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武学的精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她带着一丝疑惑,走出帐篷,方便完回来,隐约听见营地的东南角传来几声轻微的人声,隐约就是面团的声音。

    让她不由地有些好奇,偷偷走进探头一瞧,见两个人影正坐在雪地上,依偎在一起,悄声说着甜蜜话,张氏一下便猜到那个就是面团的心上人驴粪蛋了。

    “驴粪蛋,再过一阵我就攒够银子了,到时候我们一起逃出去,躲进深山里,等仗打完了,我们再出来,用我攒的银子买些田地,你耕种我织布,你打渔打猎我给你生娃……”

    驴粪蛋只是傻笑。

    “傻样,你倒是说点什么呀,就知道傻笑,脑子笨就算了,难道嘴也笨吗?”

    驴粪蛋被骂,依旧傻笑:“呵,都听你的,我喜欢听你的说话。”

    面团白了他一眼,“将来孩子跟你一样傻可怎么办?”

    “没、没事,跟你一样漂亮就行。”

    面团笑着说:“我哪里漂亮?你是没见过,我上铺的张姐姐才叫漂亮呢,天仙儿似的。”

    “你最漂亮,谁也比不上。”

    “呵呵,我还以为你嘴笨呢,什么时候学得油嘴滑舌了?”

    驴粪蛋呆呆地看着她,好一会才说:“亲亲,我想亲亲你。”

    “亲就亲吧,又不是没亲过……别脱我衣服,冷,这样摸就好……”

    张氏听到这里,已经知道这两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了,脸红了起来,转离开,回了帐篷,躺在上久久不能入睡,回想着刚才面团和她的人亲密时的景。

    一颗奇妙的种子渐渐地在她心里生了根发了芽,越发茁壮,让她忍不住咬着红唇,眼眸变得水润,一只手轻轻揉着她丰满的脯,想着被甄命苦不释手地捏揉吸时的羞人感觉,气息微喘,一只手忍不住悄悄地沿着她光洁的小腹,朝下抚去……

    “相公,对不起,我想你了,我是个坏女人……”

    ………………………………

    张氏第一次没有早起,这让其他人都感觉奇怪,平常这时候的她早就起来晨练了。

    她起来时,眼中带着一丝如水的妩媚。

    众女都不是什么清纯少女,见她这副模样,哪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全都心照不宣地笑了,弄得张氏满脸通红,却又不能让她们不准笑,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不敢多在帐篷里逗留,匆匆起洗漱完毕,外出跑步去了。

    面团一夜未归,其他人倒也习以为常,见惯不怪。

    张氏在营地的四周慢跑着,心里想的全是昨天晚上的做的那些事,如今想起来,恍如隔世,她也不敢相信昨天晚上的那个被yù望占据了心的女人就是她自己。

    她感觉自己跟平常不一样了,从来没有一次像昨天晚上那样强烈地想念那个坏蛋,想要他欺负她,疼她。

    一定是这些天的剧烈运动影响了她,但也有可能是因为运动量不够,以至于还有心思想别的。

    她突然涌起一个让她吓一跳的想法,那个坏蛋说她是他的微熟妇,难不成,她现在已经熟透了,所以才敢做那种想起来都觉得脸红的羞人事?

    那个坏蛋要负全责。

    她这样想着,加快了脚步,跑出了营地,朝营地背后的一片白雪皑皑的丛林中跑去,那里是瓦岗军另一个军营的所在地,因为地处偏僻,周围又都是群山环绕,所以守卫格外稀松,来去并不是什么难事。

    从今天开始,她要试着学习剑术了,在被单云英关押的羞耻三天里,她早已想好了对付单云英的计策。

    三小姐的剑法她是见识过的,而且印象深刻,凭她过目不忘的本领,只要看过的动作招式,她都能清晰地记下来,加上她这些年来的舞蹈功底,学会三小姐的一招半式,并不是难事,只需要花些时间。

    以前总以为有那个坏蛋在她边保护她,她根本没有必要学什么武功剑法,只需要相夫教子,做一个温良贤淑的好妻子就行了,舞刀弄枪实在不是一个女子应该做的事。

    自从进了这jì营之后,她的想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她决定要像那坏蛋所说的那样,做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的新时代女xìng。

    林中积雪深深,她找了一个偏僻的所在,从树上折下一根软木枝,学着三小姐出招收招的方式,对着雪地里树木来回练习,有着多年舞蹈功底的她学起这靠肢体柔软度控制剑势走向的武功,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

    “武学的jīng髓,在专一不在繁杂,正好比一百个阳痿的男人都不能像你相公这样一个龙jīng虎猛的男人让娘子你高cháo迭起一样,别人用倭瓜黄瓜加苦瓜,十八般道具齐上阵,都比不上相公货真价实一棍打天下,这是质的胜利,没有质的保证,再多的量也都是徒劳的,在保证质的况下,量才会有叠加的效果……”

    一想起那坏蛋的歪理sè论,她就忍不住想笑。

    高cháo迭起?好像是有过那么几次的,不过不是因为他厉害,只是因为她体质敏感而已,没想到却让他误以为他自己很厉害,虽然他是持久的,不过她才不在乎他持不持久,就算他是一秒三次郎,她也还是他,她又不是因为这个喜欢他的,这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癞蛤蟆,越来越把他自己当回事了,还说他从小自卑,自大才对。

    不过他的话虽说得沾荤带sè,但道理却很实在,她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言辞。

    练着练着,她就开始走神了,急忙摇了摇头,拍了拍羞红的脸颊,暗暗心惊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好像越来越不知羞了,成天想的都是这种事

    她重新打起jīng神,重复着三小姐的剑招。

    正练习着,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了。

    张氏吃了一惊,急忙收起剑,飞快躲在一颗大树之后。

    ……………………………………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