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6 不是个轻言放弃的女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凌霜从帐营外走进来,冷冷地看了柴绍一眼,把柴绍盯得浑不自在,“柴将军,从今天开始,军中一切事务不用你指挥!”

    说完,环视了周围的唐军诸将,下了撤军回防的命令。

    柴绍本来还在为她回到营中感到高兴,却见她这么不给他留面,不忍心这几天的攻打功亏一篑,怒道:“凌霜,你这是在做什么!历阳城明天就能攻下,你现在下这个命令,不是明摆着扰乱军心,降我士气吗!”

    “柴将军,别忘了我才是行军总管,你若有什么不满,尽可向皇上禀报,否则我一rì为统领,我做的决定,就算你不同意,也必须执行,你刚才不就是这样对林将军说的吗?”

    柴绍一时语噎,营帐中其他将领全都憋着笑,压抑着几乎要哈哈大笑的冲动,看着柴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论威望,柴绍虽然也有一些,论职位,他也是为监军,可比起凌霜来,实在不算什么。

    更何况,李家三小姐从来没有打过败仗,她的每一句话对唐军的将士,都能像一剂兴奋剂一样激励唐军将士信心百倍。

    柴绍气得直发抖,狠狠地瞪着凌霜一会,他这回是真的对她死心了,他感觉到这次的凌霜回来之后,对他好像没有了任何包袱,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部下,一个完全不相干的男人,一直以来,他都是一厢愿地要娶她,她从来也没有给过他一次好脸sè,甚至连笑容都很少看见。

    他连连冷笑:“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收服甄命苦,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跟甄命苦的事,我一定会亲自禀告皇上,你如果想要对他留,就算你是大唐的公主,也难逃通敌卖国的罪名,更何况,哼,你只是一个养女……”

    凌霜脸寒了下来,“你说够了吗?说够了就请吧。”

    柴绍发疯似地咆哮:“我还没说完呢!告诉你凌霜,从今天开始,我跟你解除婚约,是我柴绍看不上你,你不过就是被人穿过的烂鞋,我堂堂书香世家公子,京城多少世家小姐慕我,我会怕找不到女人?你好自为之吧,我倒要看看,你跟他会有什么好下场!”

    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忿忿出了营帐。

    ……

    夜深了,凌霜始终没有睡意,坐在帅帐里望着手中的那半台超世代手机发着呆。

    自从以为甄命苦死后,她再也没有开过机,只是随时都会将它带在上。

    帐中的女侍都被她打发去睡觉了,营帐外头只有十几个巡逻的卫兵在守卫。

    她轻轻地按下手机的开机按钮,屏幕亮了一下,桌面闪过熟悉的画面,是一张甄命苦搂着长孙贝儿和张氏坐在家里后院的小花园山丘上,仰望着璀璨星空的画面。

    她又想起了他失忆之前,对她恨得入骨,还将所有跟她有关的照片都从手机上删除的事,心中一阵莫名的疼痛。

    他若恢复了记忆,是不是还是会恨屋及乌。

    她点开了相册,点开了一张他的照片,是张氏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拍下他流口水打呼的傻样。

    看了好一会,才点开另一个短信程序,写起短信来,涂涂改改,一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才将一句“甄命苦,我该拿你怎么办”发了出去。

    ……

    甄命苦此时正在城楼上,看着远处唐军大营,城楼上的哨探也都被他打发去睡了,只留下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盯夜哨。

    手腕上的手机突然一阵震动,让他浑一震,急忙抬起手来,点开一看,陷入了呆滞中。

    一句如此简单的话,却包含了太多无奈,纠结和挣扎。

    他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是李渊的义女,而李家父子又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她偏偏对他这个敌对的男人动了,被夹在中间的她又该如何抉择?

    甄命苦拨通了她的电话。

    “回到营中了?”

    电话那端的凌霜嗯了一声,沉默了许久,突然说:“甄命苦,你投降吧,你没有胜算的。”

    甄命苦一笑:“还没打就认输,我这个江淮王未免太窝囊了,怎么跟我部下交代?””

    凌霜苦恼道:“你一定要跟我作对吗?”

