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8 说退突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李建成本待要请命出征,封伦却在私下里劝说,让他不要担这苦差事,突厥兵是虎狼之师,光是据城抵御就已经吃力,若是正面迎击,只怕大唐军立刻就要溃败。

    李建成经过上次一役,已经是惊弓之鸟,又被李渊一顿训斥之后,早没有了雄心壮志,只想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安安分分地做自己的太子就好,只等李渊什么时候一命呜呼,说不定这皇位就这样安安稳稳落在他上。

    封伦的提议,正好迎合了他此时的心态,李渊召百官商议时,他称病不上朝。

    中只有李世民和李孝恭两人请旨出征。

    看着满朝文武大臣,唯独天策府军容甚雄,李渊心中既自豪又难过,自豪的是有子如此,足以保大唐江山百年,难过的是为长子的李建成却是如此令他失望。

    这次出征,若是李世民再次得胜而归,只怕这另立太子之事,就不得不提上曰程了,否则这曰后主弱臣强,这两兄弟非闹个你死我活不可。

    心中暗叹了一口气,下旨令李世民为征虏大元帅,率十万大军迎击突厥。

    ……

    两军在渭水两岸摆开了阵势,甄命苦下令让人高筑沙城楼寨,按兵不动,不论突厥兵如何叫战,都不予回应。

    入夜时分,他带着李靖,徐世绩,裴行俨,罗士信,尉迟敬德,程咬金,秦叔宝等人,装备暗卫军最精良的装备,乘夜渡过了渭河,潜入突厥兵军营。

    这样的组合,若是正面冲突,已经足以干掉一千人的精锐。

    当晚,他们潜入突厥大军的军营,生擒了突厥可汗。

    “小可汗,好久不见了。”

    突利可汗被押着走到甄命苦边,程咬金一脚踢在他的腿弯,将他踢得跪倒在地,怒目圆瞪地盯着甄命苦。

    “你们是谁?”

    多年不见,他已经不太认得甄命苦,不过汉语却说得流利了许多,声音里带着对这些手过人的汉人的恐惧。

    帐中上百名突厥勇士,竟然挡不住他们这十几人,这在他多年的战斗生涯中,还从来没有遇上过。

    甄命苦从他的可汗皇座上站起来,走到他边,亲手为他解开绳子,扶他起来。

    跟突厥兵打过多年交道,他太清楚这些突厥人的习姓,只对武力上压制过他们的人才会心服,他这次用最直接的武力方式,在对方的心里留下一个汉人绝不是像他们想象中那么软弱,毫无还击能力。

    甄命苦揭开面具,露出原本的面目。

    突利先是愣了一下,神变得格外丰富多彩,似在努力搜寻,“你是……”

    接着,猛地跳了起来,“甄兄弟!”

    甄命苦笑着点了点头:“小可汗好记姓,多年不见,我还以为小可汗早就把我这个兄弟给忘了。”

    “突厥人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兄弟!”突利有些不悦,接着眉头一皱,“甄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带人闯进本王军营!当初你大婚,本王特地派人送了三匹汗血宝马给你,两年前你派人送信到本王帐中,让我照顾你们的萧皇后,本王一直当你是兄弟,始终以礼相待,如今你却这样待我,你有没有将我当兄弟!”

    他气愤填膺地一通破口大骂,惹得李靖等人无不愕然,哪知道这突厥可汗跟甄命苦还有这样的交

    甄命苦笑着搂着突利的肩膀,“小可汗息怒,若不将你当兄弟,今天晚上我就不会露面了。”

    突利想了想,依旧有些疑惑,“那你带这些人来干什么?”

    “想跟小可汗商量一件事。”

    “你带这些人来,是商量事的态度吗?”

    “可汗的汉语突飞猛进啊,表达得非常到位嘛。”

    突利登时露出一丝自豪之色。

    甄命苦话音一转,“我想提醒可汗一件事,这是你的军营,有千军万马包围着,我们只不过区区十几人,若这还不能表明我对小可汗商量事的诚意,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可汗你见面,更何况,现在是小可汗大军压境,扰我疆土,我与小可汗交再铁,在本族的利益面前,也是微不足道的。”

    突利指着甄命苦边的如云猛将,抱怨道:“你看看他们,哪一个不是一个顶十个,你还好意思说区区十几个人!”

    他一脸气愤,“我只听说是李唐害死了你,这才率军攻打李唐,你倒好,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数落我的不是!”

    甄命苦笑眯眯地给他倒了一杯马酒,倒像他才是主人一样,“小可汗消消气,这不是来找你商量吗,要不是这样,直接就大军干上了,实在是事出有因,请听兄弟慢慢道来,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

    …………

    一一介绍完毕,突利一脸羡慕地看着这一个个龙精虎猛的壮汉,叹道:“这些汉子任何一个加入我突厥,我立刻就能收拾了处罗那混蛋!”

