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与虎谋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张氏浑一颤,猛地回过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甄命苦,眼泪啪嗒啪嗒地掉落下来。

    甄命苦挣扎着爬起来,眼神如受伤的野兽,看着她说:“让我眼睁睁看着你受委屈,我愿死了,过来。”

    他从腰间抽出匕首来。

    张氏哭着跑到他边,紧紧搂住他。

    甄命苦将她护在后,冷冷盯着朱粲:“王世充许了你什么好处?”

    朱粲倒并不着急,也不在意甄命苦眼中腾腾杀意,从容放下酒杯,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多大的好处,只是投了本王喜好而已,他承诺,只要我除掉你这个暗卫大将军,他不但让本王继续当我楚帝,还答应待他登基称帝,洛阳城中的女人任本王挑选,百花楼的花仙子全都赠给本王为奴为婢,这个月桂仙子只是他送给本王的一个小礼物。”

    甄命苦沉默了片刻,沉声说:“王世充许你再多的好处,也只不过是为了利用你除掉我,等他羽翼丰满,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这艳福只怕你没命享,我这里倒有一个更人的条件,不但能让你拥有整个洛阳,甚至能让你拥有争天下的资本,不知道楚帝你有没有兴趣?”

    朱粲脸上带着戏谑的神:“我听说暗卫大将军一向诡计多端,嫉恶如仇,曾下令一律斩杀我的儿郎们,怎么会跟我这种大魔头做交易?”

    甄命苦淡淡说:“我已经中你的剧毒,莫非你还怕我对你不利不成?”

    “剧毒?哈哈哈……晴晴,你替本王告诉他,这尸蛊有何特别之处。”

    一直默不作声的宇文晴立刻接口说:“主人的尸蛊分为母虫与子虫,母虫在主人体内,任何成为子虫寄体的人试图对主人发动攻击,都激起子虫的反应,让你死得惨不堪言,而且主人一旦死亡,子虫的寄主也绝无活命的可能,刺杀主人等于是自杀,成功的可能xìng几乎为零,子虫的寄主将终成为主人的奴隶。”

    甄命苦倒没什么,反而躲在他后的张氏吓得花容失sè,抓着他手臂的手微微发抖。

    朱粲一脸得意,“现在你知道了,杀你简直易如反掌,而且你就算让人刺杀本王,你也活不了,你没有任何可以跟本王讲条件的筹码,不过我倒是想听听你怎么让本王拥有整个洛阳,怎么让本王争得天下。”

    甄命苦并不急着回答,转过,将自己上的衣服脱下,轻轻地披在张氏上,看着她雪藕般的手臂上那深深的血红牙痕,正是他刚才发狂的时候咬伤的,眼中闪过一丝歉疚。

    他亲了她额头一下,这才转过朝朱粲说:“借楚王佩刀一用。”

    朱粲丝毫不担心他会对自己不利,将腰间的佩刀解下来,抛给了他,甄命苦伸手接过,拔出刀来,二话不说,将刀与手中的匕首狠狠交击……

    并没有发出想象中金属交击的响声,匕首深深嵌入刀口中,待甄命苦将两刃分离,朱粲的佩刀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缺口,而匕首却毫发无伤。

    朱粲眼神亮了起来,赞道:“好兵器!”

    甄命苦再次将两刃交击,嗤地一声,朱粲的佩刀登时断成两截,掉落在地上。

    做完这一切,他将匕首高举过头顶,虔诚地奉上,“请楚王过目。”

    朱粲让宇文晴将匕首取过,拿在手里,眼中闪动着惊叹和贪婪之sè。

    甄命苦乘机说:“这种乌jīng铁的制作方法,只有我一人知道,而且材料的配方和比例只有一人知道,这也是我暗卫军的秘密武器,拥有了这秘方,楚军将能以一当十,所向披靡,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暗卫军的弓弩shè程远远超过你们的弓弩,配备有瞄准镜,百发百中,这也是为什么你的儿郎们还没有见到我暗卫军的踪影,便已经中箭亡的原因,

    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若死在城里,暗卫军的人一定会潜入城中,将楚王你shè成刺猬,两败俱伤对楚王没有一点好处,俗话说飞禽尽,良弓藏,没有我跟王世充抗衡,王世充利用楚王的手除掉我之后,下一个就轮到楚王你了。”

    朱粲听着,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sè,许久,盯着他问:“如此说来,你倒是本王的得力助手了?”

    “是不是得力助手我不清楚,至少留着我一条命至少对楚王你没坏处,我若死了,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朱粲沉思了片刻,抬头笑道:“晴晴说你这个暗卫大将军狡猾多端,如今一见,果然所言非虚,你若是投了我的阵营,对将来本王入主洛阳倒是有莫大的好处,本王就留你一条xìng命,赏你夫人一杯酒,只要你安守本分,效忠本王,本王亏待不了你和你的夫人!”

    甄命苦闻言脸sè大变,喝道:“不行!她不能喝!……啊——”

    说着,突然大叫一声,再次摔倒在地,蜷缩成一团,浑抽搐。

    刚刚有些平静下来的张氏再次吓得花容失sè,蹲下抱着他,却只能看着他痛苦不堪,手足无措,抬起头泪眼朦胧地狠狠瞪着朱粲和宇文晴:“你们倒底想怎么样,我相公不是已经答应你们了吗!”

    朱粲哈哈笑道:“这次可与本王无关,刚才晴晴不是告诉你们了,一旦喝下我的酒,就必须对我绝对的服从,对本王有丝毫杀意,他体内的虫卵就会孵化。”

    张氏望向宇文晴,宇文晴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不过从她的眼神中,不难得知朱粲所说全都是实话。

    朱粲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喝下本王这杯酒,也许本王能帮你相公减缓痛苦。”

    甄命苦一把抓住她的手,凭着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低吼道:“鹅鹅,不能喝!”

    张氏哭道:“可是……”

    “喝了我们就真的逃不出去了!”

    朱粲一脸不耐烦,朝边的宇文晴使了个眼sè,宇文晴会意,端起桌上的酒杯,朝张氏走过去。

    甄命苦如受伤的野兽般挣扎着站起来,眼红如血,朝她低吼:“宇文晴,你敢!我要你的命!”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