    “我不是跟你作对,而是根本没有投降的可能,除非你爹把我死去的妻子复活,抛开这个不说,就算我投降,他也不可能放过我。”

    “不会的,父皇他不是这样的人,他……”

    凌霜想要替李渊辩解,却突然有些犹豫。

    甄命苦等了一会,迟迟不见她说话,还以为她在搜寻替李渊辩解的词,叹了一口气:“要怪就怪老天爷让我们处在对立的立场里,我不可能忘记我妻子被李家父子设计陷害而死这事,不想跟我在战场上见面,你退兵吧,言尽于此,我不会手下留,你也不必……

    手机那端沉默着。

    “就这样吧,希望下次见到你,不是在战场上。”

    ……

    手机挂断了,凌霜愣坐着,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报!八百里急件。”门口传来一声通报。

    凌霜回过神来,“传进来!”

    撕开漆封的信笺,凌霜脸sè变得有些放松,信上是李渊的亲笔书:“山东齐州刘黑闼起兵作反,自立为汉东王,集合窦建德十几个旧部,招募兵丁十万,重新攻占了山东一带,江淮暂时放下,率大军回防洛阳!”

    凌霜放下信笺,走出帐外,向一名侍卫下令说:“召林将军,尉迟将军,马将军,高将军到帐中议事!”

    “是!”

    ……

    历阳城的城楼上,守军哨探看着对面空的唐军阵营,发出一声震天的欢呼,城中军民无不激动得泪流满面。

    “唐军退了!唐军退了!”小孩大街小巷奔走相告。

    李大亮派人出城追踪李唐军撤退的痕迹,本想要乘机派兵追击,却发现对方撤退的车轨步伐井井有条,进退有度,根本不是仓皇逃跑,回到历阳城中回报甄命苦,当时甄命苦还在上酣睡,得知唐军撤退之后,他也没什么意外,只说了一句:“不要放松jǐng惕,她不是一个轻易就会放弃的人。”

    李大亮不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谁,也没多问,等他离开之后,甄命苦起呆坐了一会,回想起昨天晚上在城楼上看见唐军撤退时的形。

    当时他若亲自率军出击,说不定能重创唐军阵营,只是他却犹豫不决,错失了时机,眼睁睁看着凌霜率军离去,也不知为什么,他也为此大松了一口气。

    起梳洗,进了浴室中,关上门,挤了牙膏,盛了漱口水,刷起牙来,当他抬起头来,看着墙壁上的镜子,看见镜子中现出的另一个黑衣蒙面的影,不知什么时候潜入他房间的浴室里,眼中带着妩媚的笑意,盯看着他。

    甄命苦吓了一跳,不过很快这惊吓便成了惊喜,蒙面人的眉眼,明明就是已经率军撤退的凌霜,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笑了起来,将口中的牙膏泡沫漱洗干净,用毛巾擦干净嘴角,回过头问:“你怎么又来了?”

    凌霜解下脸上的黑丝巾,有些扫兴道:“一点都不好玩,你怎么不吓得叫起来?”

    甄命苦笑说:“你的样子早就刻在我脑海里了,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你,你还没可怕到让男人吓得尖叫。”

    “你就这么喜欢我?”

    甄命苦没回答,盯着她问:“想清楚了?”

    凌霜点了点头。

    甄命苦压抑着心中的激动,“你确定你不会因为你爹和你哥被杀而后悔?”

    凌霜咬着牙,嗯了一声,抬起头勇敢地看着他:“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甄命苦走到她边,将她进浴室的角落里,低头寻上她嫩的红唇,狠狠地吻着,一只手抚上她高耸起伏的酥,粗暴用力地捏揉,另一只手拧开了浴室的水龙头。

    水很快将两人上衣服打湿了。

    薄薄的黑丝衣服贴在凌霜那曼妙人的躯体上,刺激着甄命苦视觉,他sè急地悉悉索索地脱去自己上的衣服,露出一jīng壮满是疤痕的肌

    凌霜的小手在他上轻轻地摸索,他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松开了她的唇,低头打量着她的两只手。

    她的手中并没有任何东西,让他松了一口气。

    凌霜看出他的举动,既想要她,又防着她,一声冷笑:“大王可真是生xìng多疑,要不要把我的衣服也脱光了给你检查过啊?”

    甄命苦嘿嘿一笑:“李家三小姐足智多谋,名闻天下,本王怎么可能不防,检查是一定要检查的,不过衣服可以不用脱光,你穿着衣服的样子一样迷人。”

    凌霜气得想要推开他,却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

    “都已经到了这里,还想跑吗?”

    “我才不要跟一个口是心非,表里不一的人做这种事,放开我!我可要打人啦!”

    甄命苦嬉皮笑脸地搂着她,手依然不忘从她的美腿,翘,一路向上,最后停留在她傲的丰满上,不释手地揉出各种形状,以搜之名,行轻薄之实。(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