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 真正的潜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当初李元吉丢下晋阳,独自一人率军出逃之事,已经让朝中群臣为之暗怒,奈何他是四皇子,李渊也就是说了他几句,给了他一个不痒不痛的小小惩戒,打了几大板,半年不到就已官复原职。

    事已经过去很久,李元吉却对此事一直念念不忘,总希望有一朝一rì能够有机会将功赎罪,如今摆在他面前有个这么好的机会,既不用领兵出征,又不用冒生命危险,只是威风八面去招降,既能立功,又可以离开长安,没有人管束,何乐而不为。

    如果李渊是一个公私分明的皇帝,他一定不会让李元吉担负这看似轻松的任务,可惜他不是,护犊私心让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帮李元吉洗脱纨绔子弟,庸碌无能的臭名,也洗脱他教子无方的嫌疑。

    又或者他足够睿智,就算觉得派李元吉去做招降使无妨,他也应该再派一个行事谨慎,深思熟虑的谋臣跟随一起前往,在李元吉边提点,只可惜他也没有足够的睿智,他派了自己的亲信跟着前往,一个也是从小跟他一起吃喝玩乐到大,为他出谋划策找姑娘的铁哥们裴寂。

    裴寂如今已是位极人臣,又是他最信任的心腹,只是功勋不足以服众,为了让裴寂立功,刘武周攻晋阳时,他派裴寂率五万jīng兵出征,结果被刘武周打了全军覆灭;接着吕崇茂叛乱,他命裴矩率三万jīng兵出征,结果裴寂不但闹了个灰头土脸逃回来,连他的堂弟李孝基也都殒命夏县,此事闹得他脸面无光,恼羞成怒下,才不惜下屠夏县的命令,此事之后,他也暗自担心以后再没有机会让裴寂将功赎罪,让他也跟着背负一个用人不善的骂名,所以想方设法要改变裴寂在朝臣中的形象。

    这次不是率军打仗,而是跟人谈判,想必裴寂不至于连这种事都办不好,于是派了他和李元吉一起作为招降谈判使,前往洛阳,迎接江淮王入长安。

    ……

    “哥,你到底怎么样嘛,你是要帮你妹夫,还是要帮一个跟你没亲没故的人?我可是你亲妹妹啊,这个是你的外甥女,这肚子里的是你的小外甥,你帮李家,就是要你的外甥死啊……”

    长孙辅机一脸愁容,在江都宫中住了几rì,他每天都要承受长孙贝儿在他耳边狂轰乱炸。

    “你别说得这么严重好不好。”

    “这还算轻的,你知道李家父子对我相公做了什么吗?他们设计陷害我相公,离间我相公跟阿侗的感,暗中助王世充,害死阿侗,抢走了张姐姐……”

    长孙贝儿越说越气愤,突然停了下来,盯着他,问:“你是不是都知道?你还参与了陷害我相公的事是不是?”

    长孙辅机叫屈道:“天地良心,我再混蛋,也不可能伙同别人陷害自己妹夫啊,我是真不知道,秦王为了避嫌,攻打洛阳,我由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参与,一直在益州平乱……”

    “你要是说谎,被我知道,我就不认你这个哥哥了。”

    “我发誓!”

    长孙贝儿这才作罢,又问:“那你到底帮不帮我。”

    长孙辅机苦着脸,无奈道:“帮,我帮还不行吗?”

    长孙贝儿抱着甄鹅,让甄鹅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快谢谢舅舅,舅舅不再处心积虑,冷血无要害我们家鹅鹅喽……”

    “喂,怎么说话呐,我什么时候处心积虑要害她了!别乱用词汇,教坏小孩子!……小宝贝,舅舅可从来没有要害你爹,更不会害你,别听你妈乱说。”

    长孙贝儿笑着说:“那吃这顿饭你就去洛阳吧,千万别让相公露了马脚,这可是事关天下苍生的大事。”

    “你这是在赶我走吗?……哎,女生外向,亲哥哥不如哥哥,罢了罢了,吃完午饭我就走行了吧……对了,秦王现在被囚在江都城,我希望你能关照一下,他毕竟是我多年的朋友。”

    “你放心吧,我相公从来不会虐待俘虏的,最多只是将他监视起来,不过他要是想逃走,我可就不敢保证啦。”

    长孙辅机叹了一口气,心知这已经是甄命苦最大的让步了,甄命苦曾经说过不会让李家父子死得这么容易,他要让他们活着,尝尽老百姓的疾苦,以甄命苦的xìng子,相信会说到做到。

