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 梦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嘭——

    禹府的大门被十几个人用攻城用的撞木给撞开,几十个人从门外冲了进来。

    邴元真跟在这些人的后,步履踉跄地走了进来,脸上明显还有酒意,兴奋大喊:“禹将军,按照约定,我来接我的女人了,为何这么久不开门!”

    禹诡并没有现,倒是有几个仆人匆匆赶来,大气不敢喘一声,垂头低眉地分站两旁。

    邴元真的声音变得有些亢奋,带着一丝恼怒:“你们家老爷呢,不知道本将军来接人了吗?”

    奴仆纷纷回答不知道。

    邴元真火了,禹诡昨天跟他约好,让他今天来取人,没想到今天乘酒兴而来,不但吃了闭门斋,连禹诡的人影都见不到,酒意一涌上来,也不管禹诡是什么人,大嚷大叫道:“让禹诡给老子滚出来,老子等了这几天,今天非要接走那女人不可,再不把她交出来,老子一把火烧了这里!”

    “什么人在这里大吵大叫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在两个丫鬟的掺扶下,柳叶儿从门廊走了过来,站在门庭的台阶上,冷眼看着邴元真和他那些如狼似虎的手下。

    “原来是邴将军,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贵干,你虽然是仓城郡守,可也不能硬闯我夫君的府邸吧,我夫君再怎么说也是仓城监军。”

    邴元真喝道:“监个军,老子让他滚蛋,他就得滚蛋,柳叶儿,我问你,禹诡他人呢?”

    “我夫君正在歇息,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邴元真隐约感觉事不妙,眼中闪过一丝狠戾,“我要的人呢?”

    “什么人?”

    “装什么傻!月桂仙子张鹅,禹诡抓回来关押在他府中的!”

    柳叶儿不解地问:“你找她做什么?”

    “你管得着吗,把人交出来,不然我可不管你是李密的女人还是禹诡的女人,就算他们两个人一起来,也保不住你!”

    柳叶儿冷笑一声:“我都忘了你也曾经是瓦岗寨的人了,换了个主子,当然不把往rì旧主子放在眼里了。”

    邴元真脸sè一变,突然意识到柳叶儿在故意拖时间,转头朝后的人喝道:“给我搜!”

    柳叶儿双臂一张,拦在他们前面,喝道:“这里是监军府,你们敢!”

    “在仓城,老子就是皇帝,没有老子不敢的!别以为你大着个肚子,老子就不敢对你怎么样,惹火了我,我连你带你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宰了!”

    他那只独眼中shè出的狠毒让柳叶儿不住一个寒战,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人绝非善类,稍一犹豫,邴元真带来的那些人已经从她边飞快掠过,朝府中的各厢房搜查去了。

    不一会,几个士兵回来禀报,手里拿着张氏留在房间里的衣物,邴元真放在鼻口嗅了嗅,脸sè一变,转过朝边的护卫下了命令:“把她给我看住了!”

    说完,跟着士兵一路到了进了关押张氏的房间。

    房间里还点着熏香,邴元真在房间四周打量了一番,走到边,抓起上的被褥,嗅了嗅,香气怡然,正是张氏上的胭脂水粉味,确定这里就是关押张氏的地方,而且被子还有些余温,显然不久前张氏人还在这里,回头又看见房间的窗户半开着,显然刚刚从窗户逃走。

    他脸露怒容,“封锁城门,给我追!”

    接着,眼中凶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狞笑:“这个小人,竟敢故意拖延!”

    转出了门,朝看押柳叶儿的地方走去。

    ……

    禹府的一间书房里,禹诡昏昏沉沉地从昏迷中醒来,一股浓浓的烟焦味涌入他鼻中。

    他甩了甩因麻醉药的作用而有些迷糊的脑袋,猛地坐起来,打量四周。

    火光冲天,大火已经烧到了他所在的房屋。

    他大吃一惊,怒喝一声:“柳叶儿!”

    猛地站起,在熊熊燃烧的屋梁落在他上之前,撞破了房门,冲了出来。

    刚冲出来,被大火吞没的房屋便轰然倒塌,再迟半刻,他就连同这房子一起,葬火海。

    府中除了大火燃烧发出的猎猎风声和轻微爆炸声,没有任何人的动静。

    柳叶儿借口有事找他商量,将他带到这间屋子里,乘他不备的时候,用麻醉暗器偷袭了他。

    他当时就已经猜到柳叶儿的目的,是为了放走张氏。

    然而他没想到柳叶儿会做得这么绝,不惜放火烧了府邸,将他葬火海,看着冲天的火光,他对她仅有的一点希望也都破灭了。

    他yīn沉着脸,转大步出了庭院。

    ……

    当禹诡冲进另一间屋子前的门庭时,关押张氏的房间门口,柳叶儿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地上流着一滩血。

    几个丫鬟都倒在血泊之中,禹诡脸sè大变,冲到柳叶儿的边,颤抖着双手,拨开散落在她脸上的乱发。

    她紧闭着双眼,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布满了巴掌印,嘴角流血,她的下,流着血,小腹的衣服上,留下一个硕大的脚印。

    禹诡将她搂进怀里,张大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也许是感觉到了边的动静,柳叶儿幽幽转醒,抬眼望着边的男人,吃力地抬起手,抚上他的脸。

    禹诡浑一震,低下头,看着她,眼中露出懊悔和愤怒,嘴里喃喃念着:“为什么,为什么……”

    柳叶儿张了张嘴:“禹郎……”

    这一声“禹郎”,让禹诡再也按捺不住,泪盈眶,滴落在她脸上。

    “对不起,好像已经不能跟你过一辈子了呢。”

    “可以的,可以的,叶儿,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你再坚持一会,你再坚持一会。”

    柳叶儿眼中shè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神光,带着一丝怜悯,从她进入百花楼的那一天起,禹诡就一直呆在她边,已经有六年多,由始至终守在她的边,对她一心一意,从来不会像别的男人一样花心,更不会在百花楼里沾花惹草。

    她一直忽略他的存在,只把他当成一个可堪利用的仆从,直到她怀上他的孩子,李密抛弃了她,才发觉禹诡在她生命中占据了那么重要的位置,如今回想起来,她一直追寻的东西是那么地虚无缥缈,真正该珍惜的,却总是在失去之后才幡然醒悟。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