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8 以死相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甄命苦抬头看见她手中的刀已经划破了她脖子上嫩的肌肤,血染红了他亲手给披在她上的那件衣衫,心都在滴血,又惊又怒地颤声喝道:“呆头鹅,你在干什么,还不给我把刀放下!”

    “我不!你快跑!”张氏手中的刀再次用力,眼看再划深一点,就要割伤动脉,香消玉殒。

    甄命苦被她绝决的眼神吓得魂飞魄散,这个女人对她自己的狠心,他早就领教过来,一冲动起来,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他一脸惊慌地嚷道:“鹅鹅,我这就走,你快把刀放下,我这就走!”

    说完,不敢再迟疑,飞快地从怀里出一颗鸡蛋大小的小玩意来。

    李密见状神一震,喝道:“大家小心,他手中的东西有古怪!看住别让他跑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紧紧地盯着甄命苦,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全神戒备着,看着他手中的小物事。

    甄命苦朝张氏大喊道:“鹅鹅,等着我,不管发生什么事,相公都要你,我绝不容许你做傻事,你给我记住了,你要是敢做傻事,我这辈子也绝不原谅你!你到哪我就追到哪,就算追到黄泉路上,我也会狠揍你一顿股!”

    张氏此时已是泣不成声。

    李密听甄命苦这话,仿佛他想要逃就能逃出去似的,越发感到事有蹊跷,盯着他手中的小物事,眉头紧皱,下令道:“把他手里的暗器打下来!”

    就在他喊出这句话的同时,甄命苦高高地扬起手中的物事,眼睛闭了起来,还用一只手蒙住眼睛,重重地将手中的暗器往地上一摔。

    嘭——

    一声刺耳的爆炸声响起,一道异常刺目的白光,照亮了汾阳宫大外的广场四周,恍如白炽。

    所有人眼前一片白芒,睁目如瞎,不能视物,不少人惶恐万分地大叫“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等他们慢慢地从耀目白光中渐渐地缓过神来,甄命苦已不见了踪影。

    翟让歇斯底里地大嚷大叫:“他受了伤,逃不了多远的,给我派人搜,绝不能让他逃了!”

    ………………………………

    荥阳宫动乱已经过去三天。

    瓦岗军派出数千人,在荥阳城搜寻甄命苦的下落,并贴出告示,悬赏万两银子,全城通缉,凡是敢窝藏罪犯的人,一旦发现,全家充军。

    翟让还下令关闭城门,许进不许出,全城戒备。

    只是,始终没有再发现甄命苦的踪迹。

    自从李密跟翟让等人发生了正面的冲突和分歧之后,瓦岗军中人心开始变得躁动不安,表面平静,军中各营各旅都开始频繁调动,隐隐有山雨yù来前的压抑。

    荥阳宫中的其中一间大里,翟让与他的几名亲信同坐在议事厅中,气氛有些古怪。

    邴元真满缠绑纱布,坐在一张双人抬着的椅子上,露出一只眼睛,一嘴的牙已在跟甄命苦的那场比拼中打掉,口不能言。

    其余几人,分别是徐世绩,单雄信和王儒信。

    “单庄主,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故意放走那甄命苦?”翟让一脸yīn沉,这几天他一直睡不安稳,就因为被甄命苦逃脱这件事,张氏已经暂时被单云英关进了监狱里,等候发落。

    单雄信眼中有茫然之sè,摇了摇头:“我也不太记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翟让也不敢过分苛责他这位自起事时起就跟着他的手下,略微表示不满后,话音一转:“这次的事,李密表面上屈服了我这个大当家,心里只怕已经起了怨愤,你们怎么看?”

    一人说:“我早说过,这人野心不小,就算翟大哥你将寨中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他打理,也还是无法满足的他的野心,只要翟大哥你一rì是瓦岗寨的大当家,对他来说,都是中刺眼中钉,不拔不快,这次的事只怕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翟让看了这人一眼,说话的人是他的军师王儒信,从他占山为寇时起就一直跟在他边,出谋划策,智计过人,李密当初入山寨,王儒信是第一个反对的,说李密这人是朝廷的重犯,瓦岗若收留他,必定会遭来朝廷的围攻,到时候瓦岗寨恐怕就要穷于应付隋军的围剿了。

    不过王儒信也承认李密如果加入瓦岗寨,以李密在杨玄感的军中积累下来的威信和声望,瓦岗寨一定会声势大振,让附近零星散落在各处的咸来归附。

    王儒信所担心的,翟让只是一个小衙役出,并没有争天下的雄心,只是满足于做一个小小的山大王,靠打家劫舍过上衣食无忧的rì子,顶多也就是打下一两个州郡,做个小小土霸王,已是极限,但若收留了李密,等于是三岁小孩收留一只受伤疲弱的猛虎,迟早有一天这头猛虎恢复了力量,第一个吃掉的,就是曾经收留他的人。

    可惜翟让并不清楚自己的器量,认为李密人才难得,也气王儒信对他领导下的瓦岗军“小打小闹有余,成大事则不足”的评语,不顾王儒信反对,收留下李密。

    开始时,果如王儒信所说,李密的加入,让瓦岗寨声势大涨,群雄聚集,秦琼,程咬金,刘黑闼,王伯当,房彦藻等等武力智略过人的豪杰都纷纷投靠瓦岗,在李密的极力主张下,瓦岗寨攻城拔寨,设计刺杀了大隋名将张须陀,攻下雄城荥阳。

    接着,李密乘着大胜的余威,不顾翟让见好就收的意思,甚至差点跟翟让分道扬镳,不惜立下军令状,以自己脑袋担保,这才让翟让勉强同意,攻打洛阳东面四十公里外的最大粮仓回洛仓。

    翟让没想到的是,李密竟真的一鼓作气,攻下了大隋最大的粮仓回洛仓,并耗费三年多的jīng力,几十万的人力,在回洛仓建起了仓城,终于才让瓦岗军有了正规军的气候,李密在瓦岗军中的声望也如rì中天,隐隐有跟翟让两分天下的势头。

    所有的这一切,都被这王儒信当年一语成谶,翟让却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引以为戒,再加上他一向对经营瓦岗军没有多少兴趣,乐得有李密帮忙打理,成天除了喝酒赌钱,也没有别的消遣,渐渐地大权旁落,若不是因为张氏的事,他还真没有想过要用大当家的份压制李密,跟他伤了和气。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