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 聪明与笨的区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张氏也不管周围还有其他人在,像是要对凌霜宣示主权似的,搂着他的腰,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欢喜道:“谢谢相公。”

    两个丫鬟跟甄命苦早就混得熟了,此时见这两人肆无忌惮地在她们面前秀恩,也忍不住嗲着嗓子说:“公子爷,我们也怕冷呢。”

    甄命苦回头笑道:“本将军只负责我娘子的冷暖,其他人自求多福吧,一会瓦岗军的人追来了,我可就顾不上你们,想活命的话就跟我学一个很实用的技能。”

    “是什么?”

    “滑雪。”

    ……

    四女学着甄命苦所教的技术要领,将两根长长的滑雪板绑在脚上,用两根木棍支撑着,向前滑动,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爬起,虽然有些难度,却玩的不亦乐乎,不像是逃难,倒像是在游戏,不知不觉已经逃出了几公里之外。

    速度快,还不吃力,凌霜对这种雪上滑行的运动似乎很感兴趣,掌握的速度是最快的,她的运动天赋让甄命苦也为之惊叹。

    从刚刚接触到学会了很多高难度的技术要点,zì yóu滑动,转弯,漂移,急刹种种,期间不过摔了两跤,没想到她游泳是个白痴,滑雪却是把好手。

    张氏在平衡感方面显然不如凌霜,摔倒了几次之后,依旧慢吞吞地如履薄冰,见凌霜转眼已经划出了百米之外,这才一咬牙,奋起直追,登时险象环生,她不怕摔个手折脚断,倒把一旁紧跟着她的甄命苦给吓出了一冷汗。

    忍不住提醒说:“娘子,这项运动可不能光靠赌气,我在朔方的时候,也是学了好几个月才学会直滑,你才学了这一小会,可别跟前面那个女人比,照她那种不要命的滑法,迟早摔得她半不遂。”

    张氏再一次摔倒之后,甄命苦急忙滑到她边,张氏抬头看了一眼滑在她前面那两个丫鬟,她们此时也已经学会了直滑,玩得不亦乐乎,她眼中闪过一丝沮丧,将两根滑雪棍扔到地上,抬起头问:“相公,我是不是太笨了?”

    甄命苦笑道:“谁说的?你可是文皇帝亲封的鹅鹅美人,集天下女子之灵秀聪慧于一,你要是笨,这世上就没有聪明的人了。”

    张氏嘴角带笑,却道:“那为什么小月和小莹都学会了,我还老是摔跤?”

    “说明滑雪这项运动适合笨蛋,你看,最笨的人滑在最前头,小月和小莹一般地笨,所以滑在中间,你是太聪明了,对平衡掌握太过敏感,所以反而不利于掌握这项运动的jīng髓,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她们是笨有笨着……”

    张氏噗嗤一声笑了出声,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脱下滑滑雪板,站起,走到他后,跳上他的背后,双腿缠在他的腰间,嗔道:“不管,你背我,追上凌霜。”

    甄命苦失声嚷道:“娘子这是要跟为夫同归于尽吗?”

    “同归于尽就同归于尽,反正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缠着你不放,一辈子。”

    尽管隔着厚厚的衣裳,依旧能感觉到她凹凸有致的姿印在背后的美妙触感,甄命苦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伸手托紧了她的翘,笑道:“那娘子可搂紧了,一会弄丢了我可不管。”

    “恩,”张氏点着头,凑到他耳边,轻轻在他冻得有些发红的耳朵旁媚声道:“相公,我你。”

    甄命苦随口应了句:“多谢。”

    张氏闻言一愣,登时怒了,拧住他耳朵,“坏蛋,你越来越不在乎我了!”

    “我说多谢了啊……啊啊……耳朵要掉啦!”

    ……

    在朔方多年,甄命苦训练暗卫军的方法层出不穷,这滑雪行军只是其中之一,攻打高丽时,一支滑雪溜冰的奇兵,曾与高丽军在结冰的河面上交战,取得过辉煌战果。

    暗卫军的唯一一条铁律就是不得抛弃任何一个受伤的战友,这也使得背人滑雪成了暗卫军中一项常规训练。

    背着张氏在地势并不算陡峭的坡面上划动,对甄命苦这个暗卫大将军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转眼间,便已越过了小月和小莹两人,追上了前面的凌霜。

    张氏兴奋地笑连连,不时地回过头对紧追在后面的凌霜投以示威的目光。

    凌霜对她作弊的行为表示不屑,却气不过她一副就作弊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得意,奋起直追。

    一直滑了十几公里,甄命苦靠着手中3D地形图,天黑之时,总算带着几人来到了一座山林中的一座小木屋前。

    小木屋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家,看样子是一些猎户为了打猎时寄宿的所在,窗户里透出一丝亮光来,似乎有人在里面。

    满是汗的甄命苦将冻得直发抖的张氏放下来,看着她发紫的嘴唇,牙关打颤,不由地又好笑又心疼,这一路她可没少瞎指挥,比他这个滑雪的人还兴奋,不停地指挥着他翻山越岭,下坡过河,浑然不觉冷风吹袭,如今停下来,才知道手脚都快冻僵了。

    凌霜和小月她们紧随其后到了他的后,甄命苦对着小木屋吹了几声口哨,小木屋的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两张熟悉的面孔来。

    正是甩掉瓦岗军的追兵,到达这事先约定会合地点的暗卫军两员大将李大亮和裴行俨。

    两人上都包扎着白纱布,受了不小的伤,见甄命苦带着几个女人顺利到达,大笑道:“甄爷好手段!夫人受惊了,快,外面寒冷,快进来歇歇,吃点东西,暖暖子。”

    张氏跟他们也算是熟识了,也没多客,跟他们打过招呼,便迫不及待地跑进屋里,脱了手烤起火来,小月和小莹滑了这十几公里的路,也已经是饥肠辘辘,跟两人施了个万福,便跟着张氏一起跑进屋子里去。

    甄命苦回头看了凌霜一眼,问:“你不进来?”

    凌霜漠然道:“不用你假惺惺装好心。”

    “好心没好报,我才懒得管你,你自便吧。”甄命苦嘟囔了一句,转搂着李大亮和裴行俨两人的肩膀,说着“煮了什么好吃的,肚子还真有些饿了,对了,伤要不要紧?”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