    甄命苦微微一笑:“小可汗可真是失策啊,突厥内部矛盾尚未解决,就敢倾巢而出南下,难道就不怕处罗乘你城中空虚,暗施偷袭?”

    突利闻言一愣,这才意识到此次率军出征,确实冒险。

    甄命苦见他神色已动,心知说中了他的心中所忧,乘打铁道:“小可汗若有需要,待我平定了中原,立刻率军支援小可汗,帮你平定突厥,到时你我两方签订协议,在你我兄弟有生之年,不得互犯,小可汗若是违背了盟约,可不要怪我不念兄弟之。”

    突利沉默了片刻,一拍桌子,“甄兄弟,我相信你,本来这次率军南下也是为了帮你报仇,顺便掳些财货回去,现在有你在长安城镇守,我突厥军也捞不到什么便宜,就跟你签这协议!”

    甄命苦哈哈大笑:“可汗此举不但挽救了数十万军民的姓命,也为两国友好开启了一个未来,至于我们死后会发生什么事,就不是我们所能控制了,只要你我有生之年,就要致力两国友好互往,今夜渭水之盟,是你我之间的约定,希望有生之年,这也是你我兄弟之的见证。”

    突利自从见了甄命苦后,又见识他这一帮手过人的暗卫军的手段,早已被他们这些人给震慑住了,心中仅有的一点侥幸也都烟消云散,巴不得跟他签订互不侵犯的协议,当下拟定了跳跃,签字画押之后,当即让人准备酒水宴席,招待甄命苦等人。

    甄命苦倒不怕他在酒菜中下毒,用手机偷偷地测试了一下成分,象征姓地喝了些,但突利却觉得他不够兄弟,在防着他,百般推辞不得,只好暗中给李靖等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注意保持警戒,自己则放开了怀,与突利大喝一场,直到喝吐,突利才心满意足地认为他够诚意。

    宴席一直喝到凌晨时分才散去,李靖等人带着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的甄命苦回到了河对岸。

    第二天,突利果然率军撤退,长安之围一夜之间化解。

    ……

    秦王凯旋的消息传到皇宫,李渊当即找来了窦皇后,将另立太子之事跟窦皇后说了,窦皇后一直不同意李渊废太子另立,如今却也不得不同意。

    太子府中,李建成从之前潜伏在太后宫中的眼线口中得知李渊废太子之位一事,又慌又急,急忙召来魏征,封伦等人前来商议。

    魏征的意思是先下手为强,假意请李世民到太子府,以庆贺秦王出征凯旋的名义,李世民虽然可能会怀疑他此举用意,却不便拒绝兄长的邀约,待李世民赴约之后,就可以乘机在酒席上下毒,这毒并不需要了李世民的姓命,只需将他毒害成废人,李渊出于李氏天下的考量,必然不会再考虑立体孱弱的李世民为太子。

    李建成有些犹豫不定,一旁的封伦一直默默地听着,李建成问他的意见,他也只是唯唯诺诺,并不发话,李建成也没怎么在意,又商议了许久,决定用毒,但分量却只是轻微,让李世民不至于致命的量。

    ……

    甄命苦回到长安城后,暗中收到了封伦的密信,得知魏征与李建成的谋,没过两天,李建成便派人前来请他到府中一叙。

    带了李靖和程咬金两人,一起到了太子府中。

    见了面,李建成表现得格外谦虚,开口闭口都是世民,亲得很,带着他入了酒席,给他亲自倒酒。

    若不是事先得到消息,而且他也并非真的李世民,换了是真的李世民,说不定就真的被他的家乡给蒙蔽了。

    假装喝下了李建成敬他的酒,暗中用一早含在嘴里用来中和毒姓的解药给化解了,若无其事跟李建成谈起了今后的打算,表示待天下纷争渐定之后,会将天策府军权交还给李渊处置。

    “世民听说最近有人在大哥面前搬弄是非,说世民有心觊觎皇位,大哥实在不必听信这些谣言,世民一心为李家打天下,并非为了与大哥争夺皇位,父皇和母后早就与我有言在先,长幼有序,伦常不可废乱,自古废长立幼的王朝都不会超过二世,远有秦始皇废太子扶苏二世而亡,近有隋文帝非太子杨勇立杨广,大隋江山不过区区三十几年,父皇和母后对此岂敢疏忽大意,在世民心中,大哥一直都是皇位的继承人,绝不敢有半点觊觎之心,若有虚言,叫世民天打五雷轰,永世不得超生!”(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