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 斩断三千牵郎丝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更何况张氏这样的真貂蝉,简直成天仙女了。

    “新、新来的?”

    张氏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狼群给盯上,这队正的魂都快被她勾出来了,直勾勾地盯着她,结结巴巴地说:“懂、懂规矩吗?跟着她们走,一会给你安排个好差使,保证让你挣钱。”

    那几个妇人闻言,纷纷咒骂道:“这个小sāo狐狸,一来就抢我们饭碗,等她回来,非狠狠教训她一顿不可!看她还敢不敢跟我们抢活!”

    张氏毕竟是在红杏别院呆过的人,已经明白这所谓的活是什么了,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暗器盒,那是她保护自己的最后凭仗,不到最后关头,她是不会轻易显露人前的。

    ……

    跟着挑选出来的上百个女人走在一起,张氏紧张得气都快喘不上来。

    她下铺的那个面团也跟着一起来了,走在她边。

    “她们都是在这营里呆了十几年的老贼婆,你别跟她们较劲,一会到了上,闭上眼睛,想着自己的心上人就好,很快就结束了。”

    张氏回头看了她一眼,默然不语,低声说了句谢谢。

    面团没发觉张氏脸上的惊讶,继续低声传授着经验:“我初到这里的时候,跟你一样,有些害怕和排斥,后来渐渐习惯了,也就没什么,就当是被鬼压了,凭你的姿sè,一定会有很多男人来找你的,你要学着尽量讨好他们,多说些好听的,他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他们一高兴,说不定就会大把大把地赏你钱了,用不了几年,你就可以攒上一二百两银子,等以后从了良家,好歹有个依靠。”

    张氏默默地听着,双眸有些恍神,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其实若论侍候男人的本事,这面团未必及得上她,她可是柳叶儿亲自调教出来的高徒,只不过目前为止,也就甄命苦有幸享用。

    队伍很快就到了军营里的其中一个营地,十几个营帐前,那些如饥似渴的将士们一一排着队,急sè巴巴地朝女人们这边张望着,眼中带着焦急和饥渴,正等着挨个进入帐篷里。

    队正一一分配任务,女人们三三两两地进了其中一间营帐。

    所有人都分配完毕,只留下了一个张氏,这队正走到她边,眼神明显地变了,低声凑到她耳边说:“美人,如果我给你个服侍旅帅的好差事,你要怎么报答我?”

    张氏闻言哪还不明白这个队正的意思,她正想着该怎么躲过这一劫,这么多的士兵,她就算有再多的麻醉针,也敌不过他们人多势众,闻言心生一计,朝这名队正媚然一笑,声道:“将军要人家怎么报答你呢?人家可不想侍候那么多臭男人呢,只想侍候将军你一个,可不可以?”

    她故意嘟起了粉红嫩的唇,一副委屈可怜的柔弱模样,声音柔得能让男人的骨头酥软。

    果然,那队正被她这一嗲音撒,魂都快被她勾走了,再顾不得许多,急急地牵起她的手,朝营地的另一间略小的营帐里走去。

    张氏也没作反抗,顺从地跟着他进了帐篷。

    帐篷里还有几个士兵,队正朝他们低喝一声“都给我出去”,几名士兵闻言急忙走了帐篷,他们刚走,那队正便迫不及待地朝张氏扑了上来,抱住了她,将她压倒在上。

    正当他急不可耐地撕扯着张氏上棉袄,手在她上一阵乱摸,嘴巴也在她脖子上一阵乱啃时,张氏嗯嗯嘤嘤地虚应着,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乌黑的钢针,在对方的脖子上轻轻刺了一下。

    队正吃痛,抬起头问:“什么东西?”

    很快,他的眼皮便像灌了铅似地沉重,沉沉地倒在了张氏的上。

    张氏用尽全的力气推开他,站起来,走到这队正的旁蹲下,将他上的衣服剥了下来,然后脱下她上的棉袄,用这队正上到匕首割了一条碎布,将她丰隆的脯紧紧地缠绕起来。

    为了不让自己暴露女xìng的份,她缠得不能再紧,有些闷气促,此时却顾不上太多,飞快地将队正的衣服穿在自己上。

    只是,她一头的秀发实在太过明显,一看就是知道是个女人,就算带着帽子,也很容易辨认出。

    她将头发从背后揽到面前,原本乌黑亮丽的头发,在跟那几个妇人扭打过程中,沾上了不少污泥,当初还被单云英抓了小辫,对于她如今的处境,这平时护有加的头发,那坏蛋夸赞为“三千系郎温柔丝”的秀发,如今却成了多余的东西,成了她的累赘。

    她看着这一头的秀发,一狠心,一闭眼,握着匕首的手用力往这摞头发划拉下去……

    ……

    军营的另一个营地将军帐篷里,单云英正览阅着手中的兵书,门外传来一声通报。

    “报单将军!jì营刚刚有人传来消息,说有个营jì打晕了一个队正,冒充成队正的模样,私自逃出了jì营。”

    单云英闻言抬起头,漫不经心地问:“逃的人叫什么?”

    “属下不知,听说是将军前天亲自送入jì营的新人,那队正看上了她的姿sè,想要私下里yín玩,结果被她逃了,jì营的管事派人前来询问将军该怎么处理。”

    单云英闻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淡淡地问:“她跑了多久了?”

    “听营中的看守说,今天下午时分看见一个队正擅自军营,因为对方上有古怪的暗器,会让人昏迷不醒,所以没拦住她,等发现时,她已经逃出军营两三个时辰了。”

    单云英沉默了片刻,“你下去吧,你告诉他们,这事交给我处理就行了,不用惊动其他人。”

    “属下告退。”

    ……

    单云英骑着马追上徒步逃亡的张氏时,天sè已黑,张氏已经在荥阳城外的十几公里之外的一座小树林间,生起了一堆篝火,烤着一只不知是从哪里偷来的鸡,一地鸡毛。

    看着眼前狼狈逃窜的可怜女人,单云英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女人估计是饿了半天,看见单云英出现在她面前时,手里拿着一根烤鸡腿也掉落到了地上,停止了嚼动,微张着樱桃小嘴,愣愣地看着单云英,模样滑稽,却又说不出地可怜可

    她那一头秀发已经不翼而飞,只留下参差不齐的短发,凌乱不堪,只不过,却另有一番清爽利落的味道。

    许久,她才站起来,转就跑……

    单云英一脸无奈,翻下马,朝她追了过去。

    又是一番滚打缠斗,结果也毫无悬念,张氏哪里是单云英的对手,单云英几次将她压在雪地上,jǐng告她再逃就要对她不客气,话音刚落,张氏抬手朝她上发shè了一针。

    单云英骤不及防,吃了一惊,很快便意识模糊,晕迷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