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hapter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师小札 书名:视你如命
    青竹居消费很贵,连一杯漂着一片嫩叶的茶水都上百,倪好好的奖考金挥霍得快差不多了。

    回到家后,湛明澜迫不及待地找言敬禹,他正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看书,穿着休闲,修长的手扣在太阳上,低眸看得很认真。

    “哥,我告诉你一件超有意思的事。”湛明澜坐下后说,“我刚才在外面遇到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男人,不是一般的像,是非常像,材,高度,五官都很像。”

    言敬禹抬眸,看着湛明澜一会,伸手将她黏在脸颊上的一缕头发撇开,似笑非笑:“真的?”

    “真的,我亲眼,近距离看他,好像是你的复制版。”湛明澜说着,思绪千奇百怪起来,“莫非你还有另一个兄弟?”

    “没有。”言敬禹拍了拍她的脑袋,随意道,“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多的去了,有什么可惊讶的?”

    “也是。”湛明澜想了想后又笑,“不过我还是觉得好神奇。”

    言敬禹看她孩子气的模样,不莞尔,指了指桌子上的点心:“吃点东西。”

    是佣人阿姨刚烘焙出来的蓝莓饼干,气味芬芳人,湛明澜伸手越过圆盘,拿起他面前小碟里缺了口的一块,言敬禹轻咳,提醒她:“这是我吃过的。”

    “不能浪费啊。”湛明澜咬了一口,甜甜的,脆脆的,十分美味。

    两人聊天,言敬禹说起下周要去H市父母的公墓悼念逝去的双亲,湛明澜立刻说,我和你一块去,还可以吃到H市的东坡和糖藕。

    往年,她也是和他一块去的。

    “天气这么,你还是待在家里吧。”

    “我再待下去就要发霉了,我要和你一块去,当做开学前的短途旅行。”湛明澜坚持。

    “那行。”言敬禹应了。

    隔周,言敬禹自驾车,载着湛明澜去H市。湛明澜随携带了一只很小的,方形行李箱,里面只塞了点衣服,护肤品,干净利落,她穿得也简单,要不是言敬禹提醒,她连墨镜和遮阳帽都懒得拿。

    “你个子又高了。”上车之前,言敬禹突然说道。

    “好像是的,又长了一公分。”湛明澜笑,“我可不想再长了,倪好好说我个子高,容易驼背。”

    她已经有一米六九了。

    言敬禹看了看她,蓝色的紧T恤,白色的裤,一双笔直修长,有韧力的腿,材亭匀,是个大姑娘了。

    “也是,你以后穿高跟鞋可能会比男朋友高。”言敬禹的眼眸浮上一层笑意,“他会自卑。”

    湛明澜立刻说:“我说了我不会找除了你之外的男人的,你有一米八五,我放心长,没事。”

    言敬禹轻摇了下头,没接话,打开车门让她先进去,嘱咐她系好安全带。

    湛明澜心想:每次都转移话题。

    从S市到H市的车程需要两个半小时,湛明澜为了不影响言敬禹开车,戴上耳机专心听音乐,时间长了耳朵难受,便摘下了,低头无聊地看自己圆圆钝钝的指甲。

    “没事,可以和我说话。”言敬禹说,“现在路况很好。”

    湛明澜想了想问:“你有没有喜欢过女人?”

    阳光下,言敬禹的侧脸被镀上了淡淡的金色,眉目清隽,轮廓鲜明好看,显得很是迷人,他缓缓转方向盘,回答:“好像没有。”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好像是什么意思?”

    “喜欢的话……”言敬禹斟酌了一下用词,“一定有过,有段时间很喜欢长腿,皮肤白白的女孩,如果她恰好又聪明,就更吸引我。”

    “那呢?”湛明澜侧过头,加深了她的好奇,“你有过什么女人吗?”

    “没有。”回答得干净利落。

    答案和湛明澜想得差不多,喜欢和是有区别的,喜欢很短暂,也许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个举止就可以吸引你,让你喜欢,但,就复杂一些了,言敬禹……总觉得他没有过哪个女人,他连女朋友都没有。

    “那你现在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看感觉。”言敬禹微微挑起眉峰,“不过相处得舒服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我呢?”湛明澜厚颜地笑,点了点自己,“说说我吧。”

    “你?”言敬禹勾了勾菲薄的唇,“我对你,没什么可说的。”

    湛明澜:“……”

    真是自己找虐。

    到了h市,言敬禹带湛明澜吃了午饭,然后开车径直去了苑山公墓,车停在山脚,他们下车后上山。

    在言敬禹父母的墓前献花,送水果。

    言敬禹俯,弯下腰,拿着干净的软布细细擦拭父母的墓碑。

    他的父母在他十四岁那年遭遇车祸,双双离逝,接着他就被父亲言舜清的好友湛弘昌收养,湛弘昌和殷虹对他视如己出,给他最好的物质和教育,而他也用优秀的成绩回报了养父养母。

