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重见光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小姐,妙玉姑娘来找你。”

    冰儿走到正坐在岛岸边的观cháo亭中,凌霜此时正坐在亭中的栏杆上,斜靠在亭柱子边,手执一根钓竿,望着湖面发着呆。

    她手中的钓竿早有鱼儿上钩,正不时地扯动钓竿,她却似乎毫无知觉。

    看着凌霜孤单的背影,冰儿眼中闪过一丝忧愁,每天看着这无jīng打采,连妆容也懒得整理的凌霜,为她的贴丫鬟,冰儿心里比谁都难受。

    眼睛几近半瞎的凌霜,最近连书也懒得看了,琴也不弹,舞也不跳,夜不能寐,每天就这样坐在观cháo亭垂钓度rì,说是垂钓,其实没人比冰儿更明白,凌霜这是在等待那唯一的消息和渺茫希望。

    听到她的通报,凌霜这才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收起钓具,将钓上来的鱼儿重新放回了湖中,重新上了饵,也不回头,懒懒地问了一句:“她有什么事吗?”

    “她说是甄护院让她来找你的。”

    凌霜浑一颤,回过头来,脸露喜sè:“快让她过来!”

    妙玉到了亭中,一眼便看见凌霜这邋里邋遢的模样,鼻子一酸,眼眶登时红了,虽然她如今已经不是凌霜的贴丫鬟,可在她心里,凌霜就是她最亲的亲人,她最敬的亲姐姐,也是她最严厉的老师,从小跟在凌霜边,若说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了解凌霜心中的抱负,她心中的苦闷和绝望,只怕也只有她这个妹妹最为了解。

    “玉玉,是甄护院让你来的吗?”

    凌霜神激动,此时的她似乎已经看不清妙玉此时的神态,只看见一个模糊的影站在她面前。

    妙玉伸手擦了擦眼角:“恩,甄护院让我把这东西给你送来。”

    她说着,将手中的一个小锦盒给凌霜递了过去。

    其实她比凌霜还要紧张,因为她也不知道甄命苦这所谓的近视眼镜到底能不能让凌霜恢复视力,但是如果失败,让凌霜燃起的希望再次扑灭,她真不知道凌霜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这是什么?”凌霜颤抖着双手,接过这对她来说重过千斤的小锦盒,她并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她只听甄命苦说过,有一种小物件能辅助她重见光明。

    盒子打开了。

    模糊中看见了里面一个红sè丝绸锦,她小心翼翼地将这锦囊拿了出来,发觉轻飘飘的毫无重量,不知里面是何物件。

    妙玉走到面前,将小锦囊取了过来,轻声道:“霜姐姐,你先闭上眼睛。”

    凌霜脸有不解,妙玉说:“甄护院说,这是让你重见光明必须要经过的仪式,否则就显得不够庄重了。”

    凌霜噗嗤一声笑了,原本不安的表变得欢悦起来,这些话如果是从甄命苦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地轻松,也让她安定了不少,轻轻闭上双眼。

    妙玉打开锦囊,将一副小巧jīng致的金丝眼镜取了出来,撩起凌霜的鬓发,轻轻架在了她俏的鼻梁上。

    “霜姐姐,准备好了吗?甄哥哥让我问你,重见光明,你第一个想要见到的人是谁?”

    凌霜笑了,低头仔细想了想说:“当然是我的好妹妹玉玉了,还有阿侗,还有福临,还有冰儿,还有……好多好多人,哦,也想见一见让我重见光明的甄护院……”

    妙玉登时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口,紧张道:“幸亏你提到了他,他说,要是你想见到的人里没有他,就说明你不懂感恩,不值得他帮,这东西就不灵了。”

    “啊!”凌霜登时吓了一跳,随即醒悟过来,这是甄命苦故弄玄虚,忍不住掩嘴笑,越发地放松起来。

    “玉玉,可以睁开了吗?”

    “恩,睁开吧。”

    凌霜缓缓睁开她那迷倒众生的美丽双眸。

    冰儿和妙玉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喘一下,许久不见凌霜有所反应,忍不住在她面前摆了摆手,一脸紧张地问:“霜姐姐,怎么了,能看见了吗?管用吗?”

    凌霜一动不动,眼中却愣愣地流下泪来。

    妙玉心中一个咯噔,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眼眶跟着红了起来,哽咽着:“没事的,霜姐姐,就算你看不见,也有玉玉一辈子陪在你边,做你的眼睛,你想去哪里,玉玉就带你去哪里……啊!”

    凌霜一把抱住了眼前的她,不顾仪态,放声大哭。

    “我能看见了,玉玉,我能看见了,好神奇啊,真的好神奇啊,呜呜……我看得见了!看得好清楚……”

    “真的吗?真的吗?”

    “恩,是真的,玉玉,我能看见你了,原来我的玉玉这么漂亮,皮肤这么白,连你的头发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呢……”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妙玉也跟着大哭起来,抱着她又叫又跳,一旁的冰儿也跟着眼泪开了闸似的,不停地用手抹着泪。

    两人抱着哭了好一会,妙玉终于想起了甄命苦叮嘱她的事,从凌霜的搂抱中挣脱出来,伸手擦去眼泪,“霜姐姐,甄护院说,等你能看见了,就让我把这封信转交给你。”

    凌霜依旧在激动中,闻言含泪问:“什么信啊?”

    妙玉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条来,上面是几行歪歪斜斜幼儿园水平的小楷,看得出来,这已经是尽最大的努力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准。

    “仙子如晤:如见此字条,说明老夫已达成仙子的愿望,希望牡丹仙子信守诺言,时刻洗干净子,等着老夫上门宠幸,因月桂仙子之故,老夫本不愿与仙子作过多瓜葛,奈何老夫这人一向心软,实在不忍看见美人怆然涕下于面前,这才破例帮仙子一次,希望仙子能守口如瓶,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特别是月桂仙子面前,你我从未相识,仙子也切莫对老夫抱任何幻想,老夫的心已有所属,仙子切莫因恩生,否则徒惹伤心而已,慎之切切!”

    看着这故作斯文,自作多,自以为是的信笺,凌霜含着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玉玉,你怎么会认识这个奇怪sè老头的?”

    妙玉一慌,急忙将早已跟甄命苦对好的口供说了出来,凌霜露出一丝疑惑的神sè,却没做深想,回头看着远处的湖面,摘下眼镜,四周看看,然后又戴上,脸上的惊讶之sè久久不能褪去。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