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 两边不得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这时,张氏从房间外冲了进来,撩开幔,一把揪住甄命苦的耳朵,将他从上拉了下来。

    他由始至终都还是呆滞的状态,回头看看凌霜,又回头看看张氏,全然不知道两人到底谁真谁假。

    “霜儿……你……”

    凌霜羞愤交加,眼中带着要杀人的寒意,大嚷大叫:“滚,都给我滚出去!”

    张氏一吐舌头,从地上拾起甄命苦的衣物,塞进他怀里,拉着光溜溜的甄命苦飞快出了房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

    甄命苦由始至终还在茫然中。

    凌霜还是黄花闺女的事实让他震惊,他明明跟她成亲那么多年,她怎么可能还是黄花闺女,他绝对不是一个正人君子,也不是无能的柳下惠,这样一个绝色美妻养在家里,怎么可能这么多年还保持着完璧之,这根本说不通。

    张氏看他一脸茫然的模样,心中原本有的一丝醋意,化作了跟凌霜斗智斗勇中占据上风的得意,“怎么样,这回相信我了吧?”

    甄命苦喃喃道:“她一定有她的苦衷,是我不该做这种卑鄙的事,我这就去给她道歉。”

    说着,匆匆穿上衣服,就要出门去给凌霜道歉。

    张氏恨不得将这个鬼迷了心窍的男人活活掐死,一跺脚,挡在他面前,“不许去!”

    甄命苦将她抱离一旁,“鹅鹅,别闹,我们做错事了。”

    “做错什么了,要错也是她错在先,她不但用催眠术控制了单雄信,还控制了你,让你以为她是你妻子,让你死心塌地为她卖命,刚才单雄信说的话,你还不明白吗?”

    甄命苦说:“你别胡说,我跟她很多年前就已经相识,她腿上的吻痕是我留下的,这绝不是什么催眠能捏造的。”

    张氏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这事,今天才知道他跟她之间还有这层秘密,闻言愣住了,好一会,心中才涌起一股浓浓的酸意,眼眶登时红了起来,“你是不是早就喜欢上她了?”

    甄命苦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是。”

    “就算她骗了你,她利用你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你也死心塌地喜欢她吗?”

    “是。”

    张氏眼眶红了起来,“那我呢?”

    “你是我命。”

    张氏颜色稍缓,一擦眼角,轻声问:“要是让你在她跟我之间做个选择,你要选谁?”

    甄命苦一脸苦恼,“鹅鹅,你别我。”

    张氏怒道:“我就你,就你,你这个三心二意的花心大萝卜,有了我和贝儿两个人还不够,还要第三个,别人就算了,为什么偏偏是个她狡猾诈的骗子?她把你卖了,你还替她数钱,你这头大蠢猪!”

    甄命苦走上前,轻抚她的脸,说道:“鹅鹅,不管是她还是你,若能骗我一辈子,我都心甘愿被你们骗,我甄命苦何德何能,能拥有你和霜儿,这辈子只求你们能和平相处,不希望你们为了我闹得家里不得安宁,你们两人我谁也舍不下,非要我做选择,大不了我谁也不选,我们不要当夫妻,我不娶,你们也不嫁,就这样当个知心的朋友,一辈子就这样过吧,互相守着对方,要是还不行,我就跟我叔一样,出家当个和尚,你们另外找个一心一意的男人,别再为了我伤神伤心,你们也就不用再这么痛苦了。”

    张氏闻言登时慌了,急忙说:“我不你了,你别胡思乱想,我不闹你,你好好的,别出家。”

    甄命苦见她这惊慌模样,心中暗想有你们这样的美妻在家,傻子才舍得出家,嘴里却说:“那么就这么说定了,不准再跟霜儿闹别扭,你先睡吧,我去看看霜儿,跟她赔个罪。”

    张氏点了点头,看着他转出了门,喃喃道:“鬼迷心窍的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就看在你被她催眠的份上,暂时依着你,让你得意一会,等你醒过来了,非把你股打成猴股不可!”

    接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在跟凌霜的战争中,她总算是稍稍占据了上风,至于甄命苦是不是真的喜欢凌霜,她也不在乎了,等他清醒过来,发现凌霜欺骗利用了他,他就算再喜欢,也不可能跟她有什么瓜葛了。

    想到这,她心变得奇好,转出了门,叫上通吃,扛了一袋地瓜,到花园里的烤地瓜去了。

    ……

    甄命苦推开凌霜的房门,走进去,凌霜的手脚已经能活动,却还是有些无力,正在穿着衣裳。

    酥半露的她软无力的样子,能让任何一个男人兽大发。

    见甄命苦又从外面进来,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急忙道:“你别过来。”

    甄命苦却不管,走过来,默默地帮她穿上衣服。

    “霜儿,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以为……”

    凌霜当然明白他什么意思,他以为她跟他是几年的夫妻,这种事早就应该已经在洞房花烛的时候做过了,她却还是完璧之,这事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

    看他一脸愧疚和后悔,并没有因为这事对她起怀疑,说明她的催眠术至今还是有效的,她放心了不少,心中已有了应对之策,问:“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甄命苦摇了摇头:“你不说一定是有你的原因,我相信你,以后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不会再你做这种事。”

    凌霜眼中闪过一丝讶色,显然没料到他会如此死心塌地信任她,其实他以后做不做这种事,都已经不重要,已经到了刚才那一步,跟做了又有什么区别。

    若不是这个男人对她还有用,否则就凭他对她做出了这种恶事,她岂容他活在世上。

    只是,她依旧保持着她一向的冷静沉着,没有益处的乱发脾气,在她看来,是失败者才会做的事,迄今为止,事还在她的掌控之中,她隐藏起心中的真正想法,眼神变得温柔,看着他说:

    “我不怪你,是我没尽到做妻子的责任,发生这样的事,我有一半的责任,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小时候的事吗?我一直没跟你说过,是因为怕你会看不起我,离开我……”

    她脸上浮起一丝痛苦,看起来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