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8 神秘的隐藏文件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你是智谋惊天下的李家三小姐,这种事你不是早就有计划了吗,何必多此一问我这半个文盲?”

    “甄护院足智多谋,小女子自愧不如,不然怎么会成为甄护院的俘虏呢?”

    “你终于肯承认是我的俘虏了吗?为什么就是不肯喊一声相公?”

    “我都跟你说了,我是催眠你的,又不是真的跟你成亲了,你自己不相信有什么办法?”

    甄命苦笑道:“那我就更没有理由帮你的忙了,本护院先行告辞。”

    凌霜美眸含怒:“你敢!”

    “求人办事总得给些好处吧?”

    “弹琴给你听还不算好处吗?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给一个男人弹这么长时间的琴。”

    “琴声虽动听,但比起精神上的恋,我更希望与仙子作体上的交流。”

    “把手机给我,你可以滚了。”

    “谨遵仙子之命,为夫这就滚了。”

    甄命苦不敢再多逗留,急忙交出手机,起离开。他知道再这样跟她单独相处下去,只怕真的要忍不住对她做出点什么她不愿意的事来,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看着他如获大释般离去的影,凌霜的眼神中带着苦恼和忧愁,她是真的对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感到无奈无语,他把她当成了他的妻子,而她却只是想利用他,让他为李家出力,根本没有想过男女之,但她也不得不承认,经过荥阳一事,她对他没有当初那种恨不能将他吊起来鞭抽的厌恶。

    当初在荥阳关外的巨石下被他舍生相救的勇敢感动,不自地说出了她至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话,现在想起来,仿佛是梦中的荒唐之词,头脑清醒的时候想来,她这样一个事事追求完美的人,怎么可能愿意嫁给这样一个其貌不扬,无赖兼不思上进的男人,就算他为她死一百次,她也不可能说出愿意嫁给他这种话来。

    与这个男人接触多了,不知不觉会被他同化污染,变得嘻嘻哈哈,懒动脑筋,因为什么事都可以交给他去办,而且不用担心他会办不好。

    她突然有些明白张氏为什么会一直这么快乐,头脑简单,无烦无恼无追求的人是最快乐的,原因是因为嫁给了这样一个泼皮无赖没心没肺的男人,不过她决不愿变成张氏那样傻笨呆憨。

    她低头看了看他毫不犹豫叫出来的宝贝手机,有些发呆。

    这只是半台,还有半台不用说还在张氏的手中,她是个完美主义者,要么就要完整的一台,要么就不要,如果只有半台,她宁愿不要。

    她抛开心中有些飘飞的思绪,点开手机,用她的指纹认证进入了系统,进入那神奇的未来世界,那里海量的书库和几百年积累下来的音乐,让她着迷,浏览中,不知不觉地打开了其中一个隐藏文件夹。

    “我的宝贝?”

    她还不知道这个手机到底有哪些功能,甄命苦倒是想跟她展示这手机的神奇功能,只是她更愿意自己摸索,当然也不知道这手机有拍摄照片和视频的功能,看见这个文件夹的名字时,尽管知道这里面一定是一些不能公诸于众的东西,不然怎么会设置成隐藏。

    她的手指一划而过,略过这个文件夹。

    不过没过一会,她便又将文件夹划了回来,盯着那文件夹许久,如果她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潘多拉魔盒,又或是好奇害死猫,她就不应该点进去看。

    她只是稍微犹豫了片刻,点了进去……

    ……

    龙门镇的一间茶馆里,生意兴隆,人声吵杂。

    “听说了没有,听说上次暗卫大将军叛出洛阳一事,竟是皇泰主的主意,让他假装叛逃,投入瓦岗军,里应外合,这才破了瓦岗军,想当初整个洛阳城都为暗卫大将军惋惜不止,为皇泰朝立下汗马功劳,最后却落得被通缉追杀的下场,说起来谁不心寒,如今真相大白,原来竟是合演了一出苦计,这可真是比说戏的还要跌宕起伏,出乎意料啊……”

    “虽说是苦计,但有人可是落力演出,没有一点含糊,也亏得大将军手段通天,不然以王大人的势力,暗卫大将军如何逃得出这洛阳去,只怕还没逃出去,就已经被假戏真做,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了。”

    “隔墙有耳,被王大人的人听见,就算不把你抓了判个污蔑父母官的罪名,也暗中把你打个半死!”

    “这里是龙门镇,就算是王大人的眼线,也不敢轻易在这里动手,暗卫将军府不是贴出公告了吗,龙门镇提倡言论自由,在龙门镇,无论我说什么,也不会有官府的人来抓我。”

    “官府的话你也信?”

