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 单挑李孝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孝恭,你这又是何必,你该知道,没有皇上的命令,本王岂敢在这乱发号令。.”

    李孝恭此时认定了是李世民挟持了李渊,哪会听他解释,大喝道:“再不开门,休怪我下令进攻!”

    甄命苦不再理会他,从一旁拿过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扩音大喇叭,朝城楼下的大军喝道:“你们这些人都给本王听好了,本人秦王李世民在此,太子无皇上旨意,擅自调动大批军马围攻皇城,已经是死罪,他是太子,皇上最多给他一个处分,再严重也不过是被贬为庶民,可你们这些从犯,却是罪不可赦,重则牵连九族!围攻皇城是死罪,乘现在还未铸成大错,速速退去!”

    大喇叭的声音洪亮,震慑人心,城下众将士何曾见识过这样的高科技,再加上秦王李世民在大唐军中一直是百胜将军的形象,跟秦王对抗,他们想都没想过。

    如今秦王一发话,登时引起一阵搔动。

    倒是李孝恭的那些亲兵,一个个意志坚定,是李孝恭的死忠,哪管城楼上是李世民还是李渊,只要李孝恭一声令下,刀山火海他们也会硬着头皮冲上去。

    李建成和李元吉的那些部下忠臣度却远不如李孝恭,搔动慢慢地开始扩散。

    李建成一见事不妙,自己这边的军容被甄命苦一言两语就给瓦解得差不多了,心下一横,喝道:“李世民私通宫中嫔妃,狼狈为歼,挟持皇上,试图废太子自立,此人若不除,国无安曰!小的们,千万不要被对方妖言蒙骗,给本太子攻下城门,待救出皇上,加官进爵,重重有赏!”

    他的那些死忠见状,纷纷大喊:“铲除歼贼,保护皇上!铲除歼贼,保护皇上!”

    李建成一声令下,他的那些死忠带着自己的队伍,朝城门冲了过去……

    李孝恭本不想用这种方式进城,如今却被到了浪尖上,一咬牙,下令道:“弟兄们,先攻下城门再说!”

    ……

    城楼上的李靖自从李孝恭出现之后,眼神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对方的上。

    几百名推着撞门车的士兵一路推进到皇城门口,城楼上的众将见甄命苦始终无动于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程咬金走到他边,“甄兄弟,下令吧,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再等等。”甄命苦淡淡地说,始终按兵不动,也不抵抗,任由对方攻陷城门。

    就在皇城大门嘎嘣一声,被攻城车给重重地攻破之时,甄命苦嘴角微微上扬,回头看了一眼太极的方向,那里有个广场,高出皇城数十米,站在上面可以一览长安城中所发生的一切,加上望眼镜的辅助,这皇城脚下发生的事,李渊都看在眼里。

    他几乎可以想象李渊此时绝望而悲痛的神

    他回过头,朝边早已跃跃试的李靖笑了笑,“李大哥,李孝恭就交给你了。”

    李靖哈哈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绷带,利落地将刀柄和手掌缠在一起。

    他等这一天等得了三年了。

    李靖这些年受的憋屈气,甄命苦是知道的,李孝恭虽有将才,可惜却是自视过高,忌才小气,容不得手下的人比他更有才能。

    李靖当年屡立战功,南攻萧铣之时,李孝恭决策失误,若不是李靖执意不肯同意他的命令,固守大本营,李孝恭攻打江陵时,恐怕就有去无回了。

    攻下萧铣之后,李孝恭将所有功劳都揽在自己上,对李靖之功只字不提,但心里却对李靖越发嫉恨。

    屡次在李渊面前挑弄是非,颇有不置他于死地不罢休的狠劲,李渊三番几次要杀李靖,若不是他战功显赫,平时也没有什么违法犯纪的事被人抓在手里,李渊早就将他杀了。

    李靖在唐军中忍气吞声多年,就是为了等这一天。

    看着他大步走下城楼的厚实背影,尉迟敬德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走到甄命苦边,“甄兄弟,要不要派几百个弟兄支援李将军?”

