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 长孙贝儿死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城门在望,天策府的骑兵已经追到后几百米的地方……

    李世民在后大喊:“关城门,别让他们跑了!”

    甄命苦一夹马肚,策马跳过城门的关卡,手中的暗器连珠炮似地shè出,在城门的守卫关上城门之前,冲出了城去。

    李世民带着一群jīng骑赶到时,城门已经关上。

    他气得骑马上了城楼,看着已经飞奔出几百米远的甄命苦,眼中闪过一丝厉sè,从边的一名侍卫手中接过一把弓弩来。

    弓弩上的圆筒状物体,若甄命苦看见,只怕要后悔当初教给李靖关于这种瞄准镜的制作方法。

    李世民取出一支弩箭,瞄准了甄命苦的后背心脏处,按动了扳机……

    ……

    甄命苦带着长孙贝儿,一路急敢,终于在李世民的骑兵追上来之前,连人带马一起跳上了一艘早已经准备在渭河岸边的渔船,将李世民的骑兵甩到了后。

    甄命苦将她抱下马,两人坐在船头,渔夫在他们的后划着船桨,顺着水流飞快往东而去,此时李世民的骑兵就算长翅膀,估计也赶不上来了。

    长孙贝儿如释重负地坐在船头,偎依在他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腰,看着碧蓝清澈的江面,心中平安喜乐,连耳边响起船夫划桨的欸乃声,在她耳中都显得格外动听。

    她喃喃道:“等回到洛阳,我就跟舅舅说,我不嫁了,就算你不要我,我也不会再赌气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了。”

    她喃喃说着,突然感觉到他的头跟她依偎在了一起,让她忍不住害羞起来,“张姐姐一定很担心你吧,要快点回去才行。”

    由始至终,甄命苦都没有回应过她。

    她有些气恼,回头看了他一眼,不看还好,这一看,登时被他苍白的脸sè和乌黑的嘴唇给吓住了。

    此时的甄命苦紧闭着双眼,冷汗淋漓,紧咬着牙关,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只见他的肩背上,竟插着一把弩箭,深深地shè进了他的肩胛。

    她尖叫了一声,甄命苦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甲板上。

    长孙贝儿完全懵住了,不知所措,她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重的伤,眼看着他xìng命垂危,却没有任何办法。

    她跪在他边,摩挲着他的脸,一只手想要想要碰他肩胛上的箭支,却又怕让他伤势加重,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落,嘴里呢喃着:“怎么办,怎么办,你不要死,我不准你死,你死了张姐姐怎么办,你死了我怎么办,你快起来,你吓到我了……”

    甄命苦此时已经无法动弹,也张口的力气都没有了。

    正在一旁划船的船夫见状,叹了一口气说:“姑娘,我看你相公好像已经中唐军惯用的凝血散了,如今正在江中,到下一个有人家的地方起码也要两三个时辰,你还是尽快想办法将他上的箭拔出来,放掉毒血,不然恐怕就来不及了。”

    失去了主心骨的长孙贝儿闻言从惊慌中镇定了下来,不再犹豫,从他上摸出他那把锋利的匕首来,用力将他翻转,让他俯趴在甲板上,用匕首挑开他肩背上的衣服,露出他宽厚结实的肩膀。

    肩膀上,一根弩箭深深地插进了他的肌中,伤口周围已经发黑,没有一丝鲜血流出,箭上的毒素似乎有凝结血液的作用。

    甄命苦此时已经接近昏迷的状态,长孙贝儿从他手腕上的暗器盒中取出一支麻醉银针,学着当初他处理她脚上蛇咬伤口时的样子,在已经变得乌黑的箭伤周围刺了几下。

    接着,用匕首在伤口周围划伤了一道十字伤口,两腿跨坐在他的上,双手握住箭翼,用尽了全的气力,将箭头从他上拔了出来。

    涂了凝血散的箭伤让她感到惊怖,这么深的一个伤口,刚见风就慢慢地凝固成血块,伤口只有乌黑的一个空洞,却没有血流出来,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全的血液就会凝固,回天乏术。

    她不敢再犹豫,正要俯低头将他伤口的毒吸出来时,一旁的船夫急忙制止她说:“姑娘,这种凝血散不能用嘴吸出来的,万一不小心吞下去,就算只有一点,没有解药的话,可是会丧命的,你想清楚了!”

    长孙贝儿愣了一愣,低头看了一眼甄命苦的脸庞,喃喃道:“没有我,你可以活得好好的,张姐姐没了你,怕是也活不成了,就当是我成全张姐姐,把你还给她吧……”

    说完,她低下头,红唇贴在了他肩膀后的伤口上……

    半个时辰之后,甄命苦上的伤口终于开始流出鲜红的血液来,她此时却已是香汗淋漓,两腮的鬓发都湿透了。

    她从发髻上取下发簪,从里面取了一根绣花针,用自己的头发穿针引线,手法熟练地将他上的伤口缝了起来,完成这一切后,看着甄命苦渐渐地恢复了缓慢却沉稳的呼吸,她才松了一口气,脸上却有疲sè,原本白皙红润的脸也渐渐变得苍白青紫。

    仿佛全没了力气一般,她从他上跌倒在地,跟他并肩躺在一起,回头看着他昏迷中的脸庞,眼中带着一丝不舍和深,伸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呢喃道:

    “谢谢你来找我,我真的很开心,我不想嫁给他,我只想嫁给你,你笑我不知羞也好,我只想嫁给你,我知道在你心里,张姐姐永远是第一位的,其实我不贪心的,只要你心里有一点点喜欢我就可以了,不过好像已经不重要了,我把你还给张姐姐,你要好好对她,不能让她受委屈,女人不能给自己的男人生宝宝是很可怜的,你要多疼她一点,让着她点,不可以喜新厌旧……”

    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直到完全闭上眼睛。

    ……

    甄命苦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入眼的,是脸sè早已经变成了青紫sè的长孙贝儿,他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待头脑渐渐清醒,他才猛地坐起来。

    他想起了自己昏迷前,隐约听见的长孙贝儿那些深呢喃,第一个反应,就是伸手去探长孙贝儿的鼻息,已没有了呼吸。

    她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