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2 昔日姐妹如今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凌霜神色变得有些黯然,轻声道:“阿侗和你,都是我最珍视的人,我真的不希望我们最后闹得反目成仇。.”

    “现在的决定权在你们李家而不在阿侗,阿侗如今四面楚歌,连他最相信的甄将军都被你拉拢,替你游说,他边现在只有王世充,元文都之流,没了甄将军,阿侗就失去了助臂,任人宰割,这不正是你们李家所乐见的吗?”

    凌霜沉默了片刻,有些言又止的模样,最后化作一声叹息:“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想要跟你争论什么的,我只是想知道阿侗怎么会知道甄命苦跟李家之间有关系,消息是从何而来?”

    “在我面前还需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虽然想让他说服你跟阿侗,但不是现在,时机尚未成熟,而且也不是以这种愚蠢的方式,我只想知道阿侗是如何得知他投靠了李家的?”

    福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确定她并没有伪装后,才说:“王世充交给阿侗一封从你们李家的人手里截获的信笺,上面是一个叫魏征的人向甄将军汇报关于荥阳和仓城军备的事宜,魏征表面上是瓦岗军降将,实际上,他是你们李家派去镇守荥阳的智囊,王世充掌握了荥阳的全部报,你这个三小姐一向以善于刺探敌军报著称,百密一疏,却连自己军中出了歼细都疏于防范。”

    凌霜听到这时,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很快恢复了正常,话音一转,开口道:“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来跟你谈一个你感兴趣的交易。”

    福临打断她说:“自从李家立国称帝,一心要谋取洛阳,我跟你之间就已经不可能有交易。”

    凌霜微微一笑,话说开了,她反而轻松了不少,不再有之前的那么多顾虑:“我向你提出的,是一个你不太可能拒绝的交易。”

    福临叹了一口气:“你走吧,别让本宫对你的最后的一点感念都消磨了。”

    凌霜恍若不闻,“这个交易就是让你成为甄命苦堂堂正正的妻子。”

    福临微微一愣。

    “你也许还不知道,甄命苦与我和他的两个妻子签下了协议,此生除了我们三个人,再不会娶第四个女人,我知道你对他的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但是他一直在躲着你,这我也知道,你可以想想,如果你跟阿侗两人愿意放弃洛阳,放弃帝位,我们一起结成同盟,对抗王世充,之后,你跟阿侗不但可以获得用之不尽的财富,你也可以跟着甄命苦一起远走高飞,不再被困在这个如鸟笼一样洛阳宫,没有了公主这层份的束缚,你就能自由自在地跟着你的心上人遨游四海……”

    福临打断她:“在你眼里,他只是你的一个棋子吗?”

    凌霜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复杂的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笑了笑:“为了大唐的天下,为了天下百姓的福祉,任何个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包括我自己在内。”

    “你知道他对你的感吗?如果他知道你只是在愚弄他,利用他达成你不可告人的目的,你觉得他会原谅你吗?”

    “如果他能帮我完成心愿,我愿意承受他的怒火,就算他要杀了我,我也绝无怨言,我的话说完了,为了你自己和阿侗,你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只要你答应帮我说服阿侗,我会从他的生命中消失,甚至让他忘记我的存在。”

    “凌霜,你变了,变得根本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凌霜。”

    “我一直都是我,变的只是你我所处的位置,如果你想好了,你知道在哪可以找到我……”

    不等福临再开口,凌霜悄然离开了香凝,就像她来时一样,悄无声息。

    ……

    凌霜走后,福临再三思量,她太了解凌霜了,以至于她能够料想到将来的结果,只要凌霜下定了决心,要谋取洛阳,杨侗就算没有王世充这个绊脚石,也没有任何胜算。

    她知道杨侗的心思,他想要保住杨家祖上创下来的最后一点基业,其实他并不在乎这个帝位,只是不愿承受挫败,这是任何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都不愿意轻易面对的,哪怕是死,也绝不轻易认栽。

    没有了甄命苦的支持,对杨侗来说,这是一个没有任何胜算的战场,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退出战场任由王世充和李家的人拼个你死我活,一个就是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和挡箭牌,最终成为别人眼中的可怜虫,失败丢命告终。

    她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想起前几天的疯狂,脸上浮起淡淡的羞云,如果都已经那样了还不能怀上他的孩子,她也没有什么怨言了,那几天她真的怕两个人就这样死在上,不过那样也好,最起码她是幸福的,至于他,恐怕会舍不得,毕竟他家里还有两个妻美妾等着他疼

    她抬起头,唤来贴的宫女,“你去通传一下,让皇上今晚过来一趟香凝宫。”

    “是,公主。”

    ……

    晚上,杨侗到了香凝宫,一脸疲意,眉头紧皱,眼中带着跟他的年纪不相符的心事重重。

    福临见他这模样,心疼道:“阿侗,很累吗?”

