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师小札 书名:视你如命
    湛明澜回到家,意外地看见言敬禹正坐在圆桌前和殷虹说话,他面前还搁着一碗汤,很是悠闲地握着勺子舀碗里的汤。

    “回来了?”殷虹转头笑对湛明澜,“我正和你大哥说公司里的事呢。”

    “好。”湛明澜换好鞋子,轻轻晃了晃手里的包,“你们慢聊,我先上去了。”

    殷虹点了点头,随即又和言敬禹细聊起来,言敬禹的视线从湛明澜上收回,专注在和殷虹的谈话上。

    湛明澜上楼,路过弟弟湛博俊的房间,扣了扣门后推进去一看,他正躺在上,手里捧着一本《电话销售中的心理学》 听到动静,挪开书,看见湛明澜,轻声叫了声老姐。

    “工作上还顺利吗?”湛明澜问。

    “好的。”

    “我不打扰你了,别看得太晚了,注意体。”湛明澜说着轻轻带上了门。

    她回到房间,进了卫浴室洗澡,气氤氲中,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两颧被气蒸得红红的,唇尖突起,用手揉了揉,果然是肿的。

    洗好澡,她穿上睡裙,将干发巾裹在头上,走出来的时候却吓了一跳。

    言敬禹正抱臂倚在她的门口,见她从卫浴室出来,便迈步进来,带上门,打量了她一番,开口:“晚上在泰隆吃饭?”

    “对。”湛明澜走到沙发边上,拿起薄的外披在上,“看见你和华筠了,不想打扰你们二人世界,所以没进去打招呼。”

    言敬禹走到边,很自然地坐下,伸了伸长腿,姿势颇有些闲聊的意味:“这一年,在J市过得还好?”

    “还不错。”她淡淡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墙上的挂钟,“我今晚要早点睡,所以没兴致和你聊天。”

    他随即起,一步步走到湛明澜面前,一手沉而有力地按在她肩膀上,说:“澜澜,你怪我?”

    “怪你什么?”湛明澜反问,“怪你用不专,朝三暮四,还是怪你为兄不仁,引了弟弟的小女友,或者是怪你将名义上的妹妹当成一个工作机器,要求甚严,诸多苛刻?”

    言敬禹轻笑了一声,手依然按在湛明澜肩膀上,大拇指拨开她垂下来的一缕头发,姿态有些亲昵:“列了我这么多罪名。好,我承认我的确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好兄长,只是一个对下级要求苛刻的老板。不过,澜澜,你用不着躲着我,毕竟我们还有一定的关系,在公在私都避不开见面,你躲也躲不过去。”

    “你想多了,我没有躲你。”湛明澜后退了一步,伸手将他按在肩膀上的手拨开,“只是不想见你而已。”

    “原因?”

    “你问为什么?”湛明澜冷笑了一下,“你倒是说出一个我想见你的理由?”

    “看来我是真的惹你讨厌了。”言敬看着湛明澜许久,突然问,“你有了新的交往对象?”

    “这很正常,我都二十七了,同龄的人都结婚了,我该有男朋友了。”湛明澜说。

    言敬禹静默,在灯光下,他面如冠玉,唇抿成一条坚毅的线,眉峰微蹙,然后淡淡地说:“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吗?对男人别一味地讨好,他们很可能会得寸进尺,不拿你当一回事。”

    这是很久以前,他对她说的话。

    湛明澜突然笑了,点头:“您不仅和我说过,还切教导了我,我已经学会了。”

    “好。”言敬禹菲薄的唇勾起一个笑,“你清楚就好。”

    “我要休息了,你可以出去了。”湛明澜下了逐客令。

    言敬禹径直往门口走,边走边说:“博俊的格并不适合从商,如果有可能,你再劝劝他,他放弃所的建筑学未免太可惜。当然我是客观地说出对这事的看法,并不存有其他私心。”

    湛明澜不语,她不知道言敬禹这番话有几分真,不过关于湛博俊放弃建筑学而从商这事上,她的想法和言敬禹倒是一样的。

    只是湛博俊这次是铁了心地要做出一番成绩给众人瞧,他每天在公司里的时间不低于九小时,连午休时间都抱着销售的书啃,整个销售部的经理和职员对他有这样的表现都大为意外,连殷虹都没料到儿子会这么有拼劲,私下和湛明澜说:“虽然博俊放弃当建筑师很可惜,不过以他现在的劲头看,是真的想做出一番成绩给我们瞧瞧,我们应该支持他,毕竟一个人的未来有无限可能,博俊还这么年轻,重新选择自己想做的事,也不是不可以的。”

    殷虹至今不知道华筠那事在湛博俊心里造成的伤害,只是单纯地以为儿子越长大越好强,有了野心,想证明自价值,这对她而言也不是十分的坏事,毕竟在她看来,男人有些功利心也属正常,况且若湛博俊在启铭扎根,算是子承父业,如果湛弘昌还在世,也不见得会反对。

    湛明澜默不作声,不知该怎么和殷虹说这事。

    “对了,澜澜,你最近有没有新认识的朋友?”殷虹开始旁敲侧击。

    湛明澜知道她想问什么,点了点头:“算是认识一个吧。”

    殷虹立刻大为惊喜,反问:“真的?他怎么样?年龄多大了?做什么工作的?是本地人?”

