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 冤家路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我见过你吗?”

    那女子脸上明显有惊讶之色,探过头来打量了他的脸好一阵,“你有什么证据?”

    “我可以放你下来了吧?”

    “先拿出证据来,敢骗我可别怪我下手不留!……啊!”

    那女子发出一声惊呼,子剧烈一颤,手中的匕首突然掉落到地上,人已经被甄命苦摔到了屋里的上,一脸惊骇地望着他手中闪着电弧光芒的电击器。

    她伸手摸了摸上被电之处,先是一阵茫然,接着涌起一股羞怒,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对她如此下流无礼。

    甄命苦微微一笑:“你不是要证据吗?这就是证据,这是只有我暗卫军将士才有电击器。”

    那女子恼羞成怒,刚要暴起,却牵动了上的伤口,嗯哼一声,躺倒在,大口大口喘气,狠狠地瞪着他:“等我伤好了,看我不敲断你的那只手!”

    看她的神,已是信了大半。

    甄命苦收起电击器,走到她边,从贴的腰带里取出一个行军药囊,取了了针线和药膏,不顾她的反对,将她翻了,一把撕开她背后的衣物,露出她洁白的背,一边取下缝针,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忍着点,会有点疼。”

    那女子又羞又怒地喝道:“大胆,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

    “我……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想我话,门都没有!”

    甄命苦嘴里说着,手却不停,“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比起我娘子来,你差了十条街,更何况你还是病号。”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对你这样的女人真没兴趣,我真不明白你都落难到这种地步,怎么还能这么颐使气指的,我这是在给你缝合伤口,这血要再这么流下去,不用别人动手,你自己就嗝了。”

    “嗝?”

    “就是死翘翘的意思。”

    “你、你放肆!”

    “得得得,我放肆,等你有力气再找我算账吧,你可千万别死在这里,我还想让你帮我打听我娘子的下落呢……”

    说话间,甄命苦已经帮她缝合上了伤口,给她上了止血膏药。

    “说实话,你这皮肤真该保养保养了,弹差了点,肤色倒是白的,你几岁了,我看最多也就二十五吧。”

    没想到话音刚落,那女子反而噗嗤一声笑了,回过头看着他问:“你看我像二十五?”

    “难道只有二十?这皮肤质量可不像啊。”

    她笑得越发开心了,似乎心变得好了许多,“难怪坊间传闻暗卫大将军是痴相公,这嘴巴甜得跟抹了蜜似的,说吧,你娘子叫什么名字?”

    甄命苦笑着说:“张鹅。”

    “张鹅?”那女子皱了皱眉头,“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这样吧,你带我到慈宁宫去,我帮你找人问问,快,过来背我。”

    甄命苦被她突然转变的态度弄得有些不太适应,想到张氏的绪也经常是晴雨难测,也就释然。

    “可别再用刀架我脖子上了,到时候可别怪我把你丢半道。”

    “我不是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裴虔通派来的人嘛?”

    甄命苦转过,她一下子跳到他背后,紧紧搂住他脖子。

    背着她柔弱无骨的子,手掌托着她紧实富有弹的翘,心中暗忖:“材倒像二十岁小姑娘,脾气却像是更年期的中年妇女。”

    她拍了拍他的后脑勺,“想什么呢,走啊!”

    看来她已经完全将他当牛当马了。

    ……

    在屋里静观了外面动静半个时辰左右,巡逻的侍卫稍微松懈了些,他这才背着她偷偷出了屋门,一路躲过巡逻的侍卫,在她的指引下,找到了她口中的慈宁宫。

    门口守着几十名带金甲带刀侍卫,分别守在四个门口。

    “这到底什么地方?怎么进去?”

    “你不是会翻墙吗?暗卫军里都是刺杀潜入的高手,从窗户里进去。”

    她低声指了指东边的那面三米多高的围墙。

    甄命苦取出弓弩和索,背着她好不容易翻过墙,从房子的一面窗户偷偷溜了进去。

    “嘘,别出声,里面有人。”

    甄命苦这才发现这是一间宽敞的寝宫,金碧辉煌,两人躲在一个山水屏风后,透过屏风的缝隙,能看见房间里那一张金色幔的大

    在轻微晃动着。

    隐约听见里面传来一男一女喘息的声音。

    不用猜也知道里面的男女在干什么,甄命苦回头看了一眼边的那女子,见她脸色冷淡漠然,显然对此早已见惯不怪。

    上的男人很快结束了,没了动静。

    甄命苦轻声问:“你来这干嘛?”

    “嘘,别出声!”她伸手捂住他的嘴,紧紧盯着外面的那张

    不一会,两条毛茸茸的腿从幔里伸出来,接着从上下来一个略微有些发福中年的男子,一看见这男子,甄命苦脸色一沉。

    那女子发觉了他的异常,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你认识他?”

    甄命苦点了点头,“裴虔通,这是我娘子要找的仇人。”

    “你可别乱来,这裴虔通手了得,慈宁宫外到处都是他的亲兵死士,若是暴露了行踪,你我都活不了,还会连累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

    甄命苦突然明白了,当年裴虔通和司马德勘两个人撺掇宇文化及缢死杨广,宇文化及是个脓包,只知道玩女人,兵权旁落到了裴虔通的手里,如今看来,连**都成了裴虔通的玩乐之地,自由出入。

    甄命苦倒并不着急动手,张氏下落不明,只要裴虔通活着,她始终会找上门来,到时候也不用他四处打听,守株待兔。

    裴虔通似乎并无意在这寝宫过夜,穿上衣服,戴上盔甲,转钻进帏里,跟上的女人调笑一番,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大将军,二爷让人来通知你,宫中来了刺客,让你多加小心。”

    裴虔通不耐烦打断:“知道了,退下吧……皇后娘娘,卑职先行告退了,有什么需要的跟下人说一声,我会派人给你送来,这几天有刺客入宫行刺,我会派人保护你,没什么事就呆在宫里,哪也别去,卑职改天再来问娘娘安。”

    语气中充满了戏谑邪之意,说完,随手拿起随携带的腰刀,带上头盔,转大步出了宫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