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 迟来的盟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张氏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邴元真知道她带了个伤者,一定会找地方医治,第一个会搜查的地方,就是仓城中的这些医馆药馆。

    幸好,禹诡总算是熬过来了,靠着一向结实的体素质,只是半个多时辰,他便怒吼着醒过来,冲出房门,四周找人拼命。

    当他看见张氏时,这才从濒临失控暴走的边缘清醒过来,愣愣地看着她,突然朝她冲了过来,嘴里大吼着:“都是你这个祸害,若不是,我的叶儿怎么会死!你还我的叶儿!”

    听到他这歇斯底里的嘶吼,张氏浑一颤,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落,任由禹诡两根已断的手臂钳住她的脖子,可惜没有了手指,连掐她的脖子都做不到。

    禹诡卡着她的脖子好一会,突然一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声音悲凉痛苦。

    张氏跟着大哭。

    两人的哭声如同和声,此起彼伏,弄得周围战战兢兢的郎中和店里的伙计都不知所以,一头雾水,一动不敢动。

    许久,禹诡才停下了哭声,一擦眼泪,冷冷地看了张氏一眼,“你不是逃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张氏不答,哭着问他:“柳姐姐呢,柳姐姐在哪里?”

    禹诡眼中闪过一丝灰sè和绝望,喃喃念着“没了,没了,都没了”,一脸的绝望。

    邴元真一脚就把柳叶儿踹成流产,耽误的时间太长,已经来不及保住母子两人,他只想保她的xìng命,她却死活不让,以xìng命要挟,让他剖开她的肚子,把肚子里的孩子取出来。

    他含泪答应,只可惜取她肚子里的小婴儿时,已没有了气息,柳叶儿也因为流血过多,无力回天。

    听禹诡亲口说出她离开禹府之后发生的事,张氏所有的希望都破灭,内疚,悲痛,仇恨一起涌上心头,猛地一擦眼泪。

    “我要杀了邴元真,替柳姐姐报仇!”

    禹诡停止了哭声,吃力地站起,朝门外走去,“用不着!她的仇,我会报!拼了这条命,我也要让那邴元真血债血尝!”

    “站住!你现在这样去纯粹是送死!”

    禹诡毫不听劝,愤怒蒙蔽了心智,一心要让邴元真血债血尝。

    张氏收拾起心,转跟了出去,看着禹诡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狼狈爬上马背,心中一阵恻然。

    她认识禹诡也有几年了,虽然没有说过几句话,却知道他对柳叶儿的感,堂堂一个大隋武榜眼,甘愿留在柳叶儿的玫瑰楼里,死心塌地为柳叶儿办事,虽说脾气差,心眼小,可对柳叶儿却是一心一意,在那花团锦簇的百花楼里,能像他一样真心对待柳叶儿,十年如一rì地在柳叶儿边当护花使者,其实难能可贵的。

    如今他却为了柳叶儿报仇成了废人,已没有报仇的能力。

    她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他努力骑上马背。

    禹诡伤口处的纱布再次渗出血来。

    “禹护院,你冷静一点,你这样不惜自己,白白去送死,柳姐姐的仇谁来替她报?”

    禹诡闻言终于稍微冷静了些,坐在马背上,呆呆望着仓城郡守府的方向。

    张氏上前牵起马缰绳,“走吧,我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等你伤好了,我们再想个办法,就算拼上这条xìng命,也一定不会让柳姐姐白白死在邴元真手里的!”

    禹诡沉默不语,许久,才点了点头。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药馆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张氏脸sè一变,回头朝那队赶来的人马。

    当她看清楚马背上的人时,惊呼出声:“单将军!”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多rì不曾露面的单云英。

    ……

    郡守府中,邴元真正在大厅中来回踱步。

    王世充的人前来询问城中发生何事,他也一一搪塞了过去,毕竟禹诡是王世充那边的人,若是知道禹诡被他反,只怕王世充立刻会怀疑他投诚的诚意。

    唯有将事解决妥当,稳住仓城的局势,再行禀告,到时候王世充就算知道禹诡已死的消息,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就在他焦急老半天还没有找到张氏的踪迹时,门外飞快跑进来一名传令兵。

    “报!已经抓住逃犯!”

    邴元真猛地冲到传令兵边,一把揪住他的甲胄,喝问:“人呢!”

    短短的半天,被他下令处斩的传令兵已经不下三个,传令兵战战兢兢地回说:“正在被单将军看押着,是单将军将两人截下来的,此时正在东城楼。”

    邴元真眉头一皱:“她怎么会在东城楼?……给我备马!”

    ……

    虽然单云英是瓦岗军的人,邴元真却丝毫不敢大意,毕竟他已经成为了瓦岗军的叛徒。

    还受荥阳方面节制的时候,他也许会顾虑单云英的份,但如今他投靠了王世充,也就不在乎单云英是单雄信的亲妹妹了。

    当初举城投诚,单云英并没有一丝反对的意思,估计也是因为对李密篡权夺位,诛杀瓦岗大当家的行径不忿,这才一直留在了荥阳。

    尽管如此,他也还是不敢轻易相信单云英,只把仓城一个无关紧要的仓库交给单云英看守。

    这几天频频调动守兵,一时没想到单云英也被调来搜捕,更没想到张氏会落入她的手里,这是他没预料到的。

    此时他也顾不上太多,带了几百人马,匆匆往仓城的东城楼赶来。

    ……

    仓城东城外,一行人马正在从城外返回。

    邴元真站在城楼上,看着单云英的人马押送着一个披头散发,五花大绑的犯人,远远地看去,正是屡次被逃脱的张氏。

    单云英骑着高头大马,手中牵着绳子,另一端绑的张氏,停在了护城河对面的桥头。

    邴元真大喜过望,见张氏终于要落入自己手中,心头火,也懒得追究张氏是怎么逃出城去,单云英又是如何抓住她的,禹诡又在什么地方,他只知道禹诡双手已断,就算活着,也跟废人没什么两样。

    他远远朝单云英大声喝道:“单将军,快把她带进城来!”

    他的话音刚落,单云英后的张氏突然激烈挣扎起来,手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割断了绑着她的绳索,转朝远处的树林中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