    言舜清生前是做钢材生意的,一度遭遇事业的低谷,最后关闭了工厂,和妻子向楠做起来小成本的批发生意,家境算不上富裕,正因为如此,言敬禹没有那些世家子弟的浮华,他不骄不矜,格沉稳内敛,处理事有力有效。

    他第一天来湛家的时候,湛明澜就喜欢他了,先被他的皮相吸引,而相处过后就更喜欢他了,整跟在他后,叫着哥哥,时不时地带他出去炫耀一番:这是我哥,超帅吧。

    两人在墓地待了很久,因为言敬禹有话要对父母说,湛明澜就不动声色地避开,走到远处眺望风景,这里绿树成荫,大片大片的灌木丛遮住了炽的阳光,难得的凉爽,湛明澜站了好一会也不觉得累。

    其实她也很难受,每每想到言敬禹的父母,心就不由地疼起来,他虽然坚强,但心里一定会为父母当年的意外亡故而难受,当时她很小,只是觉得他很可怜,现在她大了,除了同,多的是心疼。

    因为喜欢,因为在意,才会心疼。

    希望他快乐,幸福,没有一点难受的回忆,这是她的奢望。

    下山的时候,湛明澜落在言敬禹后头,他停步,转伸出手,她快步上前,拉住他的大手,和他并排并走在一起。空气很闷,湛明澜有些犯困,打了个哈欠,他察觉到她的疲倦,提议:“我背你下山吧。”

    “真的?”

    “真的。”他浅笑。

    她跳上他的背,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贴在他宽阔结实的背上,觉得心跳加速。隔着单薄的衣物,她感受到他上的度,还有肌肤腠理间传出来的味道,很好闻,她深深吸了口气。

    他常常锻炼体,材近趋完美,上的肌不是欧美人那种喷张型的,而是匀致,结实,漂亮又优雅的,他力气很大,背她是小意思。

    她顿了顿脑袋,闭上眼睛,任由睡意袭来,慢慢睡了过去,只觉得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幸福腾然而升。

    要是能被他背一辈子就好了。

    他将她背到山脚,才轻轻喊她醒来,她睁开眼睛后跳下来,跟着他上了车。

    *

    他们在H市玩了一天半时间,逛了著名的风景旅游区,去了人山人海的寺庙,湛明澜吃到了念了很久的东坡和糖藕,言敬禹看她吃得开心,又外带了两大份,说是回去的车上可以吃。她还买了不少小玩意,丝绸做的伞和手帕,铜铃挂坠,折扇,天竺筷,青瓷小兔子……都是在风景旅游区买的,价钱都翻了一翻,言敬禹没有讨价还价的习惯,她看上了什么,他就掏钱,配合得干净利落,结果买了一大堆的东西。

    期间,店铺的老板娘还笑着说:“小姑娘,你男朋友对你真好。”

    言敬禹正低头看一只葵口笔洗,没听到似的。

    湛明澜不否认,点头轻声说:“是啊。”

    懒得解释,也不想解释,被旁人误会的感觉也不错。

    “你们很般配,个子都高高的,长得都很好看。”老板娘喝了口茶,有些兴致地打量他们“这对”。

    傍晚吃好了饭,言敬禹接到了一个电话,项目合作方的一个重要级代表从欧美到了S市,提出见他,他挂下电话后,出了房间,到隔壁找湛明澜,湛明澜正洗完澡,听他说需要连夜赶回去,没有异议地点头。

    “抱歉,累着你了。”言敬禹帮她拢了拢头发。

    湛明澜笑:“不累,我这两天精神很好,晚上都睡不着觉。”

    连夜开车回去的路上,却遭遇了意外,他们遇到了劫车党。

    其实这一带的治安很好,所谓的劫车党,在湛明澜的印象里,只有和深山老林扯上关系。

    当时车子的轮胎出了些问题,像是被路上横躺的什么利器扎破了,言敬禹下了车去检查,幸好问题不好,他带了备胎,可以自己动手处理,或者打个电话叫汽修店的人来都行。

    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路边都没什么人,这是城与城交界的工业区,也是外商投资的基地,本来就人烟稀少,这会夜深浓浓下,显得很荒凉。

    劫车党就是这会出现的,四五个年轻人,染着红红黄黄的头发,着西北部的口音,手里拿着匕首和锤子。

    言敬禹以前学过散打和截拳道,对付他们不算太难,只是要护着湛明澜就比较难了,湛明澜在这个时候竟然出奇地冷静,没有东躲西闪,让他护之不及,他始终护在她侧,时间长了,她也感受到他体紧绷,有些费力。

    其中一个年轻人持刀从左侧贴近他们,湛明澜余光看见那冷光朝着言敬禹的后背而下时,她想都没想就抬腿往他下狠踹,那年轻人很灵活地一闪,挪腾了一下,看言敬禹正对付前面几个人,换了方向,持刀往他颈部要害处而下,湛明澜心生惧意,神顿时有些狠戾,下意识地用体顶过去……

