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hapter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师小札 书名:视你如命
    晚上,言敬禹和几位有生意往来的朋友吃了饭,被邀去锦合会所玩玩。

    微暗的灯光下,几个男人觥筹交错,穿着贴旗袍,端着果盘的女服务员袅袅婷婷走来,和一阵风似的,刚将果盘放在桌子上,纤细白皙的手腕就被郑光明捏了捏,吃了豆腐。

    郑光明是圈子里的玩家,也是有名的败家子,喜欢赚钱和烧钱,后者的速度不亚于前者,他手头有个项目是和启铭合作的,言敬禹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彼此私下建交已经有段时间了。

    他送了言敬禹一盒上好的古巴雪茄,并亲自拿出一根,用雪茄剪刀剪开,递给言敬禹,言敬禹接过后,用高温火枪慢慢点燃,均匀受后才慢慢地吸了一口,含在嘴里细细品尝,良久后吐出,微笑:“不错的,没有一点草腥味。”

    几个男人喝酒,聊天,谈私募基金,谈豪宅游艇,谈风花雪月,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郑光明叫来了四五个材婀娜,妩媚迷人的妞进来助兴,并指着言敬禹起哄:“快去伺候言大少,他是最难搞的,谁伺候好他了,他会大方地送你一只铂金包。”

    其中一个女孩最为活泼,嘴巴最甜,提声道:“谁稀罕铂金包啊?”

    郑光明笑着反问:“小丫头,那你还稀罕什么呢?”

    该女孩立刻迈着修长的白腿,走到言敬禹边上,一股坐下,拿起酒杯往他唇边送,笑道:“陪这么极品的帅哥,我别无所求,只要他记住我的名字。”

    言敬禹手里夹着烟,浅笑地看着她,始终没有开口问她叫什么,她也不气馁,紧紧挨着他坐,一手轻轻搭在他宽肩上,长长的紫色指甲时不时地摩挲他的脖颈,在他耳畔讲了不少段子,过了好长时间,言敬禹才侧头,漫不经心地问了句:“你叫什么呢?”

    “我叫兰兰。”

    “澜澜?”言敬禹若有所思地反问。

    “兰花的兰,虽然普通,但朗朗上口,记住不难吧?”兰兰的子又贴了过去,笑着说。

    言敬禹笑了笑,没说话,懒懒地往桌上丢了一张牌。

    “我是不是很丑?你都不怎么看我。”兰兰声音有些委屈。

    言敬禹瞟了她一眼:“你很漂亮,就是上的味道太臭了。”

    “我用的是dior的紫毒,可能洒了多点。”兰兰依旧笑眯眯,挪了挪自己的体。

    牌局结束后,郑光明在言敬禹耳边低语,笑容颇有深意,言敬禹没有什么兴致,摇了摇头。

    “那还是叫付融融过来?”郑光明想了想后提议,这总得让言敬禹满意了才行,这几个小女孩大胆了些,状又浓艳,还真不是言敬禹会欣赏的类型。

    付融融就不同了,新晋主播,五官精致,气质大方优雅,格温婉动人,说话也有智慧,典型的知美女。

    言敬禹没有反对。

    郑光明一个电话就叫来了付融融,并给言敬禹开了一间顶层的贵宾客房。

    不到二十分钟,付融融就出现了,穿了一条宝蓝色的长裙,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肩膀处,带着一股暗香走来,她笑容向来矜持,整个人显得清丽脱俗,接过郑光明给她的房卡,在高级服务员的带领下坐专属电梯到了顶层。

    走进房间,言敬禹正坐在沙发上接手机,眉目间带了一层薄薄的醉意,付融融用嘴型示意自己先去洗澡,他点了点头。

    出来的时候,她穿着白色的浴袍,走到言敬禹边,依偎过去,手解开他衬衣的扣子,如小蛇一般滑进他的膛,很痴迷地亲吻他的侧脸。

    事后,付融融躺在言敬禹侧,纤细白皙的手臂搁在他结实的膛上,柔声问:“有心事?”

    言敬禹垂下眼帘,没说什么话,看着她白嫩如葱的手在自己上有技巧地游走。

    付融融也就识趣地噤声,虽然她和言敬禹认识时间不算长,但了解他的子偏冷,不喜欢女人聒噪。她能被他赏识,和他保持这样一种关系多半也是因为她懂得察言观色,该说话的时候说话,不该说话的时候就闭嘴,充当解花语的角色。

    她看他兴致不高的样子,主动凑过去亲吻他的下颏,深嗅他颈窝的味道,手指在他感的腹肌上画圈圈,越看越觉得迷人,忍不住贴下去亲了他一下。这虽然是一种交易,但她并不是被迫,是心甘愿的,毕竟言敬禹这样长相和能力都属于上品的男人,她不可能不痴迷,但痴迷归痴迷,她也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贪的,他们的关系仅限于此,一种权^色交易。

    电视台的女主播有几个是没有后台的?她不认为自己现在所作所为是欠道德的,这样的权^色交易中,她通过自己的资本换取自己想要的,有什么错?有谁敢看不起她?

    言敬禹突然睁开眼睛,用力甩开她的手,直接起穿衣服。

    付融融用手支起脑袋,眼眸有些笑意,长指甲在单上轻轻地划,轻声反问:“怎么?不过夜了?”

    言敬禹穿好衬衣,侧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你就睡在这里吧,我会安排他们将早餐送上来。”

    付融融如玉的体在乱如云的被子下动了动,声音懒洋洋的:“可惜了,其实我享受和你睡在一块,迎接清晨阳光的,那滋味很幸福。”

    言敬禹薄笑了一声,戴好表,穿好外,顺便从西服口袋拿出皮夹,掏出一张金额不菲的购物卡,搁在柜上:“去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付融融拿过一看,笑道:“这么多?你确定?”

