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 严刑逼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最后,他终于确定她上没有藏任何危险物品,这才放下心来,却不敢有丝毫地放松,这个女人就算赤手空拳,也是一个令人恐惧的高手,他可不想因为贪恋她的美sè,栽在她的手里,成了笑柄。

    她的膝盖朝他胯部击来,甄命苦急忙用双腿夹住。

    他见她是真的生气了,笑着道歉说:“对不起,在我心里,你是一朵带刺的牡丹,独一无二,我喜欢你带刺的样子,却不敢不防,上次你不辞而别,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他亲吻她紧抿的红唇,好不容易撬开她的牙关,品尝她甜美的**,一边悄悄地褪下了她的小亵裤。

    凌霜微微喘息着,拍打他的肩膀,就在他驾轻就熟地进入的一瞬间,她轻轻咬了他舌尖一下,咬破了一点点皮。

    甄命苦啊地一声松开了她,却没有在意,在她嗔恼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了”的责怪声中,迫不及待地将她一条柔软的美腿高高举过头顶,架在他的肩上,将她紧紧压在墙上,深深地入,伴随着凌霜嗯嘤一声,疯狂地动作起来。

    凌霜被动地承受着他狂风暴雨般的袭击,被他强迫着摆出他想要的姿势,最后躺倒在浴室里,被他抓着两只小脚,亲吻着她嫩粉红的足底……

    她始终跟他四目相对,紧抿红唇,鼻喉间却发出让他越发疯狂轻声**,终于发出一声低吼,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浑紧绷,几乎要将她的细腰给箍断了。

    许久,才安静下来,他搂着她躺倒在浴室里,任由水淋在两人上,两人始终保持着最亲密的状态,搂着她,仿佛这世界上一切事都变得不重要了。

    也不知是为什么,他感觉自己体有些发虚,有些疲劳,虽然男人事后都会有这种疲惫感,但以他的体素质,就算一夜六次,只要他坚持,也不至于像这样,这只不过才一次而已。

    凌霜轻轻地在他怀里喘息,轻声说:“甄命苦,你累了吗?”

    甄命苦感觉头脑有些发胀发晕,暗自奇怪,强撑着jīng神说:“你都还没累,我怎么能喊累,待为夫休息片刻,再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凌霜从他怀里撑起子,跨坐在他腰间,手轻轻地按在他膛上,脸上带着尚未消退的红cháo,盯着他说:“可我怎么觉得你不行了呢?”

    甄命苦眼皮开始打架,嘴里强撑着:“没这种事,为夫强力壮,区区一次而已,怎么能……咦,奇怪?”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盯着她红润**的红唇:“你嘴里藏有……”,还没说完,眼皮终于撑不开,昏迷了过去。

    凌霜脸上的神变得有些愧疚,又有些羞涩,自言自语道:“让你欺负我!”

    她轻轻地从他上站起来,凌霜起穿上依旧挂在腿上的小亵裤,整理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将嘴里一颗尚未溶解完的小药丸吐进了浴室下水道里,将昏迷在浴室里的他拖出浴室外,免得他被水呛死。

    “重得跟猪一样,吃那么多干什么?”

    她偷偷看了他健壮得像头牛的体一眼,脸上有些发烫,别开眼神,站起来,走到他衣柜旁,打开衣柜找了几件衣服,给他穿上,自己也换上了一他的衣服,给他戴上他平时的面具,装扮成陌生人,再找了一个帽子,周围蒙上一层纱,对着衣柜里的正衣镜,穿戴起来,他的衣服对她显然太大了一些,让她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幸好她早想好了办法。

    ……

    几个卫兵有些奇怪地看着一个浑是血的刺客躺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旁边是满是血迹的凶器。

    房间的幔里,传来一声咳嗽,正是甄命苦的声音:“此人胆敢在本王行乐之时行刺本王,给本王带下去,扔出城外的林中喂食野狼!”

    几个卫兵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怎么会有刺客潜进来,而房间里根本没有传出打斗声。

    接着幔里传来一个女子**柔腻的声音:“大王,你快让他们抬出去呀,人家害怕。”

    “美人莫要惊慌,有本王在这,没有人能伤害你。”

    “江淮王”一番安慰美人之后,对门口的卫兵喝道:“还不照办!本王要亲眼看他葬城外的狼腹!”