    巡警车声在这个时候由远及近,几个劫车党本刹那间就做鸟兽散。

    言敬禹第一时间转看湛明澜,问她有没有受伤,她摇了摇头,面色却很苍白,嘴唇的血色急速退去,后知后觉地用手指了指后面:“好像有点痛。”

    言敬禹立刻拉过湛明澜一看,她后背的衣服都被划破了,很利的一刀从左背上方划下,血汩汩地流出来,染红了他的瞳孔,他眼眸急骤一缩,立刻吼巡警过来,拨打了120,叫了救护车。

    ……

    湛明澜的刀伤长达十四公分,幸好刀势不深,没有伤到背部连着心脏的血管,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手术进行了近两个小时,被送出来时,湛明澜看见言敬禹,笑着喊了声哥,说我还是第一次进手术室,手术室好啊,被打麻药的感觉好神奇……简直和没事人一样。

    在病房里,言敬禹喂水给她喝,问她还痛不痛,她点头:“现在越来越痛了,比手术前痛多了。”

    因为不能压迫伤口,她只能趴在病上,抬头和言敬禹说话。

    相比湛明澜的惨烈,言敬禹只是受了点轻伤,手臂和手腕经过清创,消毒,缝补后,简单地贴上了两块纱布,只要一周就可以拆线。

    “澜澜,抱歉,我没能保护好你。”言敬禹俯,伸手摸了摸湛明澜的头发,柔声道。

    湛明澜安静地趴在病上,后背的痛楚一点点泛上来,连带着口都有刺痛,她轻吸了口气,告诉自己,别将注意力放在痛区上,想想别的事

    “很痛?”言敬禹看出了她的难受。

    湛明澜想了想说:“嗯,很痛。你能不能亲我一下?”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轻,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救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提出这样非分的要求……荒谬,太荒谬。

    下一秒,言敬禹的微凉唇就落在她的脸颊上,很细致,很温柔地亲吻了她的脸颊。

    “再亲一下?”她得寸进尺,当他的唇落在她脸上,她觉得好舒服,连后背的刺痛都瞬间缓释了不少。

    言敬禹又亲了她一下,她看着他的俊脸放大,和他一个眼睫的距离,那么近。

    病房里很静谧,除了那如羽毛落地的亲吻声。

    “以后别为了我这样,你只需要好好保护自己。”言敬禹沉声,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眸,一字字地说,他大概也知道她为什么会中那刀。

    湛明澜忍着痛,没喊出来,额头却沁出细细密密的汗水,安静地和他对视,片刻后问:“那你感动吗?”

    算起来,也是她“救”了他吧?可以那么说吧……虽然很勉强。

    言敬禹点头,“嗯”了一声。

    “那你以相许给我,好不?”说实在,她头晕得不行,眼前的他突然变成了两个……自己说出口的话完全是下意识的,未经大脑思考,糊里糊涂。

    言敬禹目光微滞,随即低笑了一声,拉过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我考虑一下。”

    他声音很沉,和这夜晚一般。

    *

    回到S市,湛弘昌和殷虹知道女儿受伤了,又惊又怜,绪起伏很大,湛明澜有些不适应他们这般紧张,啃着话梅,挥了挥手:“没事,我现在好的。”

    貌似因祸得福,言敬禹对她更为关心呵护了,她觉得幸福的。

    晚上,众人在锦合打牌,郑光明叫来了付融融,她就站在言敬禹后,纤细嫩白的手帮他捶肩,认真地看他的牌。他要喝茶的时候,她及时递茶,他赢了她立刻叫好,十足地给面子。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郑光明笑着指了指付融融,“融融就是言大少的福星,一个晚上,他就没怎么输过,以后再有牌局,你可不许来了。”

    付融融矜持一笑,她今天穿了粉色的V领长裙,头发松散地盘成一个发髻,耳垂下挂着两颗泪珠子似的耳坠子,显得尤为美动人。她始始终终站在言敬禹后,将注意力都放在他上。

    言敬禹慵懒地笑了一下,伸手拍了拍付融融的手背,像是一种表扬。

    “有这样的美人陪伴在侧,真是羡煞我等孤家寡人。”牌桌上另一位男人笑言,他脸上贴了一个OK绷,进来的时候,郑光明就嘲笑他,“胡万樽,你又被你那小妞抓伤了?”

    “不玩了不玩了。”郑光明抿了口茶,挥了挥手,暧昧道“时间很晚了,再下去会扰了兄弟们别方面的兴致。”

    ……

    牌局结束,言敬禹照例留在锦合的专属房间。付融融洗完澡,抹好液,喷了香水,盈盈地走到他边一坐,伸手解开他的衣服,见他没有多大反应,便主动跪坐在他大腿上,双手滑进他的膛,揉捏他健美的肌,凑过去亲吻他冷峻的脸。

    他突然用力按住她的腰,使了点劲,她有些发痛,轻吸口气,继续亲吻他的脸颊,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冷漠。

重要声明:小说《视你如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