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 这就叫高科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为此他不止一次地暗示过她,荥阳城里到处都是花街柳巷,他又正直血气方刚的年纪,真饿慌了他,可是会饥不择食的。

    她对他这种暗示威胁视而不见,只消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就能清楚地表达出她的警告,那意思很清楚,他若是真做出这种事来,她会让他这辈子都不能再欺负她。

    她比剪刀手的模样比任何时候都人,让他觉得任何女人都不及她一根脚趾头。

    所以他一直都循规蹈矩,安分得很。

    弄好了程序之后,他教给了她一些基本的作方法。

    “这个按键按下去,就开始录制声音,将这两个电极从这端拉出来,贴在人的大脑两端,接通之后,再按下这个按钮,就能录制人的脑电波,两段录下来之后,再按一下这个按钮,就能进行声波和脑电波的比对……”

    甄命苦为她解释着,全然没有发觉张氏美眸中闪动的雀跃。

    她说她要试验一下是不是真的管用,试验的对象当然是他。

    她按照他说的方法,将两个电极贴在他的两边太阳上,接着凑到他耳边悄声说了句:“相公,我真的真的好你,你知道吗?”

    果然,她的话音刚落,屏幕上便出现一个绚丽多彩的曲线来,接着曲线就开始变化着各种形状,代表着他的思绪,屏幕的下方飘过一行字,代表了这些绪的可能:得意,狂喜,感动,内心哭泣,深,千言万语汇成三个字,“想弄鹅鹅”。

    “噗嗤——”

    她笑出声来,嗔道:“到底有没有用的呀,你是不是又在胡说八道骗我?”

    “岂有此理!你是不相信我的技术吗?按这里!”

    按照他的指示,她按下了另外一个“比对”的按钮,出现了上下两端声波和脑电波的截取图,再按了一下右下角的一个分析按钮。

    很快,程序便将两者之间的特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和定,并弹出一个定义方框。

    “在这里输入你所定义的这种声音和人的反应绪,比如刚才的比对分析,就可以定义为想弄鹅鹅,以后再遇上有相似之处的绪反应,程序就会帮你分别这两者之间的区别,积累多了,这个程序就有了自我更新的功能,你这个构想有点像是测谎仪,但又不尽相同……来,我再给你示范一下。”

    甄命苦说着,将两个电极取下来,贴在她的太阳上。

    接着,在她不解和期待的目光中,冷不丁吻住了她的红唇,手飞快地从她衣襟钻了进去,握住了她的丰软……

    房间里登时响起张氏被袭击后的惊呼……

    ……

    “看你这杂乱无序的思绪,这就叫慌乱,茫然,手足无措,头脑空白,代表遭受了不明来历的袭击和侵犯,看看这一连串的高峰值,看来娘子你的体质还真是敏感啊,相公只是稍使手段,轻轻撩拨一下,就招架不住了。”

    甄命苦指着屏幕上的脑电波分析图,看着依旧脸红如霞的张氏,脸有得意之色。

    她一把从他手中抢过手机,狠狠道:“呸,你才招架不住!”

    甄命苦将她搂进怀里,仰头看着她羞不可抑,却又异常激动的俏脸,好奇问:“你拿这程序到底想做什么,不会就像测试为夫到底你这么简单吧?而且这也跟催眠没有什么关系吧。”

    张氏神秘兮兮地一笑,搂着他的脖子,软语求道:“相公,我想求你再帮我一件事。”

    甄命苦一脸警惕:“除了跟你一起去报仇,其他我都可以答应你。”

    张氏可怜楚楚地说:“我已经知道错了,凭我自己一个人肯定是不能替独孤伯伯报仇的,是我太过心急,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我听你的话,一切都等宝宝生下来以后再说。”

    甄命苦被她出乎意料的回答给迷惑了,跟她以前相处的子虽然已经模糊,但潜意识里却深知这个女人的执拗古板,岂会如此轻易地放弃自己想要做的事。

    他也不知道她这话有几分真几分假,有多少是真心,不过她肯在口头上服软妥协,就已经算是很大的让步了,他可不敢再在这事上过分迫她,急了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这个女人看似温柔可人,贤惠淑德,但真惹到了她,绝对有做母老虎的潜质,笑道:“你若真能这么想就好了,说吧,有什么事要让为夫帮忙的。”

    张氏媚然一笑,问:“凌霜是不是每天都会弹一首曲子给你听呀?”

    甄命苦点了点头,这算是凌霜给他最美好的福利之一,作为妻子,如果连这点甜头都不给他,这个妻子当得未免也太不称职了。

    张氏说:“我想让你把你听她的弹曲时的脑电波图给录制下来。”

    甄命苦眉头一皱,“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呀,我就想看看她的曲子里到底有什么,让你神魂颠倒,我想要向她学习,学习服侍相公的本领。”

    她的话虽然动听,甄命苦却不敢全信,疑惑地盯着她一脸真诚的可模样,实在不愿意怀疑她有什么不良的动机,想了想说:“就这事是吗?我倒是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是什么?”

    “以后我敲你窗户的时候,不准再用什么被窝盖暖了不想起之类的蹩脚理由不开窗。”

    张氏脸上一红:“你这个大混蛋,你一定要把这种事说成是一种皮交易吗?人家不开窗是因为什么呀?我才不要每天和你做那种事,以后宝宝生出来跟你一样好色怎么办?”

    甄命苦嘿嘿一笑:“好色有什么不对,人生来就有繁衍后代的天赋使命在,要不然分什么男女,这是人,正所谓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非要弄得冷淡似的道貌岸然才算是正人君子,这不扯淡吗?少跟我来这一,你答不答应吧。”

    他的歪论张氏早就听多了,也懒得反驳,狠狠地瞪着他,思量再三,才不不愿地点了点头,甄命苦笑了,笑得如同占了大便宜的无耻登徒子。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