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 争锋相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甄命苦见她怒气渐消,试探着说:“鹅鹅,你罚我也罚了,你的立场为夫也已经明了,非常坚定,看在我鞍前马后跟着你股后面跑了一天的路,你大人有大量,就多多包涵,你知道吗?你知道吗,看见你跟那张金称有说有笑,我都恨不得上前踢那张金称几股,以后可别再这么冒险,万一你要是受了点伤,相公非心疼死不可。”

    张氏忍着笑,淡淡说:“不是有你在边吗?我要是受了伤,都是你错。”

    “是的是的,千错万错都是为夫的错,娘子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指引着为夫勇敢向前进,被伊削得人憔悴,掉进茅坑终不悔……娘子,为夫跟你商量件事呗?”

    张氏此时已被他胡说八道一通给逗得冰雪消融,颜如花绽放,咯咯笑个不停,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好奇问:“什么事?”

    ……

    夜深人静的时候,穿黑衣蒙脸的甄命苦从偷偷地从张氏窗户里窜出来,拉着同样穿着黑衣,乔装打扮过的张氏的手,下了楼,入了旁边的巷子,上了早已停在一旁的马车,飞快驾车而去。

    马车一路西行,停在了城西城防军的驻军营地。

    “娘子,前面就是杨善会的军营了。”

    甄命苦下了马车,掀开车帘,张氏坐在里面一动不动,也不答腔。

    “娘子,不是说好不生气的吗?”

    “我才不想见你的其他秘密妇。”

    “我的妇不是只有娘子你一个吗?她什么时候成了我的了,我都跟你解释过了,她是杨侗的,也不知道是谁小心眼。”

    “她一定是喜欢你,要不然为什么来找你,你一定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甄命苦恨得直咬牙,一把拉过她的手,将她抱了起来,抱下车朝军营里走去。

    张氏拧住他的耳朵,“你要见你的秘密妇,你自己去见好了,为什么拉着我去?别以为我好欺负,你就可以四处留,你再敢招惹其他女人,我就跟你拼命!”

    “你不是想要为你独孤伯伯报仇吗,想报仇就必须听为夫的吩咐,为夫还能害你不成?”

    张氏安静了下来,奇道:“你不是说不帮我报仇吗?”

    “我不帮你难道你自己能报?你这么单枪匹马乱闯乱撞,伤了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办?”

    “我也没你说得那么笨。”

    “你不笨就不会跟张金称这种人走在一起了。”

    “人家还不是为了测试某个花心大萝卜心里是不是还有我,这都怪谁呀?”

    “这么说来,都怪为夫太有魅力,才让娘子这么不放心。”

    “你的脸皮用来做城墙,一定固若金汤。”

    两人斗着嘴,一起朝军营走去,前面传来一声喝斥:“谁在那喧哗,不知道这里是军机要地吗!”

    “本人洛阳暗卫大将军甄命苦,要见你们杨将军,速速前往通报!”

    军营守卫面面相觑,看着走到面前的健硕男子,边还依着一个大肚子的绝色美人,这男子的口气又是这样强硬,敢前来军营要地自称暗卫大将军,这要是冒充的,一旦发现可是要杀头的,虽不知真假,却也不敢怠慢,说了声:“将军请稍等。”

    一人转回营中通报,没一会,杨善会便亲自出来迎接。

    两人见面,客了一番,甄命苦介绍了张氏给他认识,杨善会第一次见张氏的容貌,那惊艳的神跟其他男人第一次看见张氏的人并无二致,呆了一呆,随即恢复了正常,别开眼神,暗道难怪这暗卫大将军不惜千里,跋山涉水,从洛阳寻到这清河城来,有这样一个美妻,怕是没几个男人舍得任她一人流落在外。

    张氏朝他微微施了一礼,全然没有了刚才的任蛮,显得知书识礼,温婉贤惠,让一旁甄命苦暗自感叹这妮子的演技趋精湛,人前一人后一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家里有多听话温顺,若不是对她知根知底,还真的要被她蒙骗过去。

    杨善会急忙回礼,领着两人进了军营。

    ……

    杨善会带着甄命苦入了萧皇后的营帐中,萧皇后此时正坐在营帐中的灯光下阅览书籍,见甄命苦进来,脸露喜色,急忙站起,迎了过来。

    此时的她穿宫廷服饰,雪白酥半露,脸色红润,风韵动人。

    当她看见甄命苦后站着的张氏,见她示威似地搂着甄命苦手臂,不由地愣了一愣,眼神很快落在了张氏的那微隆的肚子上,眼中露出一丝恍然,脸上的喜色渐渐隐去,恢复了平常时的模样,朝甄命苦笑道:“甄将军,你来啦,恭喜你,哀家还以为你找到了美妻,就不管哀家死活了呢,哀家可是每天都盼着你,望眼穿呢。”

    甄命苦暗叫自叫苦,这些句明带着挑衅的味道,冲着张氏去的,只是他不太明白,两女并没有什么利害关系,更谈不上敌,空气中那股级数相同的雌荷尔蒙相互碰撞较量的气场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

    感受到这两女之间强大气场,他想起凌霜和张氏之间,张氏和福临,凌霜之间也都有这种感觉,说到底,男人之间用肢体冲突宣示地盘,女人则是用气场压倒同,气场输了,也就间接把男人输了。

    这种级数的美人之间显然有种天生的敌对天

    张氏神淡定,笑容甜美:“皇后娘娘,请不要怪罪我家相公,是我太任,我家相公为了找我,心系我的安危,这才违抗了皇后娘娘的旨意,皇后娘娘要怪罪,就怪罪小女子一个人吧。”

    甄命苦知道自己现在的表一定很滑稽。

    萧皇后微微一笑:“哀家怎么会责怪你,只是甄将军对哀家有过承诺,说会送哀家回洛阳,哀家担心他找到了你以后,就忘了当初的承诺了。”

    “皇后娘娘请放心,我家相公一向一言九鼎,说到做到,就算他忘了,小女子也会提醒他的。”

    “那哀家就放心了。”

    萧皇后回过头若有深意地望着噤若寒蝉的甄命苦,“甄将军这次深夜来找哀家,不知有何要事?”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