    “暗卫将军府的告示我就信,你看看现在的龙门镇,有点风吹草动,全镇的人都知道了,谁敢藏污纳垢,作歼犯科,做些见不得人的事,不用官府查,自然就有人出来说道,正所谓纸就包不住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暗卫大将军为洛阳做的牺牲,迟早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话虽这么说,可你别忘了,龙门镇还是天子脚下,也是王大人的势力范围,王大人现在不能拿暗卫大将军如何,可不代表以后也会这样,前段时间不是有消息说王大人的大公子看上了龙门镇,想向皇泰主将龙门镇分封给他吗?这事虽说有些匪夷所思,可这整个洛阳城,王大人说的话就是半个圣旨,暗卫大将军没事便罢,万一像上次一样,真被王大人抓住了什么把柄,给弹劾下来,只怕这龙门镇的封地就不再姓甄,而是姓王了。”

    “皇泰主应该不至于做出这种自断臂膀的事来吧?”

    “这可难说,不说皇泰主现在并无多少实权,就算有实权,功高盖主你没听说过吗?皇泰主年纪轻轻,虽是作为的君主,可暗卫大将军如今屡立新功,到最后赏无可赏,封无可封,再有一些歼佞小人从旁挑拨,皇泰主毕竟年轻,难免听信谗言,到时候结果就难料了……”

    “你们听说没有,前几天不知道谁散布消息,说月桂仙子偷偷到了龙门镇,乔装打扮到了百货商城游逛,结果被人认出来,围观谩骂,店里也不卖她东西,甚至还轰赶,硬是把一个花容月貌的月桂仙子给气得掩面痛哭,逃出龙门镇,据说是有人故意为难她……”

    “这也是她自作自受,谁让她嫌贫富,水姓杨花,当年暗卫大将军为了她,不惜充军万里,按理说,她该为大将军守节,洁自好才对,可这才几年,就混得艳名满洛阳,你想想,能爬到这个位置的花仙子,哪一个不是面首无数?这也就算了,大将军立下功勋,荣归故里,她本应该去恶从良,跪求大将军原谅,从此尽心尽力服侍大将军左右,没想到她却依然在百花楼里混得风生水起,最可恨是还跟她楼里的护院纠缠不清,丑事传得满城风雨,龙门镇百姓敬重戴暗卫大将军,屋及乌,对这种对不起大将军的女人,自然是恨她入骨……”

    “说起来这也并不怪她,我听说当年大将军为了她充军朔方,是给她写过一封休书的,她那时便已经不算是大将军的女人。”

    “大将军还不是为了她着想,休了她是为了万一自己不幸命丧沙场,她也好另嫁他人,大将军处处为她着想,她可有一丝感恩之心,活该她被人轰出去,换了我,也要嘘她一嘘,貌比花,心似蛇蝎。”

    “不说这个败兴的女人了,暗卫大将军这次破了瓦岗军归来,不知道皇泰主又要赏赐他什么,龙门镇说不定又要出什么惠民政策,到时候咱们这些农户一年收入翻个一番怕是没问题……”

    茶馆里的人渐渐地从一个话题转到另一个话题,说得不亦乐乎,茶换了一壶又一壶,茶馆的生意红火得很。

    他们都没有发现,茶馆的角落里,甄命苦静静地角落边,喝着茶,吃着花生米,只吃了一半,便停下不吃,“老板,结账。”

    ……

    洛阳宫中的御书房中,一名侍卫匆匆通报,“皇上,暗卫大将军求见。”

    正在批阅奏折,脸有疲色的杨侗闻言惊喜莫名地抬起头,大声道:“快快传他进来!”

    不一会,穿普通百姓服饰的甄命苦从门外走了进来,杨侗亲自迎上,亲拉住他的手,“甄将军,你总算回来了,快来,正好有事要与你商议!”

    杨侗喝退了两旁的太监和侍卫,拉着他坐在龙椅上,说起他离开洛阳的这些天来发生的事,说到王世充父子时,语气难免带有愤怒,却又不敢轻举妄动,让他倍感憋屈。

    甄命苦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心不在焉,待他倒完苦水,才问了一句:“鹅鹅在你这吗?”

    “在,跟福临姐姐在一起,你不用担心张姐姐的安危,有朕在,没人敢对她不利,朕现在要让你办一件紧要的事,帮朕想个办法,挫一挫王世充的锐气。”

    甄命苦全然没将他的话听进去,只是说:“带我去见鹅鹅。”(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