    “累倒不累,就是失望,什么事都要朕亲自过问,边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有时候真的想把一切都放下,就像甄哥说的,做个不问国事的逍遥王算了。”

    “你还在怪甄将军跟李家结盟破瓦岗的事吗?”

    “甄哥跟其他人不同,我不怪他,这世上若还有人不想从朕上得到一点好处的话,除了姐姐你和霜姐姐,张姐姐,贝儿姐姐之外,甄哥勉强算一个,他是根本没把权位放在心上的人,你不知道,当时朕说要革了他的职,他表现出来的不但不是惶恐不安,反而是跃跃窃喜,有时候朕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若是撒个谎,服个软,朕也就让他过去了,偏偏他就这么招认了,还顺杆爬,劝朕放弃帝位,当着众大臣的面说些混账话,朕想保他都保不了,这个老色胚一心就想归隐田园跟他几个娘子风流快活,也不想想朕是什么处境……”

    福临笑着说:“他不是邀你这个小[***]一起归隐吗?不愁吃不愁穿多好。”

    “姐,你想得太简单了,王世充若是能轻易让我们走,朕也想要撒手不干这劳什子皇帝,朕一旦有半点要举城投李家的意思,第一个出来反对的就是王世充和元文都这一帮迂腐顽固的大臣,没了皇权,朕就是一个平头老百姓,王世充就算不敢明着杀了朕,也一定会暗中下毒手,到时候别说逍遥王,连姓命都保不住……”

    福临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莫非你心里其实也赞同甄将军的提议?”

    “也没有什么赞不赞同的,朕就是不愿意因为挫败才放弃,就算要放弃,朕也要以胜利者的份放弃,王世充这厮,从小就欺压朕,不把朕放在眼里,这口气不出,朕如何退位!朕就算要急流勇退,也该为洛阳百姓找到一个足以担当大任的贤明之士才行。”

    “何不与甄将军商量?”

    “跟他商量,他就越得意了,以为朕没了他就什么也办不了,朕倒要让他看看,没了他,朕一样能收拾了王世充,到时候朕再主动将洛阳献出,换取洛阳百姓免于刀兵之乱,让天下人看看,朕不是无能之君!他就看着吧,没有朕的命令,他哪也不能去,让他看看朕是如何收拾王世充的!”

    接着,脸露疑色:“……咦,不对,姐,你怎么老替他说话?”

    福临一慌,眼神有些躲闪,望向别处,“有吗?没有啊,我只是不想你们闹僵而已。”

    杨侗一脸狐疑:“不对,你气色不对,前几天还为了他做傻事,闷闷不乐,今天怎么好像很开心?”

    “有吗?哪有啊?”

    “你脸都红了。”

    杨侗站起,走到她边,头探到她面前,看了又看,接着脸色一沉:“他是不是又来找过你了?”

    “没、没啊。”

    “是他来让你说服朕的是不是?”

    “你别胡思乱想。”

    “他答应你什么了?竟然让你把弟弟都给出卖了。”

    福临轻啐一声,起要走,杨侗追了上去,纠缠不清:“快告诉朕,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开心?”

    福临慌乱道:“我哪有开心?你快点回去吧,我要睡了。”

    “不说清楚别想睡……”

    杨侗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压在上,挠她的咯吱窝和腰肢,挠得她咯咯直笑,纤细腰肢扭得像水蛇一般,笑得喘不过气来,最后只能讨饶道:“我说了,我说了,他是来找过我,不过不是为了让我当说客的。”

    杨侗停下手,质问道:“那他来找你做什么?”

    福临只是笑,抿嘴不说,脸红如霞。

    杨侗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妒忌之色,恨声道:“看样子这个老色胚是没打算要放过朕的任何一个姐姐了,不行,我绝对不能让你也被他抢走!”(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