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 被激怒的秦叔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今为降将,他为反骨,区区一个降将能有什么忠臣可言。

    如今裴虔通一死,正好有机可乘,待回到洛阳,找个借口,让他爹把裴虔通的家人一并发配到岭南那荒山野地里去,把他在杨广宫中搜罗的宝贝全都给据为己有。

    想想都觉得心大好。

    一路上往西而行,入了荥阳城后,甄命苦生怕被敏感的张氏给认出来,一直以感染了风寒,无力起作借口,躺在车里,除了几个侍卫给他端茶倒水送饭,大部分时间都看不见人影。

    车队到了仓城,已经是王世充部下的地界。

    出来迎接的,是秦叔宝和程咬金两人,自从两人投了王世充之后,王世充为示信任,将两人任命为仓城的守将,负责镇守粮仓。

    王世充知他们在猛将如云的瓦岗军中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豪勇人物,特地从番邦进贡的宝马中挑选了两匹,分别赏赐两人,尽心拉拢。

    程咬金倒罢了,在洛阳混过十几年,深知王世充的为人,并不怎么在意,秦琼却是第一次与王世充打交道,又是马之人,得了一匹上等好马,心中欢喜,命名为“追风”,每天亲自梳洗,割草喂养,恨不得与之同眠。

    王玄恕到了仓城,秦琼知他是王世充二公子,有感于对王世充的恩遇,骑了追风出来迎接。

    ……

    王玄恕对这些降将一向不怎么瞧得起,再加上当年程咬金曾经帮过甄命苦,得罪他哥哥王玄应,他对他哥哥虽没什么好感,俗话说长兄如父,王玄应对他也从来都是摆着一副兄长的样子,动则教训,让他很是不爽,当初听说王玄应被宇文化及抓为人质,他心里不知有多高兴,恨不得他死在宇文化及的监牢里才好,到那时,他成了王家的唯一继承人。

    他见两人出城迎接,也不下马,骑在马上,理不理,神倨傲,径直入了城中。

    当他经过秦叔宝边的那匹浑雪白,皮毛被刷得发亮的追风良驹时,眼神都亮了起来。

    “好马!”

    秦叔宝一直为自己精心护的马感到自豪,在他悉心照料下,追风一漂亮的流线型肥膘,打个鼻鼾都能看见那一肥膘在阳光下抖动,闪闪发亮,堪称神骏无匹。

    也就甄命苦从突厥带回来的踏血可堪匹敌。

    王玄恕见了,哪能不喜,当下就起了觊觎之心,秦叔宝哪知他的心思,脸上颇有自豪之色:“此驹名为追风,是郑王赏赐的。”

    “我爹给的?”王玄恕愣了一愣,脸色变得有些不悦:“我为左翎卫将军,座下的马都没有你这匹好,你区区一个守粮仓的,哪用得了这么好的马,这匹就给我用了吧,回头我让人再给你挑一匹符合你份的。”

    话音刚落,秦叔宝脸上的表从错愕到羞辱,又从羞辱变成了愤怒,那一张俊脸立刻由白憋成了红,又从红憋成了紫,站在那里,看着王玄恕丝毫不顾他的脸面,让人上前牵马。

    秦叔宝冲了出来,拦在王玄恕的面前,大声道:“二公子,这是令尊大人赏赐给末将的,岂能说牵走就牵走!”

    “赏赐?你有什么功劳,我爹凭什么赏赐给你这么一匹好马?若是你这样的降将都能得这样的好马,那些为我王家立下赫赫战功的功臣,又该赏赐什么?来人,给我拉走!”

    秦叔宝登时语塞,眼看自己的马就要被带走,血一涌上头,转两脚,将王玄恕的两名仆从给踢倒在地,怒目圆瞪,喝道:“谁想动它,先过了我这关!”

    王玄恕见状,冷笑连连:“还反了你了!”

    说着,手中的马鞭朝他上抽落……

    啪——

    秦叔宝一动不动,伸手抓住了王玄恕的马鞭,王玄恕正待抽回,却被秦叔宝抓住不放,他用尽全力,挣得脸涨红,却依旧纹丝不动。

    “想犯上谋逆吗?还不放手!”

    秦叔宝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旁边的程咬金见势不妙,知他动了真怒,急忙朝他使眼色,让他忍一时之怒。

    秦叔宝是什么人,一生干的都是刀口血的活,哪能被王玄恕一两句吓住,更吞不下这口气,对程咬金的脸色视若不见,正待给这目中无人的公子哥刺杀抢马出去,王玄恕后的马车上传来一阵哈哈大笑。

    “王公子,这位将军,何必为了一匹马伤了和气。”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甄命苦装扮的凌敬从马车里走出来,脸上已没有了之前病恹恹的样子,其他人哪知道,张氏已经回到了洛阳城,裴虔通也已经死了,之前不愿再跟这王玄恕虚与委蛇,这才装病到现在,若不是遇上这事,他还打算一路病回到洛阳。

    他笑着走到两人面前,劝道:“两位,今天就请看在凌某的面子上,此事暂时先放在一边,入城再说如何?让这么多手下见了,影响不好。”

    王玄恕虽瞧不上程咬金和秦叔宝这两个降将,却不敢怠慢了夏王的使者,也被秦叔宝眼中的杀意给吓了一跳,这才突然想起来这些山贼草寇出的都不是善类,发起狠来,他们这区区几百人可不万万不是对手,如今甄命苦出来调停,正好乘机下台,暗想等以后回了洛阳,调来自己的兵马,再跟这目无主上的降将算账。

    “若不是看在凌先生的面子上,今天就要拿了你这犯上的东西问斩!”

    说着,瞪了秦叔宝一眼,喝道:“还不放开!”

    秦叔宝含怒松手,王玄恕用力过猛,差点没从马背上跌下来,甄命苦急忙上前暗中出手扶住,这才没让他丢了丑,王玄恕怒不可抑,却自知斤两,不敢妄动,否则依着他平里的子,就要当场将这人擒下,杀了立威,如今越发地对这桀骜不驯的瓦岗贼将记恨起来。

    连同程咬金一起,也被他记了一笔账。

    恨恨一挥手,带着几十个随从,入了仓城。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