毛虫说在我后面有两只毛毛虫,第三只毛毛虫说在我前面有两只毛毛虫,而第二只毛毛虫看了看前面,又张望了下后头,说什么都没有,这是为什么?”封慎娓娓道来。

    湛明澜想了好一会还是想不出,问他要答案。

    “因为第二只毛毛虫它在撒谎。”

    “……”

    “不好笑?”

    湛明澜严重点头。

    封慎拉过她的手晃了一下,漫不经心道:“我也觉得不好笑,只是拿来回应你的毛毛虫笑话。”

    “虽然不好笑,但是我喜欢。”

    “真的?”

    “真的。”

    “今天开心吗?”

    “开心。”

    “能让你开心那就好。”他浅笑。

    湛明澜突然想到,和他认识,相处后好像都是他在为她做各种事。

    “好,趁我今天开心,你可以告诉我,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她大方道。

    封慎停步,侧,慢慢凑近她,阳光投在他脸上,他的脸像是硬币上的浮雕,长睫毛也成了淡淡的金色,菲薄的唇慢慢开启:“想要回报我?”

    “嗯。”

    “那就拿你自己来回报我。”他慢慢地摩挲她柔软的食指,意有所指。

    湛明澜本想从他眼眸里捕捉到一丝类似戏谑的神色,却没有,他的眼睛黑而亮,显得很认真。

    “在开玩笑?”

    “对,我开玩笑的。”他淡淡地笑,随即挪开视线,牵起她的手,往前走去。

    *

    开车回城中心吃饭,地点是新开的一家做高级创意料理的餐厅,因为人很少,封慎直接要了一个雅间,带着湛明澜上去,刚走进去,对面一间的门被打开,里面的客人有些惊喜而亲切地喊了一声:“封老板。”

    湛明澜循着声音转过去一看,对面雅间门口站着一位男士,以及他边还有一位熟悉的女士,门影星骆冰。

    骆冰戴着墨镜,穿着休闲,对封慎客气地一笑。

    封慎微微颔首,却没有上前应酬,很快回过来对湛明澜说:“我们进去吧。”

    “不需要过去打个招呼?”

    “不需要。”

    他们落座后,封慎做主点菜,湛明澜放下包,径直去了洗手间。

    从隔间出来的时候,她有些意外地看见骆冰正对着明亮的大镜子,拿着睫毛膏细细地抹自己的眼睫毛。

    “你好。”骆冰在镜子里看到了湛明澜,笑着收起睫毛膏,转过来,“刚才看见你和我老板一块进去吃饭,我立刻猜到你是谁了,湛大小姐。”

    “你认识我?”湛明澜有些惊讶。

    “其实我们在一次酒会上见过面。”骆冰笑意不减,“那次我陪同他出席,发现他心不在焉的,总是盯着你看,我就好奇了,问他你是谁,他告诉我的。”

    “哦,是这样。”湛明澜点头,直觉骆冰还有下文。

    “冒昧问一下,你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吗?”

    湛明澜停顿了一会,点头。

    骆冰沉吟了一会,直了子,双手自然交叉在小腹,看着湛明澜的眼眸依旧带着微笑,语气却十分认真:“也许你会觉得有些突兀,但我还是想和你解释一下,是关于那些报纸杂志,娱乐版块上的新闻,那些都是记者杜撰的,没有一条是事实,封慎他只是我的老板,仅此而已,我们私下也没有任何往来。”

    原来是为这事特地过来向她解释的,湛明澜明白了,神豁达:“我当然不会相信那些谣言的。”

    “那是我多虑了。”骆冰像是松了口气,继续说,“我自己倒是无所谓,负面新闻多的去了,只是不想你误会他,他是个不错的男人。”

    “这个我当然知道。”

    “你们,很相衬。”骆冰微笑地说,“我祝福你们。”

    回到雅间,桌子上的菜已经陆续上来了,湛明澜坐下,封慎持壶为她倒了一杯茶。

    “我刚才在洗手间碰到骆冰了。”

    “哦?你们说了什么?”封慎将茶杯推移到她面前。

    湛明澜笑道:“她力你是个好男人,让我千万不要误会你们的关系。”

    封慎淡笑,持筷夹菜:“你真的从来没有误会过?”

    “嗯,以前有,但是后来没有了。”

    封慎抬眸,黑而亮的眼睛对上了湛明澜的眼眸,搁下筷子,袖口轻轻扫过桌面,缓缓却认真地说:“我不骗你,我只是她的老板,仅此而已。”

    “咦?你们好有默契啊,连说辞都是一样的。”湛明澜故作警惕。

    封慎无奈地笑了一下,随即说:“你要是真的醋了,我会开心一下,但是你没有,就不必伪装了。”

    说着夹了一块菜心丢进她的木碗。

    作者有话要说:好像二更会有花,所以二更了。

    二更米有花,和无法近的大封一样苦

    PS:大封这句“拿你自己来回报我”是一种暗示,大家知道的吧,吧,吧。

重要声明:小说《视你如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