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师小札 书名:视你如命
    隔,湛明澜趁午休时间去了一趟销售部,果不其然,宽敞的办公室里只有湛博俊一个人静静地对着电脑,键盘敲击声零落响起,手边的咖啡气腾腾,香味充盈满室。

    “还在忙啊。”湛明澜走过去,拿起他的咖啡喝了一口,立刻蹙眉,“怎么那么苦,都不放糖的你?”

    “啊?没放糖吗?”湛博俊眼皮都不抬,“可能忘了吧。”

    湛明澜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他边,闲谈似的:“休息一会吧,总是盯着电脑,会弄坏眼睛的。”

    湛博俊点了点头,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手指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

    “很累?”

    湛博俊点头:“有点。”

    “我听小陈说你这段时间天天跑去腾达,守在前台逮人?”

    “对,他们高层都不愿意见我,我索拿着包去他们的地盘守着,像讨债一样,看他们怎么无视我。”湛博俊伸了个懒腰,继续说,“等了好几天才等到了罗工,互换了号码,约了他好几次,他才答应昨晚的饭局。谁知道他刚坐下就要酒喝,我一说正事他就绕开话题,谈他的儿子老婆,车子房子,股票基金,边谈还边灌我酒,那酒太烈了,我真喝不惯,几杯下肚,整个胃都烧起来了。”

    “所以这事没进展?”

    湛博俊有些懊恼地吹了口气,握着拳头搓了搓桌子:“是啊,姓罗的真是一个老油条,又油又滑,在他那里找突破太难了。”

    “腾达那个项目,跃华早就跟进了,他们高层有一位总监和罗工私下来往很密切,罗工的儿子今年升初中,该总监托自己在教育部任职的姑姑关系,帮忙他儿子进外国语中学。”湛明澜顿了顿,“这些你知道吗?”

    “有这样的事?”湛博俊有些惊讶,随即摇头,“我都不知道,难怪罗工态度含糊,一直敷衍我,原来他们早有利益交换。”

    “做销售需要搞清楚目标对象的一切,包括对方的背景,家庭成员,格脾,社交网络,业余好等,很多细节都需要掌握。”湛明澜说,“目的是获取客户的显需求和隐形需求,有些是关于产品本,有些是关于对方的私人方面。如果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就不用整跟在他们股后头求他们,相反,他们会积极地联系你。”

    湛博俊点了点头。

    “博俊,腾达这个项目我们中标可能太小了,论价格,我们没有跃华的优势,论技术,我们也没有绝对的赢势,而且他们早就和腾达上下建立了关系,我们开始处于劣势,现在要扭转局面难度太大。”湛明澜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换一个项目跟进吧。”

    “原来我做的这些都是无用功。”湛博俊苦笑了一下,移动鼠标打开了桌面上的扑克游戏,随意拖来拖去,声音渐渐轻下去,“那个姓罗的,表面上和蔼可亲,心里一定在嘲讽我不自量力,搞不清楚状况。”

    “做销售就是这样,在每次失败中总结经验,以避免下次重蹈覆辙,然后越做越好。”湛明澜安慰他。

    湛博俊不语。

    湛明澜想了想还是说:“姐知道你一直很努力,但想做出成绩是需要时间和契机的,你才进来没多长时间,还处于学习和探索阶段,不需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湛博俊一边玩扑克游戏一边说:“听说他刚进启铭,也在销售部门待了一年,期间谈成了几笔大单,我不信他能做到的,我却不做到,他能成功,我不能成功。”

    显然,他指的就是言敬禹。

    “有时候成功除了能力之外,还要有时机,每个人的时机是不同的。”湛明澜说,“博俊,你不用和任何人比,你需要做到的,就是让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有进步,哪怕是一点进步,就是一种成功。”

    湛博俊扯了扯笑容,耸了耸肩,轻巧地移开了话题:“对了,听小陈说,昨晚是姐你的朋友送我们回去的?”