    ……

    在长孙贝儿给的鸾凤金玉令牌帮助下,长孙辅机连rì快马加鞭,一路畅通无阻,由各地的驿站派出的舒适越野车,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赶到了洛阳城。

    入了城,直奔洛阳宫,跟门卫通报了姓名,不一会,便出来几个侍卫将他迎入宫中。

    看着坐在上首的“李世民”,连为至交好友的长孙辅机,也忍不住一阵惊叹,这装扮得未免也太像了,除了体比李世民健壮许多之外,高,面容,举止,惟妙惟肖。

    体型的问题很好解决,只要穿些宽松的衣服就能遮掩。

    只是这冒牌“李世民”一开口,他便发觉出了破绽,甄命苦的声音和说话方式太不像李世民了,若不是边都是跟他串通好的人,那些熟悉李世民的人一听就能听出来。

    甄命苦见他出现在洛阳城,并不怎么吃惊,因为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当舅舅的看见自己可的小外甥女后,还能狠着心肠帮敌人对付妹夫的。

    他也没多询问,笑着站起,走下台阶,走到长孙辅机面前,说:“大舅哥,你来得正好,我正发愁怎么将我的声音调整一下,却不知道李世民是怎么发声的,明天唐军的谈判使者就到了,若是凌霜听见我这声音,一定会认出来的。”

    长孙辅机还以为他跟长孙贝儿早就商量好了,哪知道甄命苦只是在一瞬间猜到他的来意,否则非惊得下巴掉到地上,被他一声“大舅哥”给叫得浑舒坦,对他早没有了芥蒂。

    他看着他,一脸惊讶道:“怎么调整?莫非你会三小姐一样的口技?”

    甄命苦神秘一笑,从手中取出一个从手机上拆下来的小物件,贴在自己的脖子上,在手腕上的手机屏幕cāo作了一下,调整了一下震动反馈频率,朝长孙辅机说道:“你觉得如何?”

    长孙辅机嘴登时张得老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再说一句?”

    “我是贝儿,你不认得我啦?”

    长孙辅机这回确定了,从甄命苦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正是长孙贝儿的声音。

    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他根本无从猜测甄命苦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只知道这跟他手腕上那块会发出彩sè光芒的小物件有关。

    甄命苦也不解释,又在手腕上cāo作了一下,将震动的频率稍微调低了一些,咳嗽了几声:“辅机,本王的声音你总该听得出来吧?”

    长孙辅机这时已经回过神,没有之前的震撼,皱眉说:“虽然很像,可是声音还是太低沉了一些,稍微再高一点,也没那么浑厚……”

    甄命苦又低头在手腕上调整了一下,“这样会不会好点?我给你做个示范,这是丹田发声,啊啊啊……这是喉咙靠前,口腔共鸣的声音,啊啊啊……这是加重点鼻腔,啊啊啊……”

    “中间一点,再靠后一点……”

    ……

    “他有三个妃子,五个妾室,育有四子五女……”

    “他平时喜欢骑马shè箭,所用的弓弩在三石到五石之间,喜欢跟人比试箭法……”

    “他还暗中跟李元吉的妃子杨珪媚来往……李家有很多小秘密,你不可不知,否则很容易就露出马脚……”

    “窦皇后这人比较传统,一直坚持长幼有序,皇位嫡传的观念,虽然比起李建成来,她更喜欢李世民多一些,但却依旧坚持让李渊立李建成为太子,不过她对李元吉又是另一种冷淡和厌恶的态度,却不容许别人轻辱他,这个女人很难琢磨,李世民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每次回到长安,第一时间就会前往宫中拜见她,为她带上各地搜罗来的珍奇古玩,同时在窦皇后面前对他大哥极致推崇,表面上非常敬重,绝不逾越本分,所以深得窦皇后欢心……”

    “若要装扮得像,首先要瞒过的是李世民那些女人,因为体是骗不了人的,所以你要尽量避免接触他的那些妃子……”

    “李渊倒是好过关,少说多听多认同,李世民从来不会在李渊面前提出反对的意见,最多只是在执行的时候稍微改变一下策略,只要达到李渊的预期,至于具体是怎么实施,李渊也不会多加过问……”

    “窦皇后面前,千万不要提起三公主,三公主是窦皇后的死,切记……”

    长孙辅机将装扮李世民的要点一一提醒,甄命苦听得暗自冒冷汗,若不是长孙辅机及时赶到,他很可能第一句话就露了马脚。

    矫正了半天,甄命苦渐渐地掌握了诀窍。

    这时,长孙辅机说得口都干了,稍微休息了一下,指着一旁假扮成甄命苦的人,问:“这位是?”(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