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 三女齐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一问才知道,原来自从五粮王停止营业之后,洛阳的米价像火箭蹿升,王世充的族人借此次大米中毒事件,垄断了洛阳的米粮市场,并颁布法规,农户不得直接售卖米粮,必须经过官府的检验合格后,才能直接售卖,而经营米粮的人,也大部分都是王世充的亲族。.

    从农户手中低价购入,再提高两倍价格卖出,瞬间赚取高额的利润,怨声载道,却没人敢质疑官府的法规法条,因为官府的告示明明白白地写着,为了百姓的饮食安全,官府将不惜一切代价,严格把关,为百姓创造一个良好的食品安全环境,谁敢质疑散播不利于官府形象的谣言,就是漠视百姓生命的不良分子,将依法严惩。

    这样一来,高米价让洛阳的百姓有苦难言,对皇泰主的不满绪开始在市井间散播。

    甄命苦只逗留了片刻,勒转马头,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

    通吃抓了两只山羊,杀了剥皮,在林中生了一堆火,架在火堆上烤起来。

    张氏和长孙贝儿帮忙加些调料,说说笑笑,林中香气四溢。

    “相公发短信来了,说一会就回来,今天的午餐就是烤羊排。”

    张氏回头朝长孙贝儿笑了笑,“当然少不了龙门镇的酿酒厂最新研发酿制的冰镇啤酒。”

    长孙贝儿忐忑问:“真的要灌醉他吗?”

    “没事,他酒量不行,三杯就倒,你不是说他醉了之后认得你吗?我也想看看是不是酒精对他真的有效。”

    “他昨天说过要戒酒的。”

    张氏想了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把半桶啤酒倒在正在烧烤的肥羊上。

    “我的新菜谱,啤酒烤羊!”

    话还没说完,刚刚一只羊腿偷偷吃下肚的通吃已经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呼呼大睡,没想到他的酒力比起甄命苦来更不济。

    两女笑成了一团。

    远处轰隆隆地响起了发动机的轰鸣,甄命苦骑着山地越野摩托车上来,车后面还载着一个两个轮子的奇怪物品。

    两女眼露欢喜,站起来迎了上去。

    “这是什么?”

    两女看着甄命苦从摩托车上将那两轮的奇怪物品取下,一脸好奇。

    张氏突然拍掌笑道:“啊,我知道了,是脚踏车。”

    甄命苦在很久以前就跟她说过,他的初恋女友就有一个在他看来是天底下最独一无二的脚踏车,他每天看着她骑着来上学,骑着回家,想必这就是他要给她和长孙贝儿两人的惊喜。

    甄命苦刮了刮她的鼻子,“我的娘子果真是冰雪聪明。”

    “我要骑,你教我!”

    “你着肚子,骑不了,以后等孩子生下来,我再教你,我今天先教贝儿,等学会了这脚踏车,再教你们骑我这铁驴子,以后我不在你们边,有这个铁驴子,就再没有人能抓住你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长孙贝儿哪知道什么是脚踏车,光是看见甄命苦骑着一个铁驴子一样的东西就觉得够神奇的,听到甄命苦说要先教她,虽然有些害怕,更多的却是欢喜。

    “肚子饿了,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啤酒羊!”两女异口同声答道。

    ……

    “你是说,是王世充派人刺杀,暗中下毒,害死了五粮王的两个掌柜之后,还收买了其他掌柜栽赃陷害包老爷,害死上百条人命,为的就是除去跟暗卫军有来往的人?”

    吃着烤羊,听着甄命苦将今天的事跟她们一一说起,张氏和长孙贝儿无不惊骇莫名。

    “我已经让孙郎中整理好各种毒素,用手机检测成分后记录辨别,以后你们吃的东西,一定要用手机检测过之后才能食用,我不希望你们因为这种事发生什么意外。”

    两女见他处处为她们着想,无不欣然应,频频给他碗中夹

    甄命苦并没有发现两女眼中的小狡诈,让两女失望的是,甄命苦并没有醉,吃饱喝足后,他只是打了个饱嗝,望着两个眼中带着期待的美人,奇怪问:“怎么了?”

    “你没醉吗?”

