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 进退两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原来对方是李元吉豢养多年的死士,两年前选入了皇后的卫队中,李元吉的本意是想让他作为耳目安插在皇后边作为眼线,被凌霜剃了头发之后,恼羞成怒的李元吉回到晋阳,向皇后告状,皇后对凌霜本来就心怀怨愤,尽管她也不喜欢李元吉,可毕竟也是她的亲生骨,听到凌霜如此对她的儿子,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登时勃然大怒,派了这骑兵队长前来捉拿凌霜和甄命苦回晋阳讯问。

    出发前,李元吉暗中叮嘱这骑兵队长,对关外的防御工事暗中做手脚,待凌霜前来视察的时候,造成意外事故的假象。

    凌霜神机妙算,却怎么也不会想到皇后会派人来捉拿她,更不会想到李元吉会暗中让人对她下此毒手。

    听着甄命苦说出他这几天调查到的结果,凌霜神色黯然,久久不语。

    她抬头看着边的甄命苦,见他浑脏不可言,神憔悴,眼中不满血丝,不由地有些发呆,好一会才说:“甄护院,你几天没睡了吧,你先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吧,你别担心,我已经好多了。”

    甄命苦却坚持要守在她边,直到她脱险。

    凌霜只好耐心劝说:“你若是也病倒了,我怎么办?你不睡觉就想不出好办法,你不想让我死,却反而害死了我……”

    甄命苦神一凛,看着处绝境,却依然能保持如此镇定,让他突然清醒了不少,确实,他现在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凌霜也不是那么脆弱的女子,不需要他在夜陪伴。

    他站起来,朝凌霜说了句:“霜儿,那我回去一下,有我暗卫军的人过来陪你,绝不会有任何人靠近你,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说完,转出了洞口,跟洞口的守卫叮嘱了几句,骑上那辆越野摩托,轰隆隆地朝荥阳的方向去了。

    ……

    回到家,张氏亲自为他准备好了水,干净的衣服,侍候他入浴,为他擦拭几天来的泥垢,看着他疲惫不堪地躺在浴缸里睡了过去,连这几天来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不忍心再问他,生怕吵醒了他惹他心烦。

    她又怕他冷,每隔一段时间就给他加水。

    直到天亮时分,甄命苦猛然从恶梦中惊醒,猛地从浴缸里站起来,溅了一旁的张氏一

    他这才发现张氏一直趴守在他边,一夜过去了,水竟然还是乎的,心中一股柔涌动,将她一把抱进浴缸里,两人一起浸在水里。

    张氏本已有些困意,被他这么一弄,登时睡意全无,咯咯笑着,轻轻抚摸他的脸颊,问:“相公,你别太担心,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甄命苦忍不住刮了刮她小巧的琼鼻,眼中闪动着柔:“你傻啊,一夜守着不累吗?一会洗完澡去房里睡,我可不想霜儿还没脱险,你又出点什么事。”

    张氏乖巧地点了点头,“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有通吃在我边,我不会有什么事的,你一会起来吃点东西,我给她准备了一些粥水,你给她带过去吧。”

    有妻如此,甄命苦真的感觉老天爷对他不薄,虽然他这一生遇上的事足以写一部悲狗血电视剧,可有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美妻,他觉得子就算再苦再难,只要有她在边,都是值得的。

    ……

    两天后,听到凌霜出事的消息,凌霜的手下陆续从荥阳附近的州郡赶过来探望。

    都被凌霜一一给打发回去了,在她心里,荥阳能否牢牢掌握在李家的手中,比她自己的命重要得多。

    她虽然暂时失忆,心中却始终牵挂着她的大唐天下。

    这两天甄命苦一直冥思苦想,想尽了各种办法,却始终没有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能够安然无恙地将凌霜从石块夹缝中救出来。

    他已经派人前往洛阳接杏儿和环儿,为了以防万一,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最后的一个方案,是从地底处打洞。

    然而打洞到一米深处,却遇上一块坚硬花岗岩,十几支钻头和铁桨都折断之后,甄命苦终于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绝望。

    凌霜的体也渐渐地变得虚弱,也受了风寒,发起了高烧,体虚弱得连抗生素都不起作用了。

    甄命苦每天沉着脸,脾气也变得暴躁,有好几次,实在不住心中的怒气,冲到关押那骑兵队长的牢房,狠狠揍上几拳狠狠发泄心中的悲愤,然后骑着越野机车一口气冲上几百米高的山崖顶,放声大喊大叫。

    但在凌霜面前却始终不敢表现出一丝束手无策的样子,凌霜却敏感地察觉了一丝不祥的意味,她也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

    ……

    “甄将军,黎阳的徐世绩将军求见。”

    一名暗卫军的侍卫走进洞中向甄命苦禀报。

    “我现在谁也不见,让他回去吧。”

    甄命苦正守在凌霜的边,看着发着高烧的,体虚弱的凌霜,眼眶通红。

    能想的办法他都已经想了,滑轮杠杆起重器械,电钻打洞挖坑,始终没有找到一个能安然救出她的方法。

    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给凌霜截肢,让她从此在轮椅上度过余生,而且连这一个选择都面临着极大的风险,杏儿和环儿正在赶往荥阳的路上,拖延多一分,凌霜存活下来的希望就越低。

    另一个选择,就是结束凌霜的痛苦,这个决定是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出的。

    “徐将军说,他有重要事禀报,事关凌霜小姐。”

    甄命苦抬起头,“他人在哪?”

    “正在虎牢关中候着。”

    ……

    “事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得知李元吉要对三小姐不利,徐某十几天前就已经派人送出信鸽,通知将军和三小姐注意提防,本以为以三小姐和将军的谨慎,此事不至于酿成这样的大祸,没想到还是出了这样的事……”

    徐世绩说完事的经过,一脸的遗憾,看着眉头微微皱起的甄命苦,问:“甄将军没收到徐某送出的信鸽吗?”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