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 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凌霜脸色沉了下来,冷冷说:“我最后说一次,天下一未定,我一不会跟任何男子谈儿女私,你要是不相信,我凌霜割发立誓,若有违此誓,叫我此生无法实现我追求一生的夙愿。”

    说着,手中突然现出一把匕首来,割断自己的一缕鬓发,徐徐飘落。

    柴绍登时被她的决绝吓了一跳,急忙道歉说:“霜儿,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跟他朝夕相对,他又是诡计多端,我怕他对你生出什么歹念来,吃了暗亏……”

    凌霜眼神变得温柔起来,看着他说:“柴公子,凌霜很感激你这些年来对我的耐心和忍让,若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懂我,非柴公子你莫属,所以我更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心和志向,就算是我爹,我也不会轻易更改自己的初衷,你若是苦苦相,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你了……”

    柴绍一脸感动地说:“霜儿,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放手去实现你心中的抱负吧,我一定尽全力帮你,直到平定天下的那一天!”

    凌霜笑了,伸手轻轻为他整理了一下衣襟,温柔得像个妻子,柔声说:“你爹那里,还希望你能多替我说几句好话,我不想让自己未来的公公对未来的儿媳妇留下不好的印象,不然以后我就算进了你的家门,只怕也呆不长久。”

    柴绍激动得快要跳起来,这份没有期限的承诺虽然看似遥不可及,但对于凌霜来说,已经是对他最大限度的让步和迁就,他哪还有半点不愿,连连答应着,不再纠缠,转上马,在凌霜美目相送下,意气风发地朝众人离开方向赶去。

    凌霜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变成了冷淡,低声对着柴绍远去的影说了句“对不起”,也不知是因为为了摆脱他的纠缠欺骗了他,还是因为辜负了他的一片深而显得有些不忍,目送他离开后,才轻吹了一声口哨,“火星儿,我们也走吧”,路旁的踏血听声飞奔过来,她翻上马,朝另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

    凌霜回到府中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她下了马,将踏血存放在离甄府不远处的一户人家。

    张氏还不知道她三小姐的份,踏血不能进甄府,以免被张氏发现。

    入了府中,经过厨房时,一股人香味扑鼻而来,让她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她这一生,只有两样东西难以抵挡,一样是好的乐器和曲谱,一样就是美食。

    闻到这香味,她不用猜也知道是张氏在厨房里给甄命苦准备晚餐了。

    她虽然不屑张氏这种一切以相公为中心的女人,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厨艺,已经比得上皇宫里的御厨,而且很多菜式是她这个自认为尝遍天下美食的饕客都没有见识过的。

    她不由地想到甄命苦那台手机的神奇功能,那台手机就像是仙家宝贝,里面应有尽有。

    厨房里响起菜刀切菜和油锅过水的声音,配合着飘出来的香味,对凌霜这个自从来了荥阳后很久没吃到好东西的饕客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像是一首美妙的音乐,油炸,锅铲交击,起锅装盘,组成了一首动听的合奏,飘入她的耳朵,让她忍不住地吞了吞口水。

    她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朝厨房走了过来。

    厨房里,通吃那庞大的影正站在砧板前,挥动手里张氏为他新买的菜刀,使得如挥臂使,将葱姜蒜切成碎丁,刀法如神。

    张氏站在他旁的灶头,着微隆的肚子,手袖高高挽起,露出如白藕般的手臂,挥动着锅铲,熟练地翻炒起锅,厨房里香气四溢。

    通吃不时地回头看看那几盘已经炒好的菜肴,吞咽着口水,想要伸手偷吃,却被张氏拿筷子敲了一下,恼道:“不准偷吃!”

    通吃缩回手,嘿嘿傻笑。

    凌霜正看得出神,后响起甄命苦的声音:“霜儿,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回过头,发现甄命苦手里正拿着两尾刚刚宰杀好的鱼,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凌霜点了点头,甄命苦笑着说:“今天是我生,鹅鹅她要给我做满汉全席。”

    凌霜哪知道什么是满汉全席,但却知这名字不简单,虽有些好奇,嘴里却不屑地冷哼一声,暗想这个女人为了抓牢自己的男人,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看甄命苦这颠的样子,还别说,真的管用。

    张氏听见门外的动静,朝门外看来,正好看见凌霜和甄命苦站在门口。

    “相公,鱼杀好了吗?快拿进来,油锅滚了。”

    甄命苦匆匆跟凌霜告了罪,拿着鱼跑进厨房,将鱼放进油锅里,发出“嗤——”地一声,张氏指挥着他和通吃两人,为她打下手。

    看着他们在厨房里手忙脚乱,不时地放出阵阵笑声,凌霜不由地有些发呆,意识到自己跟这些人格格不入,不再逗留,转离开。

    甄命苦与张氏说说笑笑,回头发现凌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门口,眼中闪过一丝疑色,凌霜今天似乎跟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他转走到张氏后,揽住她的腰,亲吻她精致的耳垂,惹得她微缩脖子,咯咯笑,这才说:“鹅鹅,今天是我生,你能看在我面子上,跟霜儿和平相处一天吗?”

    张氏并不回答,回头对一旁的通吃喝道:“通吃,萝卜蒜苗切好了没?放进来!”

    通吃二话不说,刷刷刷几下,刀法入神,转眼间将一根萝卜切成了丝状,放进锅里,跟鱼一起。

    转眼间一盘香喷喷,色香味俱全的酸溜萝卜丝煎鲤鱼起锅。

    甄命苦见她不答,也不敢再提,这两个女人天生水火不容,他也不指望两人能和解。

    “我去杀鸡。”

    他放开了她,提了只鸡转朝厨房外走去……

    刚到门口,后传来张氏的声音:“相公,今天是你生,一会菜炒好了,你去叫她一起来吃餐生宴吧,一起庆祝一下。”

    甄命苦闻言转过,看着一副若无其事炒着菜的张氏,感动得差点没流下泪来,扔下手里的鸡,朝凌霜房间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