    湛明澜咬了一口土司,再悠悠地喝了一口咖啡,笑道:“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等有谱了再告诉你吧。”

    “好,我等着,只要你肯行动起来就好。”殷虹笑眯眯地看着她,又说,“我现在担心的就是你和博俊的婚事,尤其是你,你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如果有适合的对象,就该好好把握住。至于博俊,诶,我上回开玩笑说你什么时候给妈妈娶一个媳妇回来,他就不高兴了,竟然说十年内都不考虑谈恋,我一听差点傻了,问他为什么,他不肯说。不过他嘴上不说,我心里是明白的,他还惦记着以前那个女孩呢。”

    提到华筠,湛明澜嘴角的笑容满满隐去。

    “那个女孩其实不错的,文文静静,乖巧懂事,看起来也没有多的心思,虽然家境差了点,但我和你爸向来不看重门第这东西,只要你们自己喜欢就好,所以那会我也蛮高兴的,博俊第一次找到那么喜欢的女孩子,整笑嘻嘻的……只是可惜没维持多久,诶。”殷虹想起华筠,还是忍不住感慨。

    “妈,我吃好了。”湛明澜拿起纸巾擦了擦手指,“去公司了。”

    “好,开车小心点。”

    上车后收到了封慎的短信,言简意赅的几个字:“今天天气不错。”

    湛明澜心里“呃”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回。

    侧头看了看窗外,发现果然是一个好天气,淡金色的阳光洒在玻璃窗上,晶莹的彩色缓缓游移,她静静地看了一会,突然觉得他这条短信也不是废话,好天气的确直接影响一个人的好心

    譬如现在,她觉得精神抖擞,烦乱的思绪都停下来,安静地享受这一刻的静谧。

    封慎发这条短信的时候,人就坐在元嘉集团第二十七层的办公室,处理事务,因为公事繁忙,他昨晚是睡在办公室的,清晨五点就起来继续投入工作,喝咖啡的时候,突然看见窗外的好天气,想到了湛明澜,便发了条短信给她。

    “今天天气不错。”

    过了一会,她回复:“太阳照得我好舒服。”

    他看着“澜澜”两个字,微微笑了一下。

    十点多的时候,凌腾来元嘉见封慎,两人谈了很久的新能源计划,到了午餐点,凌腾邀请封慎到对面的商务酒店二楼吃饭,封慎没有拒绝,很随意地和他一起走下去,边走边继续聊公事,到了酒店二楼,服务员将他们带到事先预定好的包厢,包厢里已经有个人在了,正是穿着精致的凌小筑。

    “哥……封慎哥哥。”凌小筑笑着打招呼。

    封慎微笑颔首。

    这自然是凌腾安排的饭局,为了给妹妹制造机会。

    果然中途,凌腾借口出去抽根烟,包厢里只剩下封慎和凌小筑,凌小筑大着胆子问:“封慎哥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吵?”从刚才到现在,她说了不少话,还和凌腾斗嘴,余光时不时地瞟封慎,他的视线一直没往她的方向看过来。

    “不会。”封慎浅笑。

    短短两个字让凌小筑刚壮起来的胆子又急速缩小……她都快对自己产生怀疑了,自己难道很丑?不对,大家都说她漂亮可,自己难道气质很糟?不对,大家都说她清新可人,自己难道说错话了?不对,大家都说她既然说错话也俏皮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凌小筑百折不挠,又尝试说了几件趣事,封慎听后不外乎淡淡地评价“不错”“有意思”“嗯”用词吝啬到让人后背起了阵阵寒意……凌小筑最终噤声,闷头啃青菜。

    用完餐,封慎回了元嘉,凌小筑立刻将委屈诉给凌腾听。

    凌腾听了后说:“这样吧,过段时间让妈妈陪你去封家正式拜访一下,顺便让她向封慎提出我们的想法。”

    凌小筑面色犹疑,毕竟由女方提出联姻事宜,真的很没面子。

    “你不想嫁给封慎了?”凌腾弹了弹她的额头,“我告诉你,像封慎这样眼界高,格偏冷的男人,你一味矜持下去是没多大效果的,还不如由长辈出面,直截了当地提出想法,成功几率会大很多。毕竟封慎年纪不小了,他催他的婚事也催得紧,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

    “适合结婚的对象?”凌小筑反问,有些失望,“只是为了结婚吗?”

