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4 顾此失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甄命苦登时被她给打愣了。

    “鹅鹅,是我啊……”

    张氏一动不动,只是看着他,默默流泪。

    甄命苦压抑着重见她的喜悦,“鹅鹅,真的是我,你相信我,我现在不方便撕下面具,时间不多,只能长话短说,千万不要做傻事,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是一个人,相公……”

    张氏又是一巴掌打了过来,将他的话给打断。

    她的这一巴掌打得很用力,甄命苦却一点也不觉得疼,她开始用手用力拍打他的膛,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转而呜呜大哭。

    “大混蛋,大混蛋,你还知道你是我相公吗?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他们欺负我的时候,我和宝宝需要你的时候,你去哪了,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又要出现,呜呜,你死了才好呢,你死了才好呢……”

    甄命苦忍不住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一向不错的口才现在却一句安慰和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只知道说“对不起,对不起”,泪流满面。

    她以为他死了,他也以为她死了,老天爷跟两个相的人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跟她说起他脑部受到撞击失去记忆的事,说起他当初亲眼看见她被炸死在她面前的事,而张氏却完全不知道曾经发生了这些事。

    如今她明白了,一切都是李渊设下的局,是李渊在王世充派人来抓她的时候,及时出现,救下了她,还将她带到了长安,跟她撒谎说会告诉甄命苦,哪知道在长安的她,一直都没有等到甄命苦来找她,反而却等来了他的死讯。

    这时,门外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他急忙放开了她,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低声道:“好鹅鹅,相公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有好多事想跟你一起做,从今以后,不管发生事,相公都不会再松开你的手,不会再让你孤独害怕,相信我最后这一次好吗?”

    张氏呆呆地看着他,终于微微点了点头。

    她乖巧的模样,让甄命苦忍不住低头亲了她红艳的粉唇一下,几乎不想跟她分开,好不容易用钢铁的意志放开了她,叮嘱道:“他们就快到了,我现在是李世民,你是张贵妃,还记得我们以前演过的戏吗?别让他们起怀疑。”

    张氏瞄了他唇上的红胭脂,嘴角微微翘起,伸手帮他擦去,李渊若看见他这副模样,不起疑才怪。

    “相公,你不要丢下我。”

    甄命苦见她一副生怕他不再回来的紧张模样,心都醉了,“我怎么舍得,这辈子都不愿再跟你分开,今天晚上,你的窗户别关,相公来找你。”

    张氏点了点头,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恢复了平常时冷淡模样,只有两只芊芊小手紧紧抓着衣角,激动地微微颤抖。

    甄命苦暗自赞叹,看来这两年忍辱负重的刺客生涯,让她的演技rì益jīng湛,急忙整理了一下衣衫仪容,转走到房门口,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

    李渊从门外走进来,走到张氏边,“妃受惊了,可有受伤?”

    “多谢皇上关心,我没什么大碍,多亏有秦王贴护卫。”

    李渊欢喜道:“幸亏妃没事,否则就算杀尽这些胆大妄为的刺客也难消朕心头只恨,世民,这次你立下大功,朕一定会好好地赏你,对了,你是怎么发现大里混进了刺客的?”

    甄命苦随口编了谎言蒙混过去,又找了个借口,说张氏中了毒,怕是要找医生静观一段时间,最好不要过分劳累,李渊闻言急忙让人找来御医,给张氏把脉问诊,张氏也装着头疼的模样,让御医也一时束手无策,她心中却暗自好笑。

    知道甄命苦还活着,她已不再是那个一心为夫报仇,不惜以命相拼的女子。

    李渊本想在这样的rì子一亲芳泽,没想到却遇上这样的事,等了她两年,早已有些迫不及待的他,得知她体不舒服,也只好作罢,甄命苦离开后不久,他也起告辞,走时还说要找天下最好的大夫来给她看诊。

    张氏起谢了圣恩,让李渊感觉有些奇怪,张氏还是第一次对他如此和颜悦sè,让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心中暗想也许是那天的摊牌让她想清楚了,下定了决心做他的贵妃,也就没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笑着离开了。

    ……

    回到天策府,甄命苦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凌霜的房间。

    “霜儿!”