    “醉了,看着两个美若天仙的娘子,酒不醉人人自醉,为夫是心醉。”

    在两女的笑声中,甄命苦从草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股,朝长孙贝儿走去,“吃饱喝足,我们开始吧,学会了,我带你回门,登门拜见岳父,学不会只好委屈你在甄府多待几天……”

    有了这条件,长孙贝儿学得格外卖力,只可惜平衡感实在太差,甄命苦稍一放手,就像木桩一样倒下,连一米都骑不了,若不是甄命苦在旁边全程陪护,她非摔得鼻青脸肿不可。

    两个时辰后,在最后一次被她连累得连人带车摔倒在地,她倒是没事,有他当她的人护垫,甄命苦却被她的重量和惯姓力撞得几乎快全散架,终于忍不住骂了句“你能再笨一点吗?”

    张氏在一旁看得咯咯直笑,长孙贝儿第一次被人骂笨,渐渐地认真起来,心灵手巧的她,虽比不上张氏过目不忘的本领,但也不至于到笨的程度,刚刚甄命苦还说张氏冰雪聪明,转头就嫌她太笨,让她有些着恼。

    她站起来,拍了拍上的灰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长裙,一咬牙,弯腰抓起裙摆的一角,用力一撕,只听见嗤地一声,她那浅蓝色的碎花裙子登时被她撕到了大腿处,雪白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竟有那么一丝野姓之美……

    甄命苦看得有些发呆,没等他反应过来,长孙贝儿略带赌气地扶起脚踏车,甄命苦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可不能硬来”,她助跑了一段,不顾一切地跳上自行车……

    没想到这一助跑,竟真的被她骑了上去,向前溜行了一段。

    “我会骑了,我会骑了,张姐姐,甄郎,我会骑了!”

    只是没过几秒,她的声音变的惊慌失措起来:“甄郎,怎么停下来,我停不下来了!”

    她太过兴奋,以至于手忙脚乱,连刚才甄命苦教她的刹车也忘得一干二净。

    转眼间已经骑出了十米远,再往前就是尽头,一旦连人带车掉下去,就算不死也非摔成半不遂不可。

    甄命苦吓得冷汗都流了下来,大喊着“刹车,快刹车!”,站起朝她全力冲了过去……

    长孙贝儿哭喊着“甄郎救我”,就这样连人带车消失在山腰的空地尽头……

    甄命苦只觉心跳都快停止了,大喊一声“贝儿”,飞扑去,试图在她滚下山前抓住她,只可惜时机差了几秒,眼睁睁看着长孙贝儿回过头,眼中带着恐惧,从他眼前消失……

    ……

    自行车从山上一路滚到山脚下。

    甄命苦爬起,飞冲到山沿边,哪怕是当年带着一群新兵蛋子面对如狼似虎的突厥兵,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恐惧和后悔。

    脚踏车已经滚到了山下几十米远的地方,摔成了一堆烂铁。

    唯独不见长孙贝儿的踪影,他四周打量了一番,发现不远的草丛里隐约有些动静,心中一喜,急忙跑下去一看,长孙贝儿从草丛中钻出来,除了衣服有些被荆棘给划破,露的一截雪白大腿上有些划伤之外,上并没有其他的伤痕,让他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正要上前为她详细检查,草丛中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熟悉的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甄命苦失声叫道:“霜儿!”

    ……

    看着眼前三个如花似玉的娘子,甄命苦几乎不敢大口呼吸。

    凌霜的出现,气氛变得有些怪异,空气中充满了一触即发的紧张。

    张氏与凌霜一向水火不容,自从上次在荥阳离家出走后,两女已经快三个月不曾见面,误会虽然解开,但彼此间的敌意却丝毫未减。

    长孙贝儿与凌霜却是第一次面对面,而且还被她给救了,得知这个冷若冰霜,不苟言笑的绝色美人就是名震洛阳的牡丹仙子,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一方面,张氏跟她说过凌霜的种种劣迹,再加上她催眠了甄命苦,这让她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一个可恶可恨的女人,另一方面,刚才若不是凌霜及时出现,舍命将她从自行车上扑倒救下,她这回怕是已经没命了。

    姐妹之与救命之恩,让她左右为难,也不知该上前道谢好,还是跟张氏站在同一个战线。

    还是张氏率先开了口,朝她微微一躬:“谢谢你救了贝儿妹妹。”

    凌霜只是冷哼一声,扭头望向甄命苦,冷冷道:“我才不在几天,娶了一个又一个,你是想把我气死吗?”

    甄命苦自知理亏,也不敢回嘴,赔着笑脸,唯唯诺诺地站在那里,谁又能想到,堂堂的暗卫大将军,在三个妻子面前竟是如此懦弱无能。

    长孙贝儿忍不住替他解围道:“这事不怪甄郎,都是我的错。”

    凌霜回头喝道:“知不知道自己什么份,没大没小,让你说话了吗!懂不懂甄家的规矩?”(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