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 变态,大变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到了傍晚,她却不愿回去,只跟他撒着,说什么还没有游玩过瘾,非要让甄命苦随便在江边的渔家住下,跟他一起领略“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美景。

    甄命苦哪会不知道她的心思,她只是不想回去看见凌霜,心又不好,想要跟他单独在一起多呆些时间。

    他当然乐意多跟她呆在一起,就算什么也不做,光听着她喊他相公,说些不着边际的傻话,也是快活似神仙,不愿扫她的兴致,只好暗中先让通吃回去,跟凌霜报备一下,两人就在江边的渔人家住了下来。

    夜晚时分,两人躺在船头,张氏偎依在他怀里,看着满天的星空,听着水花拍打船的声音,静静地听他说着天上的星宿传说。

    “相公,你还记得我们初认识的时候,你跟我也是这样,在洛阳城外的一家农舍里烤别人的鸡吃吗?你还吓我是偷来的。”

    甄命苦对此早已没有了印象,张氏却像是沉入了美好的回忆里,说个不停。

    “坏蛋,你难道一点也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事了吗?你把我气哭好多次你也不记得了吗?说我被人捏一下股要多少黄豆,我这个人又值多少黄豆,你要用黄豆买下我的话也不记得了?”

    甄命苦笑着问:“我有说过这么混账的话?”

    “恩,真的很混账,你还亲我,我气得把你嘴唇咬破了。”张氏咯咯地笑。

    “来,让为夫好好回忆一下。”

    甄命苦笑着搂进了她的腰,望着她月光下媚的容颜,朦胧的月色,让她的肌肤如雾般迷蒙,如幻如梦,他凑上她的唇,张氏轻轻地咬住他的唇,却不敢用力。

    亲完后,她一脸期待地问:“想起来没有?”

    “还没感觉,再亲一下。”

    甄命苦笑着,低头又仔细地品尝了一番,还是摇头,说:“除了亲你,我还做了些什么?”

    张氏羞道:“没有了。”

    “我似乎不是这么容易被吓退的人啊,一定还做了什么,只是你不肯告诉我,比如……”

    他的手悄悄从她的衣服下摆钻入,轻抚上她越发饱满的脯,轻轻捏揉,张氏咬着唇,息微喘,星眸如雾地望着他,“那时候的你没现在这么坏。”

    甄命苦笑道:“男人一生下来就很坏,我猜我那时候一定是有贼心没贼胆,见了娘子你这样的绝色美人,材又这么惹火,一定会想要对你做点什么的,想知道为夫当时真实想法是什么吗?”

    “是什么?”张氏当然知道他不会有什么好话,只是这些年听惯了他的调戏浪语,不觉得有什么,换了是别的男人说这些轻薄话,她一定会一巴掌赏过去,唯独甄命苦说这种话不会让她感到排斥,反而觉得有些刺激和期待。

    “我当时在想娘子的两只大**这么丰满坚,一定跟娘子你磨的豆腐一样又白又水嫩,要是能捏上一捏,手感一定很好,若是再能咬上一咬,死都值了,不知道谁这么幸福能成为你的相公,把你搂在怀里,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把娘子你逗弄得喘吁吁,那该是一件多么高级的享受。”

    张氏子轻轻一颤,咬唇道:“禽兽,变态,大变态……”

    甄命苦越发地受到鼓励:“为夫当时一定是想放长线钓大鱼,现在鱼钓上来,也就不用再假装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以对你肆意轻薄了,鹅鹅,你的豆腐越来越滑嫩了,不愧是名震洛阳的豆腐西施啊……”

    张氏被他激得俏脸泛红,“宝宝要是被你教坏了,我就把你这张坏嘴巴缝起来。”

    甄命苦脸上毫无愧色:“这怎么会教坏呢,这是有益的胎教节目,要是个小子,就让他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找个像他娘子这么极品的绝色美人,要是个闺女,让她早点知道男人都是禽兽也好,以后好提放着点,免得上男人的当。”

    张氏咬着红唇:“你的意思是我上你的当了吗?”

    “被本大将军看上了,哪能逃得出手掌心,你这辈子就认命吧。”

    “早就认命了。”

    “娘子请放心,为夫一定会一骗到底,骗你一辈子,让你一辈子都像做梦一样,一梦不醒。”

    张氏息微喘,语带羞涩地说:“相公,我还想听……”

    “听什么?”

    “就刚才的那种变态的话……”

    甄命苦哈哈一笑,一脸神秘问:“我们家乡有句老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张氏看着他轻轻摇头,美眸中带着既羞又盼的动人光彩。

    “每一个你朝思暮想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得索然无味的男人。”

    张氏咬着唇,脸红如烧,“那你索然无味了吗?”

    “我才了多久?还早呢,还想你一万年。”

    “大变态,臭流氓!”张氏喘吁吁,一只手抓住了他在她大腿上的手,却又忍不住说:“还要听……”

    甄命苦笑着,“啧啧,娘子还真是有受虐倾向啊,这就想要相公了?可总不能老是我说给你听啊,你要有所回应相公才会迸发更多的灵感啊。”

    “人家不会说啊。”

    “有什么不会的,从来没有听你说过相公的什么,你形容一下相公的气味,用你最真实的感觉……”

    “恩,臭臭的,有点呛人,不过很好闻,不闻会睡不着觉,这算吗?……呵呵,坏蛋,你要做什么,船会被你捅沉的……”

    “小妖精!学得倒快!”

    ……

    甄命苦带着张氏在外游玩了三天,才回到住所,甄府被烧了以后,他花了一千两银子在城西买了座宅子,临时安置张氏和凌霜两人。

    房子不大,三人住在同一个屋子里。

    这也是为什么张氏宁愿跟他在外面露宿,也不愿意回来的原因。

    甄命苦当然明白,又不敢让她们两人分开住,一来他不能同时两边看顾,二来他也舍不得她们任何一个。

    她们争斗归争斗,但只要是他态度稍微强硬一些,也不至于闹得不可开交,张氏也只是看不惯凌霜对他冷淡呼喝的样子,只要两人不接近对方三米以内的警戒线,就相安无事。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