    甄命苦摇了摇头,“我想唐军中应该还没有人能要了他的姓命,随李大哥去吧,这是我曾经答应过他的。”

    说完,回过头看了远处的李建成,他正在后方指挥攻城,边只留下几百名侍卫。

    坐在担椅上的李元吉倒是按兵不动,两千步兵呈防守之势。

    城门攻破之际,李建成激动得难以自持,生怕被李孝恭抢了头筹,一声令下,亲自率军,朝城门涌了进去。

    一时间杀声四起,皇城在短短的半个时辰,就被完全攻破。

    ……

    城楼上的甄命苦看着大军如潮水般涌入皇城内,心中却有些疑惑,他发现城外的李元吉始终按兵不动,并没有入城的打算。

    “这个李元吉不像是这么有头脑的人,他为什么按兵不动。”

    这时,一只信鸽飞上城墙,一名传令兵取下信笺,递到甄命苦手中。

    甄命苦看了信笺上的内容一眼,笑了起来。

    “这个李元吉倒是变聪明了。”

    一旁的尉迟敬德问:“怎么了?”

    甄命苦将信笺递给他,尉迟敬德接过一看,也笑了。

    “难怪暗卫军能闯出今天这名头,看来裴将军训练的这些哨探功不可没啊,李元吉这回的如意算盘可算打错了,殊不知自以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麻雀后面,还有猎人的猎枪在等着他。”

    甄命苦看了一眼这个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名将,想到后人将他神话成门神,守护家园,心中感慨不已,连他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也无法想象事发展到今天,历史依旧还是沿着原来的轨迹在运行,只是其中的因有却早已面目全非。

    “尉迟帮主,想不想立下大功,好为将来谋得一官半职?”

    尉迟敬德哈哈大笑,“正有此意。”

    “李元吉就交给你处置了,按之前的计划行事,太阳下山之前,带着李元吉的人头,到太极中会合。”

    尉迟敬德一把握住抢杆,走下城楼,骑了马,往皇城的西门赶去。

    甄命苦站在城楼望着远方好一会,听见远方传来一声尖啸,之前约定好的火箭信号已经发出,所有的部署都已经准备就绪,等待的就是李氏一家这条大鱼入网。

    “我也让你们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回过头朝边剩下的程咬金和秦叔宝两人,“柱子,叔宝,该我们登场了。”

    “等候多时!”

    ……

    李孝恭第一个率军攻进了皇城,一路畅通无阻,这让他感觉有些古怪。

    李世民用兵,最擅长的就是防守,他本以为就算能攻下城楼,己方的死伤也必定惨重,没想到却如此轻而易举。

    他隐约感觉这其中有些不妙,却又想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妙。

    大军一路经过长长的皇城街道,四周空无一人,连一个宫廷侍卫的影子都不见。

    “大军缓慢推进,小心埋伏!注意高处弓箭手,护卫王爷!”

    数十名亲兵将李孝恭团团围在中间,防止从暗处来的冷箭。

    从皇城大街到太极之间,还有近千米的距离。

    中间是一片宽阔达两个足球场大小的空地,每当有盛大的庆典,这里就会人山人海,载歌载舞,欢庆节曰。

    大军推进到此处时,李孝恭看见了一个傲然读力的影,一人一马,持刀站在几百米远外的广场正中间。

    孤一人,边没有任何侍卫。

    “李靖,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反贼,还不束手就擒!”

    李靖持刀而立,哈哈一笑,眼神如鹰一般锐利,盯着马背上的李孝恭,抬手就是一弩箭,直李孝恭头部。

    当——

    箭直接被李孝恭前卫兵铁盾给挡了下来,尽管如此,箭的余势却未消,弹开口直插入旁边一名卫兵的头颅,倒毙当场。

    李孝恭勃然大怒,喝道:“取李靖人头者,本王赏黄金千两!”

    一声令下,数百骑兵手执两米长的马槊朝李靖疾驰,马蹄声轰隆,光是这阵势,就能将挡在前面的人马给踏成泥。

    李靖突然一夹马肚,大喝一声,迎着这几百骑精卫,冲了上去……

    唐军中不少人都见识过李靖冲锋陷阵时的神勇,深知李靖的厉害,如今成了自己的敌人,光是一声大喝,就已经震住了不少人的心神。

    弩箭连珠般从李靖手中出,十几支弩箭例无虚发,中最前面的十几个骑兵,登时间人仰马翻,前面绊倒后面的,几十匹马失了前蹄,阵型不成阵型,推进的速度也登时减缓了不少。

    李靖骑马冲入阵型,如猛虎入羊群,挥动厚背大刀,当场将其中一人一马劈成两半。

    血腥惨烈的画面,一举让周围的战马惊嘶,前蹄高高立起,又掀翻了几十个。

    李靖大喝:“李孝恭,你不是自以为唐军中数你武艺最高吗,有蛋的别让你这些手下前来送死,你自己来与我决一死战!”

    “凭你一个草莽出的反贼,也配跟本王叫阵!”(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