    “对,一个朋友。”湛明澜说,“正好遇上他,他帮了个大忙,送我们回去。”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醉成那样,也难怪没有印象。”说话间,湛明澜脑海里浮现封慎的样子。

    他昨晚客客气气地说:“不麻烦,举手之劳而已。”

    怎么可能不麻烦?将他们亲自送回去,还派人将她的车开回来,湛博俊这小子还吐在他衣服外上……现在想想,他真是倒霉,撞上她了。

    *

    说起那件外,殷虹吩咐佣人阿姨送去干洗店清洗,几天后送回来,湛明澜看了看,经过熨烫后的西服平整,硬,领子和袖子的弧面没有一丝褶皱,线条流畅,面料服帖。

    她打了个电话给封慎,告诉他衣服已经清洗好,会派人尽快送到他的公司。

    “派人送到我的公司?”他一字字地重复,声音逐渐变低。

    湛明澜这头微微楞了一下。

    他微顿,声音依旧有礼,也很好听:“不必了,我不缺衣服,这件外你随意处理。”

    言下之意,他不要了。

    湛明澜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有些诧异,随即说:“但我已经给你洗好了,现在和新的一样,好看的西服,丢了很可惜。”

    “那你亲自给我。”他突然说道。

    “嗯……可以。”

    封慎约她的地点是一家做淮扬菜的馆子,坐落于一个庭院的深处,曲径通幽,入眼的是亭台楼阁,长廊水榭,十分养眼。

    在包厢里,湛明澜郑重地向封慎表示了谢意,顺便将他的外还给他,他收下,没多看一眼就搁在一边。

    “最近还好吗?”他问。

    “还不错。”她答。

    “那天你弟弟醉酒醉得不轻。”

    “嗯,他现在在启铭的销售部门,积极跟项目,那请人吃饭想联系一下感,谁知对方酒量太好,他完全不是对手,被灌趴了。”

    “做销售的确很辛苦。”他想了想说。

    “是啊,我刚进启铭的时候也是先去销售部门磨练的,压力大得想崩溃。”

    “真的?”

    湛明澜点头,轻松笑了一下:“是啊,很累,不过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譬如怎么让脸皮慢慢变厚。”

    封慎也莞尔一笑。

    闲谈间,菜肴陆续上来,服务员亲自布菜,非常体贴周到,只不过封慎不领,挥了挥手,吩咐他下去,对方点了点头,走出包厢,轻轻带上门。

    包厢就成了两人的私人空间。

    湛明澜咬了口鲜嫩的菜心,说味道真好。

    “这里的菜式不搞噱头,提倡原汁原味,味道很纯正。”封慎评价道,说着用勺子舀了一碗羊汤,递给湛明澜,“给你。”

    湛明澜接过,捧起碗直接喝了一口,汤汁味道鲜美,乎乎的,一口下去整个人都暖起来了。

    “好喝吗?”

    “很好喝。”湛明澜说,“我很喜欢喝汤,羊汤,牛汤,骨头汤,鱼汤,我都可以喝好几碗。”

    “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馆子,卖的特色牛骨汤味道很好。”封慎停顿了一秒,“下次我带你去。”

    汤的气氤氲在湛明澜的脸庞,她的眼眸微湿,在封慎看来,漂亮得和一颗从湖底捞上来的石头一般。

    “在想用什么借口拒绝我?”他浅笑了一下,放下筷子,稳稳地搁在筷架上,拿起瓷盘里的毛巾慢条斯理地擦拭手指,“想到了吗?”

    似认真,又似开玩笑,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就直直地看着她。

    片刻后,她开口:“好啊,那到时候你带我去。”

    封慎这才丢下毛巾,修长的手拿起小杯子,抿了口茶,眼眸柔和下来:“那就这样说好了。”

    用完餐,两人沿着长廊悠悠散步。长廊有些窄,并排站在一起很容易擦到对方的肩膀,她垂着的手也时不时地触碰到他的手臂。又一次碰到的时候,她将手收拢于小腹,却被他扣住了手腕,顺势拉了过去,然后很自然地拉了她的手。

    他的手掌很宽很大,掌心暖暖的,将她的手拢住。

    “其实那件外只是我的一个借口,我想你拿去洗了,洗完了会亲自来还我,这样就自然地成了一个机会,哪知你避得我那么紧,说要派人送来。”他沉稳的声音伴着晚风习习,很舒服地贴在她的耳畔,“你真的不知趣?”