    “还是你想要现金?”他抬眼皮看了她一眼,公式化地问。

    付融融摇头:“不用,我最近是看中了一条valentino的晚礼裙,就是有点贵,还舍不得下手。”

    一条四万八多的晚礼裙,她不是买不起,只是没有挥霍的习惯。

    “喜欢就买吧,当我送你的礼物。”言敬禹已经穿好了西服,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冷漠,隔离了这满室融,丢下话后径直往门口走。

    “路上小心点。”付融融提醒。

    言敬禹回到家,走上二楼,路过湛明澜的卧室,她的门是虚掩的,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听到她因为做噩梦而发出的声音,推开门,轻轻走到她边上,借着暖黄的地灯,看见她的睡容,她似乎睡得不怎么舒坦,眉峰微蹙,手还有些发颤。他转,拿过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再弯下腰帮她掖好薄薄的被子,拢了拢她落在脸颊上的头发,将她的露在被子外的脚塞进被窝里。

    她喜欢看惊悚,推理,恐怖类型的片子,看了后又会做噩梦,从小就如此,那会她因为害怕睡不着觉,还会抱着枕头到他房间,要求一起睡,他就拉她上来,让她躺在自己侧,握着她的手,哄她入睡。当然现在彼此年纪大了,不能和从前似的没规矩。

    做好这一切,他退出房间,轻轻带上门。

    回到自己卧室后,去卫浴室洗了澡后才入睡。

    隔天是休息,湛明澜起后洗漱完毕,亲自做了早餐,叫湛博俊起,他起不来,摇头说不要吃早餐,她无奈,又跑去叫言敬禹起,走进他的房间,来到他边,却没忍心叫醒他,他睡得很静很沉,没有半分醒来的意思,她想他是工作狂,工作的时候常常只睡五个小时,周末就让他多睡会吧,真让人怜惜呐。

    只是越看他越觉得他好看,实在没忍住,低头亲了一下他的脸,看他睡得沉,没有察觉,她又大胆地亲了一下他的眉心,心想:你上怎么这么香呢?

    窃玉偷香,她的行径和流氓无异。

    *

    难得的晴天,湛明澜出门到图书馆看书,看了没多久就接到倪好好的电话,她说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和她一样是S市的工商大学,区别只在于一本和三本。对倪好好而言,这个成绩算是满足了,她家对她别无所求,吊车尾也没事,只要能混出一张大学文凭就好。

    倪好好笑着问湛明澜在哪里,湛明澜说在图书馆呢,她说我拿到父母给的奖考金了,请你吃饭,就在你那边的青竹居好了。

    图书馆附近的青竹居,人均消费要八百多,倪好好向往很久,说里面的青菜都是用鲍鱼煨的,点心精致得和工艺品似的,她一定要进去吃一次。

    湛明澜笑说好啊,你既然这么迫不及待地烧钱,我陪你,到了叫我,我再看会书。

    过了二十分钟,倪好好的短信就来了:人已到,定了202包厢。

    湛明澜将书和水杯都塞进包里,再看了看包里的内袋,庆幸前几天给倪好好准备的礼物没有拿出来,还放在那里,一个蓝色的丝绒盒子,里面搁着的是一个天鹅项坠,倪好好就喜欢这个品牌的饰品。

    走出图书馆,她过马路到对面,径直走向青竹居。

    因为连下了几的暴雨,路边的水洼不浅,湛明澜穿了一双平地凉鞋,小心翼翼地跨过去。一辆车却在这时候急速过来,车轮碾过水洼,溅起的水打在湛明澜的上。她一阵凉意,衣服和裤子都被溅湿了,更别说鞋子,脚趾缝里全是又黏又湿的水。

    赶紧从包里拿出纸巾,低头随便擦了擦。

    那辆车停在她不远处,车后座的人摇下窗,将目光投在她上,片刻后吩咐司机开锁,他迈开长腿,下了车。

    湛明澜正在擦小腿上的污渍,视野中出现一双做工不错的皮鞋和一双修长拔的腿,带着淡淡的皮革味,她本能地抬头,一个晃神,差点喊出来,幸好及时刹车。

    她面前是个高大拔,穿着华贵的男人,这没错,貌似气场很强很彪悍,这也没错。但是为什么,怎么会,怎么可能,也太诡异了吧……这个男人怎么长得和言敬禹这么像呢?她凝眸看了好一会,确定不是言敬禹,但真的有七分像。

    “很抱歉,似乎给你造成了麻烦。”男人打量了一下她上上下下,有礼貌地道歉。

    “没事,只是意外而已。”湛明澜说。

    男人沉吟了一会,问道:“需要赔偿吗?”

    湛明澜笑着摇头:“哪有那么夸张,回去洗洗就好了。”顿了顿后忍不住说,“你长得真的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是吗?”男人站姿很好看,微微颔首,“那很巧。”

    湛明澜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像是最拙劣的搭讪语,憨憨一笑:“是真的,我是实话实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男人没有回答,那莫测的眼神似乎在笑她的冒失。

    湛明澜也意识到自己的唐突,瞬间产生一种错觉,自己像是古代那类轻易索要闺阁女子芳名的登徒子,旋即为自己解围:“我没事,衣服裤子拿回家洗洗就好了,先走了。”

    湛明澜走了几步,又回头,想再看看这个和言敬禹长得很像的男人,这一回眸,恰好那男人的目光也投过来,不轻不重地回应她的眼神,她有些尴尬,但没有闪避,对他友好地笑了笑。

重要声明:小说《视你如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