    他大喊了一声,正要告诉她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却发现房间里空空如也,凌霜不在房间,房间的桌上,放着一封信封。

    重遇张氏的狂喜一下子变成了不祥的预感。

    他冲到桌子旁,打开信封。这是一封凌霜的告别信,上面写着:“甄命苦,我把她还给你了,你现在知道我没害死她了吧?其实当初我也不知道她是被我父皇掳走的,是你冤枉我不让我有辩解的机会,还对我做出那么可恶的事,你知道我当时真的恨不得就这样杀了你,然后再自杀吗?”

    “你家鹅鹅找到了,我也该离开了,你不要来找我,不要说你两个都要,我只要一个完整的你,一半我都不要,更何况只是三分之一,你左拥右抱就够了,多我一个你也抱不过来。”

    “我知道你家鹅鹅是你的心肝宝贝,谁也取代不了,我在你心里一定没有她重要,我们没成亲,所以你也不必自责,如果有一天,我想你了,也许会回来找你,你别以为自己很有魅力,别人离开你就活不了似的……”

    “临走之前告诉你一件事,福临其实是李建成杀死的,她被王玄应抓走后,无意中在王世充府中听到李建成和王玄应要联手对付你的秘密谈话,拼死逃脱想要通知你提防,结果被李建成追上,亲手杀了她。”

    “我知道他们是斗不过你的,他们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要报仇,就找李建成吧,我父皇和世民哥,你若能大发慈悲放过,就饶他们一命,他们跟你并没有非死不可的仇怨。”

    “我走了,我不想看见你跟养育我的父皇互相残杀,我不想你放下,却也不愿眼睁睁看着李家败亡,就当我软弱吧,我知道你对我的一些想法很不以为然,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求你一件事,请不要因为我迁怒其他无关的人,若有一天,你成为了万人之上的至尊,不要忘了你跟我说过的美好未来,还有天下的百姓……不说了,免得你又取笑,再见了,我的人,我从来没有承认过的相公,幸福的时候,别忘了还有一个你的女人在远方思念你……”

    甄命苦一把将信封揉成一团,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自言自语道:“想就这样离开我,哪有这么容易,我管你要一个还是三分之一,哪怕天崩地裂,你这个人我是要定了……怪我没告诉你甄家家规第二条,绝不容许离家出走,违者痛打股三十大巴掌!”

    ……

    入夜时分,张贵妃的宫中灯火陆续熄灭了,宫女们也都睡下,只剩下张贵妃的房间里亮着一盏油灯。

    张氏坐在书桌旁,手里拿着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翻着,每当窗外有风吹草动,她都会一脸紧张地抬起头看看窗外。

    书桌上的油灯显得有些昏暗。

    这两年来她习惯了不用任何能让她想起他的东西,油灯取代了甄命苦研制的太阳能灯,她也不愿听到任何有关他的消息,与世隔绝,只为了不至于让自己因为过度思念而坚持不住,在为他报仇以前,她不容许自己软弱。

    如今他突然死而复生,出现在她面前,反而让她不知道这两年来艰苦练习剑法,拼命锻炼体,不惜几次冒生命危险潜入齐王府和太子府探查刺杀,到底是为了什么,他死而复活,仿佛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变成了白费。

    她合上书本,走到窗户边,准备关上窗户。

    过了今天子夜,他再不出现,她不会再让他进她的房间。

    就在她即将关上窗户时,两只手悄悄地从她背后搂住了她的腰

    张氏浑一颤,关窗的手凝滞在空中。

    后的气息让她忍不住地流下泪来,抓起他一只手,狠狠地咬了下去。

    甄命苦紧紧将她搂在怀中,全然不顾手掌上传来的疼痛,亲吻着她天鹅般优美洁白的玉颈,一路向上,轻吻住她jīng致的耳垂。

    张氏躯轻颤,终于松开了他的手掌,甄命苦乘机将她扭过子,吻住她的唇,同时不忘将窗户关上。

    接着,一把将她抱起,迫不及待地朝她的边走去。

    ……

    一件件地褪去她上衣服,露出她洁白如玉的躯,两年的刺客生涯,她的材锻炼地越发婀娜紧实,小腹平坦光滑,小腹两旁的肌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如瓷器的曲线一般。

    他迫不及待地亲吻,从小腹一直到了她的jīng致如玉的巧足。

    在他灼的目光中,张氏羞不已,却始终不愿离开他的脸庞一秒。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