    她停步,抬起头看他,他侧过子,把玩着她的手指的同时,黑亮的眼眸攫住她的眼睛。

    “你不是介意吗?”湛明澜反问,她知道那发了短信后,他没有再回复,也没有和她联系,是介意了她说的话。

    “我介意的是你总和我算得那么清楚,总和我那么客,总对我有所戒备。”封慎说着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温干净的呼吸萦绕在她的脸庞,“为什么总是对我不不愿的样子?我哪里不合你的标准?”

    湛明澜的小腿有些酸,偷懒似得靠在走廊的围栏上,看着封慎:“那个,你谈过几次恋?”

    他见她有些累了,索将她抱起来,放在围栏上,双手圈住她,一边动作,一边答:“两次。”

    “简单地形容一下。”几乎是瞬间,她将“交代”改成了“形容”。

    “第一次在二十一岁,持续了三个月,分手原因不太记得清了。第二次是在二十四岁,对方比我大一岁,是个律师,持续了七个月,她对所学的专业很有,后来去加州深造,我不适应异地恋,所以提出分手。”封慎的手很稳地圈住她的子,小心地看住她,不让她栽进湖里。

    “只有两次?”

    “对。”

    “最后一次在二十四岁?那你岂不是好多年没恋了?”

    “嗯,对。”

    湛明澜想了想又问:“我和她们有什么相同处吗?”

    “好像没有。”封慎加了一句,“你和她们很不一样。”

    “那你喜欢我什么呢?”她又问。

    封慎笑了一下,笑容和湖面上的水纹一样,浅浅的,但很醉人。

    “怎么说呢?”他低下了头,鼻尖擦过她的鼻尖,唇几乎要贴上她的,“也许是你合我心意。”

    “等于没说啊你。”湛明澜轻笑了一下,“不拿这个问题为难你了,我再想想其他的。”

    说罢,真的思考起来。

    “没事,你随便问,我都可以回答你。”封慎说着,按在她背部的手收了收紧,让她贴得自己更亲近,“你慢慢想。”

    过了好一会,湛明澜摇头:“一时间想不出了,等以后想到再问吧。”

    湖里的一条红鲤鱼摆着鱼尾摇曳,一圈圈的水纹晕开,晚风中带着茶花的香气,突然一滴雨水珠子从檐下滴落,吧嗒一声,溅在湛明澜的眼皮上,她眯了眯眼睛,他低声笑了一下,用手背探过去,擦去了她眼睛上的那颗水珠子。

    “好,你可以随时拿任何问题刁难我。”他说,“包括我的史。”

    “你真的不介意吗?”湛明澜不想绕圈子,“我现在对你的感觉,一定不如你之前恋中的两个女友对你那样,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和你试试看,当然只是试试看,不合适的话……”

    天暗了暗,小雨窸窸窣窣地往下,有雨水由外飞溅进来,落在他宽阔的肩膀上,沾湿了他的衣服。

    “不合适?”他的声音似乎也沾上了雨的寒意,“我想我不会有哪里不合适你,我也不会不如你大哥。”

    她噤声,心顿时漏了一拍,有些震惊。

    见雨下得有些大了,他伸手将她抱下来,整了整她的头发,触感冰凉的袖管擦过了她的脸庞。

    “澜澜。”他松开外,脱下,披在她的肩头,“我会让你对我心甘愿的。”

    作者有话要说:大封还是没忍住,接近了篮子。

    大封有些吃醋吧,不动声色地,其实啥都知道。

    西服外啥的就是一个借口╮(╯▽╰)╭

    留言有好运,也可以送分,多合算。

重要声明:小说《视你如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