    “和婚姻是两回事,你以后就会清楚了。重要的是你不是很喜欢他的吗?他自条件好,封家又是大家族,你如果能嫁进去,是最好不过的了。”凌腾笑了一下,“嗯?”

    “我是很喜欢他,想和他一直在一起。”凌小筑的声音因为羞涩慢慢弱了下去。

    “这样就好。”凌腾搂着她的肩膀,“好了,别愁了,笑一个。”

    *

    湛明澜正在午休,手机又震动了,她打开一看,是封慎的短信:

    “中午按时吃饭了吗?”

    当她是个孩子?

    “当然。你呢?”

    “朋友请客,吃得还不错。”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闲聊了很久,湛明澜的余光瞟到了窗外的大太阳,举起手机拍了一张外面的阳光,发给他,主题是:今天天气真的很不错。

    过了一会,封慎回复:

    “那澜澜心不错?”

    “……嗯。”

    “是因为天气好,还是因为和我聊天?”

    “……都有。”

    “原谅我的流氓行径了?”他突然问道。

    那在餐厅包厢里,他对她动手动脚,大肆揩油,她虽然没有扇他一个耳光,但作为一个女人,再狂放也有尺度,她始终有些尴尬,末了,他笑说:“是我有些急了,我向你道歉。”

    显然,并不是真心诚意的“道歉”。

    她不知该回什么,说起来他的流氓行径也是她默许和纵容的,现在说原谅不原谅也怪矫的,想了想随便敲了个表过去。

    封大公子显然不懂得发Q版表,回复了句:这有趣的东西是表示什么意思?

    ……

    她停顿了一下,发过去:封慎,你介意我现在对你没有你对我的那种感觉吗?我不能骗你,也不想骗你。如果你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就此结束。

    直到这天下班结束,他都没有回复。

    后面的几,他也没有联系过她,似乎冷冷地消失了。

    不过,他的决定在她意料中。毕竟没有人愿意愿意充当填补对方寂寞的角色,任何人的感都是金贵的,言敬禹看了她,她不能因此看别人的感

    诚实,坦白对待他,是一种尊重。

    *

    又一个周末,湛明澜陪几位新加坡的贵宾到马场骑马。

    期间,有一位女贵宾提出和她赛马,她爽快地答应了,指了指远处的小山坡:“从这里开始,到那个山坡。”

    有朋友做裁判,一声令下,湛明澜的马和那位贵宾的马飞快地冲了出去。

    湛明澜很小就学骑马,还是言敬禹教的,那会,他抱着她上马,教她握缰,和她共骑一匹马,也会带着她飞驰而去,让她感受那风驰电掣的快感。

    不提也罢。

    湛明澜没有争强好胜的脾,有意让那位女贵宾,调整了速度,让对方领先自己几米。

    只是,突然间,一匹小巧的马从左侧横冲过来,湛明澜立刻握住缰绳,将马头反拧,避开了撞击,随着一声尖叫,那马上的人儿摔了下来,湛明澜扭头一看,竟然是华筠。

    华筠这一摔,摔得不轻,她落地的时候,发出嘶声裂肺的尖叫。

    湛明澜立刻下马,走过去一看,华筠的小腿处满是血。她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小腿,不敢碰也不敢动,惶恐地摇头,随即大哭出来。

    湛明澜接近她,她竟然本能地冲口而出:“你不要过来!”

    湛明澜只好停步,帮她喊人过来。

    很快,两三个同是穿着骑马装,英姿勃发的男人赶过来,领头的就是言敬禹。

    他命令边的人叫救护车,又喊来马场的医疗救护人员,先给华筠处理伤口。自己弯下腰,将华筠搂在怀里。

    华筠已经哭得不成声了,面色苍白昏厥,手却始终攥紧言敬禹的口,断断续续地喊“敬禹哥哥,我的腿好痛”

    言敬禹一手轻抚她的背,一边低声耐心哄道:“没事的,我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入V了。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留言要JF哦=0=

    大封被拒绝,生气了。哼唧。

    小华被虐了,嘿嘿。

    ps:

    谢谢johnso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6-01 00:58:33

    谢谢karsi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6-01 01:17:08

    谢谢汀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6-01 14:13:29

    谢谢triphop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6-01 15:20:25

    谢谢如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6-01 17:41:36

    谢谢鮮魚牙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6-01 21:45:00

    谢谢huangyuya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6-02 10:33:22

    好了,送JF……

重要声明:小说《视你如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