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如临大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长孙贝儿此时心中已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何感受,天底下又哪有这么碰巧的事,难道上天注定要让她们做一辈子的姐妹,若是如此,她又有什么好顾虑的,张氏的为人,她是最清楚的,绝不会欺负自己,而自己也一定会敬她一辈子。

    她颤声说:“张姐姐,其实我也有件事想跟你说。”

    张氏跟人吐出了心中的苦水,也不指望长孙贝儿能出什么主意,绪渐渐地稳定下来,泪眼朦胧地看着她问:“什么事?”

    长孙贝儿将几天前的那个晚上,那个假扮的甄命苦骗她来到这张上,做的那些事说了出来,张氏吓得几乎要从上跳起来,急忙问她有没有被占了便宜,长孙贝儿红着脸摇头,接着又说:“我哥哥他一定不会死心的,我怕他还会想办法把我嫁给李二哥哥,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不喜欢他。”

    张氏紧张过后,终于品出其他的一丝意味来,长孙贝儿之所以会被那假扮的甄命苦骗,若不是因为对甄命苦有意,岂会半夜三更跟他孤男寡女地出来,她有些惊讶,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问:“贝儿妹妹,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坏蛋了?”

    长孙贝儿闻言沉默了下来,好一会,才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幸亏房间里灯光昏暗,看不出她此时羞红得要泌出血来的脸。

    张氏愣愣地看着她,似乎有些明白了,看着她好一会,才问了一句:“你想要我怎么做呢?把他让给你吗?你也知道,他是我的天,没了他我也活不成了。”

    长孙贝儿吓了一跳,坐起来,神紧张惶恐,握着她的手说:“张姐姐,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要抢走他的意思,我没有,我只是,只是想……”

    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那些羞于启齿的话,见张氏误解她的意思,急得哭了起来。

    张氏想起白天中午的饭桌上高士廉对她的亲切态度,看她这惊慌失措,词不达意的样子,不由地含泪而笑,“贝儿妹妹,我明白了,你要是愿意的话,那我们就做一辈子的好姐妹,像现在一样,相亲相,一辈子也不分开。”

    长孙贝儿闻言,愣愣地看着她,一脸难以置信,显然没想到张氏竟然会这么爽快地答应,这可是要把她的相公拿出来跟别的女人分享啊,她怎么可能答应得那么爽快,没有一点犹豫,好像还很高兴似的?

    看着张氏欣然答应的样子,哪有半点不乐意,登时放下了心中的担忧,紧紧搂住张氏,两人喜极而泣。

    ……

    月桂楼的张氏闺房中。

    甄命苦此时比面对千军万马都要紧张,脸上一副如临大敌的神

    让他紧张的,是恢复了往rì笑容,对他声媚语的张氏,他这几天一直在忙一件大事,一个足以让张氏目瞪口呆的大制作,也许最少也要花费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张氏的态度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要知道这几天她给他的脸sè可着实地冷淡。

    她搂着他的手臂,声喊相公的妩媚样子让他心跳加速,好不容易保持了最后一丝理智,一脸jǐng惕地问:“你有什么yīn谋直说吧,别忘了你还在对我冷战当中,你这样搞得我很紧张,感觉像是暴风雨来临时的前奏。”

    张氏噗嗤一笑,白了他一眼:“谁跟你冷战了,人家这几天只是心不好,相公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好吗?你送给我的耳坠我很喜欢,你觉得好看吗?”

    说着,她撩起鬓发,露出jīng致雪白的耳垂,和那翠绿的耳坠,相得益彰,美不胜收,哪能不好看,就算是破铜烂铁挂在她jīng致小巧的耳垂上,都能闪耀出钻石的光芒来。

    甄命苦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没发烧,也不是做梦……”

    张氏笑出声,拉着他的手,朝楼上走去,“相公,你跟我来,我有样东西给你看。”

    张氏关上房门,走到他后,双手捂住他的眼睛,轻笑道:“你闭上眼睛,不许偷看,一会我让你睁开眼睛你才可以睁开。”

    甄命苦越发地怀疑,问:“娘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可千万别学电视剧里狗血剧,给相公最后一夜的抵死温存,然后玩失踪什么的,我愿你冷冰冰地对我,骂我没出息,我都不生气,在你面前,我就是个没出息的男人,我都认了,你别离开我,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重话说你一句。”

    张氏听得噗嗤一声笑了,“你是骨头吗,非要人家冷冰冰地对你?”

    “不不行啊,你这一时如火,一时冷若冰霜的,相公的心脏承受不起你这么折腾的,你给个痛快话吧。”

    张氏笑着,嗔道:“哪有那么多yīn谋诡计,你闭不闭眼,不闭我赶你出去了。”

    “闭!”

    “不许偷看。”

    “不偷看。”

    甄命苦闭上眼睛,张氏拉着他走到卧室的边,按着他坐下,甄命苦一摸褥,登时眉开眼笑道:“娘子,你是要考验我的心脏承受能力吗?”

    张氏咯咯笑着转进了浴室。

    甄命苦果真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闭着眼,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容,心花怒放。

    不一会,不远处响起张氏的声音,“坏蛋,可以睁开眼睛了。”

    甄命苦睁开双眼,眼前是一个穿xìng感黑sè蕾丝睡衣的女人,俏脸润红,带着浓浓的羞意,薄薄的黑纱,还有只有她的丰满才能撑得起来的黑sè.罩,xìng感的小蕾丝短裙,露出一截浑圆美腿,香,雪白的脚丫穿着他曾给她描绘过的一个十厘米高的高跟鞋,也不知她什么时候从哪弄来的,高贵典雅却不失xìng感。

    他站起来,走到她边,将她拦腰抱起,迫不及待地朝卧走去,“小妖jīng,你不知道你已经饿了我快十天了吗,敢穿成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