    卫兵应了一声“是”,虽然有些不太明白江淮王的用意,却不敢违抗命令,急忙走到那刺客边,将他抬了起来,抬出府外,找了一辆马车,将刺客的“尸”运往城外。

    他们前脚刚离开,凌霜便从幔里钻出来,脸上闪过一丝有趣之sè,她的手里,拿着那台超世代手机,屏幕上刚刚关闭的,正是里面的一个小小的变声软件,通过调节声音频率,来模仿任何一个说话的声音。

    这个软件的用法,还是两年前甄命苦亲自教她使用的,此时已被当成刺客像猪一样抬出的甄命苦若知道,只怕会后悔得肠子都乌青。

    ……

    当他醒过来时,发觉自己已经在大牢里,手脚都被铁链给绑着,像耶稣一样绑在一个十字木架上。

    坐在他面前的是,正是与他有过最亲密关系的美人,此时手执鞭子,脸sè含霜。

    她淡淡地问:“你打过我几次**?”

    甄命苦这时脑子还有些迷糊,开始还有些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当发现自己全上下都被绑起来,眼中露出一丝恍然之sè,满脸赔笑道:“霜儿,别开玩笑,夫妻之间打是骂是,哪能当得真呢?对了,我怎么会在这里的?我睡着了吗?对不起,惹你生气了吧,你放我下来,这次我一定好好表现,让你满意。”

    凌霜见他醒来就满口混账话,脸红了一红,鞭子啪地一声抽了过来,鞭子直接抽上**的声音,那火辣辣的疼痛,让甄命苦这才意识到自己上没有穿任何衣物。

    他夸张地嚎叫起来。

    凌霜喝一声:“给我闭嘴!我都还没用力!”

    “啊?还没用力?我还以为自己皮变厚了呢……”甄命苦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好霜儿,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我给你斟茶赔礼道歉,你要我下跪也行啊,搓衣板,钉,榴莲什么的都可以,就是别用鞭子,我这**还要出去见妞的,被妞看见上有皮鞭印,还以为我被虐狂呢,容易起误会……”

    凌霜想笑却又不想让他这么得意,寒着脸,喝道:“我问你,你投不投降!”

    “我不是早就对你缴械投降了吗?那天晚上我还投降了三次呢……”

    凌霜脸红了红,声音却很冷淡:“我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你的江淮军!”

    甄命苦嬉皮笑脸:“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那我就打到你求饶为止!”

    “你太小看我了,你只能让我爽到投降,却不能让我痛到求饶,你相公我从来只吃软不吃硬!”

    凌霜知他说的不假,他要是个这么容易屈服认输的人,他也活不到今天。

    她一咬牙,恨声道:“你对我做过的恶事,我今天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怎么讨?我捅了你,难道你也要捅我吗?你拿什么捅?哈哈哈……”

    甄命苦大笑,当他看见凌霜拿出一根蘸满了辣椒酱的茄子时,他登时笑不出来了。

    没一会,牢房里传来他大声的叫嚷:“霜儿,大力点,再大力点,别跟个娘们似的,为夫顶得住,嘶,啊!爽,太爽了,霜儿,你真是为夫的好宝贝,为夫死你啦……”

    一个时辰后,凌霜从牢房里走出来,一张俏脸涨得如同天边的朝霞一样,轻呸了一声,转就走。

    ……

    第二天,凌霜再次来到关押他的牢房里,上穿着唐军将帅的盔甲,英姿飒爽。

    “甄命苦,我已经给历阳城送信了,说你在我的手里,让他们立刻开城投降。”

    甄命苦一晚上没睡,那被辣椒水洗礼过的地方,火辣辣地疼,看来她真的是个非常记仇的女人,他只不过扇了她的翘**几巴掌而已,而且只是轻轻用力,她却还了他几十鞭子,让他想起了当初曾经也有个女人这么报复过他,只是凌霜更彻底一些。

    有了后庭开遍辣椒花的抵抗力,凌霜的鞭抽也就变得小儿科起来,她根本不是个会用刑女人,她没这经验。

    他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作死的笑容:“来,给为夫做个早晨口活,为夫也许一高兴,会答应你的招降请求。”

    凌霜眼神无意中瞄见了他某处战意昂然的玩意,急忙别开脸,红着脸低喝一声:“下流胚子!”

    “这怎么能是下流!是你把人家脱光好吧,是不是为夫的肌让你着迷了?你想要看,一句话的事,为夫大大方方地脱给你看,何必用这种手段?像你这种明明想要为夫疼,却装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自恃清高的女人,才是真正的虚伪,还不快点过来侍候为夫,小心为夫休了你!”(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