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 吓退张金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这些人走后不久,一个影从庙中的房梁上跳了下来,看着远处飞奔而却的人马,哈哈一笑。

    手机的屏幕灯光亮了起来,照映出甄命苦的脸来。

    他本无意装神弄鬼,只是想要戏弄戏弄一下这张金称,没想到却戏假成真,张金称竟然相信了他的这一通胡说八道。

    虽是胡说八道,效果却出乎意料地好,他本想用他作人质,让他放了张氏,但这样一来,张金称未必会死心,如今他装成山神,“点化”一番,说不定真能让这杀人如麻的张金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但能解了张氏的后顾之忧,还让世上多出一个行善积德的人来。

    就看这张金称心中是否真的相信有神佛一类的存在。

    他收起手腕上的攀岩弹装置,大步走出山神庙,看着庙门口他们来不及牵走的战马,快步走上前,骑上战马,一路跟了过去。

    ……

    张金称被他的部下又是泼水,又是掐人中,一个时辰之后,终于从昏迷中醒过来,张眼的第一句话,就是大喊一声“山神大人饶命”。

    把他边的那十几个亲信都吓了一跳。

    张金称发觉自己已经在众多部下的包围之下,心境已不复当初被美色蒙蔽了心智时,甩了甩依旧有些迷糊的头,问起周围的手下刚刚发生的事,听到自己的手下都说逃走的“张氏”行踪飘忽,不像真人,又听见有人说他走之后,屋子里曾经传出张氏的声音。

    两两印证之下,证实了他的经历并非梦境,不再怀疑,匆匆站起来,下令撤去周围的屏障和陷阱,走到屋门口三四米远的地方。

    “鹅鹅姑娘,张某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能够饶恕之前对鹅鹅姑娘你的种种恶意,所幸未对姑娘造成伤害,张某这就撤去包围,即刻离开,篝火上烤着羊,你和那胖僧兄弟可以尽享用,张某这就离开!姑娘的东西,现在原物奉还,就放在地上。”

    张金称说完,从腰间取出那半台在追捕过程中,从张氏的上掉下来的超世代手机。

    他的所有的部下全都以一种见鬼的眼神望着他,还以为他是在施擒故纵之计。

    直到张金称下令撤退,真的骑上马,飞奔而去,他们才反应过来,也不再理会屋里的那些人,扶起受伤的同伴,骑上马追了过去……

    屋子外登时变得静悄悄一片,只剩下篝火中偶尔发出哔啵爆裂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烤熟羊的香味。

    约摸半盏茶过后,屋子里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两颗眼珠子骨碌骨碌地向外张望着。

    “鹅鹅,他们走了。”

    屋子里响起张氏的声音:“会不会是故意想引我们出去的?”

    通吃说:“不管了,通吃饿了,通吃要吃东西!”

    “通吃,小心有埋伏!”

    没等张氏来得及阻拦,通吃已经按捺不住饥饿的折磨,打开屋门,飞快地冲了出来,朝篝火上烤着的肥羊跑了过去。

    伏在暗处的甄命苦暗自侥幸,若不是他及时找到了张金称等人,点化了张金称,通吃这回一定已经落入了陷阱之中。

    通吃武艺高强,饥饿却是他最致命的弱点,饿起来,只怕天皇老子都挡不住他去找吃的。

    就在通吃坐在篝火边大快朵颐之际,屋子里探出一个头来,四周围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张金称的人埋伏在旁边,这才着个肚子,从屋里缓缓走了出来。

    一个多月不见,她的肚子又隆起了不少。

    藏在暗处的甄命苦看着她此时的模样,心中不免一阵心疼好笑,但见她上衣衫褴褛,脏污不堪,脸上也都是黑灰,一头秀发也蓬乱糟糟的,一看就是好多天没洗漱过了。

    玉人无恙,让他心中大定,也不急着现出来。

    他此时是凌敬的份,也不能带着她跟王玄恕等人一起回洛阳。

    而且万一他现出来,以这妮子的任蛮,一定会缠着他,让他跟她一起去报仇。

    他不在她边,一切都要靠她动脑子,衡量利弊之下,未必会做出不智之举来,她若动起脑子来,就算不及女诸葛,却也是能顶三个臭皮匠的。

    她走到张金称放在地上的物什旁,捡起一看,确认就是她丢失的超世代手机,失而复得,让她不住地一脸惊喜。

    接着,也许是女的直觉,她突然抬头朝四周张望,眉头微皱,沉吟了片刻,按了一下手机的电源键。

    甄命苦反应过来,暗叫一声不妙,四周看了看,见旁边有一土坑,里面还有积水,毫不犹豫地滑了下去,潜入水中。

    果然,张氏站在那里,拿着手机,点开红外探测仪,四周围探照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喃喃自语道:“怎么会突然都走了呢?”

    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啊”了一声,急忙关掉探测仪,按下了另一个应用。

    ……

    正在水中潜伏的甄命苦已经快憋不住气了,腰间突然传来一阵震动,心中一喜,急忙掏出手机来一看,正是张氏在拨通他的手机。

    他偷偷露出水面,顾不上一脸的水,接通了手机。

    整个荒村的天空都几乎响起了张氏惊喜万分的震耳呼:“相公!”

    甄命苦耳膜都几乎要被她震聋,偷偷探出头看着远处几乎要蹦起一米高的无知高危孕妇,一脸无奈地道:“你能不能像个孕妇,小心肚子!”

    张氏听见他的声音,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眼泪如泄了洪似的喷涌而出,从小哭到嚎啕大哭,惹得一旁的通吃急忙将已经吃了一半的羊腿递到她面前,一脸做错事的惊慌。

    甄命苦哭笑不得,却理解她的心,她这一路来被张金称追得这么狼狈,又被围困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她饿着肚子没有,没等他开口问,张氏一抹眼泪,便劈里啪啦地向他发起牢起来。

    说起清河城被攻打时的形,说起通吃带着她,像风一样奔跑,突出重重包围,又被张金称一路追踪围捕的事。

    约摸半个时辰之后,她才发现甄命苦一言不发地听了她好久,才问:“坏蛋,你为什么不说话?”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