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将军府招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暗卫大将军府招纳贤能,不限户籍,不限年龄,不限男女,但凡有一技之长者,欢迎报名,录取者当场发放三十斤大米,分予草庐一间,良田十亩,每月发放五两白银粮饷,绝无拖欠。”

    开始时,围观的人不少,议论纷纷,就是没有一人上前。

    告示贴出去三天,终于有一名老妪实在忍不住饥饿的折磨,上前应聘,围观的人纷纷大笑。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这老妪竟应聘成功了,成了暗卫大将军府的一名烧饭洗衣的杂役,暗卫大将军府的护卫们当场给这老妪发放了三十斤白花花的大米,将那老妪激动得连连磕头不止。

    一传十,十传百,整个难民区的难民都蜂拥而来……

    “你会干什么?”

    “报告军爷,小的会木匠……”

    “可有家眷?”

    “有老母亲一人,媳妇孩子都已经饿死了。”

    “到后勤工事司……下一个,你会干什么?可有家眷?”

    “报告军爷,小的读过书,会写字,家里人都饿死了,只剩下小的一个。”

    “敢杀人吗?”

    “不、不敢。”

    “到后勤耕户司……下一个。”

    “报告军爷,俺有的是力气,只要给饭,什么都能干,俺杀过人,俺村里的地主一家让俺给拿柴刀剁了后逃出来的,家里的田地都被人给占了,俺家媳妇让大水给冲跑了,现在是烂命一条,军爷让俺干啥俺就干啥!能吃饱就行!”

    “不错,我看好你,到了暗卫大将军府,别的倒没什么,就是管饱!到了步兵营用心训练,学一本领,到时候媳妇孩子银子什么的,都会有的……”

    ……

    月桂楼中,新科武状元罗士信正坐在三楼的客厅里,酒桌上摆着六七样sè香味俱全的家常小菜,都是月桂仙子亲自下厨炒的。

    房间里除了甄命苦和张氏两人,并没有其他人。

    罗士信与甄命苦脸上还都是上次拼斗留下的青紫淤肿,两人干了一杯,罗士信放下杯子说:“甄爷,这王世充昨天派人来祝贺卑职荣升右翎卫大将军,暗中示好,看样子是想要拉拢卑职,你怎么看?”

    甄命苦笑着说:“罗将军,你今后就是右翎卫大将军,靠的是真刀真枪拼来的,以后就以同级相称吧。”

    罗士信忙说:“没有甄爷栽培,小罗只怕早已死在了疆场,在小罗心里,永远都是暗卫军中的一员。”

    一旁的张氏看得有趣,不由地掩嘴笑,起给罗士信斟了一杯酒:“真不懂你们两个男人,前几天在擂台上怎么不见你们这么客气,打起来就跟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看看你们上的伤,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刚才战场厮杀回来呢,现在倒像是初次相见。”

    罗士信有些受宠若惊,急忙双手端起酒杯接住:“是小罗鲁莽,伤了甄爷,让夫人受惊了,自罚三杯,给夫人赔罪。”

    张氏笑道:“是该罚,不过不是因为这个罚,是罚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好像除了听你甄爷的命令护送我回来,就不认识了我一样。”

    罗士信脸难得一见地红了起来,眼睛不敢看张氏,唯唯诺诺地说:“有甄哥在夫人边,夫人的安全不足为虑,夫人若有用得上小罗的地方,夫人尽管吩咐就是,小罗在所不辞。”

    甄命苦看着他这个最得力的将,在战场一向奋勇无畏的小猛男,面对张氏时,竟然露出这种紧张窘迫的神,不由地有些惊讶,回头看了一眼张氏,此时张氏穿平时在房间里穿的低休闲服饰,xìng感妩媚,俯斟酒时低的衣襟里乍泄的chūn光迷人,雪白丰满一片,rǔ沟深深,人至极,登时恍然,笑而不语。

    张氏对于这方面本是神经比较大条的女人,再加上对甄命苦的这名骁勇属下也颇有好感,罗士信一路从突厥护送她回洛阳,对她照顾有加,她当他是一个可亲近的弟弟,心无防备,根本没感觉到他的异样,给他连斟了三杯后,看他喝完,这才笑着坐回甄命苦边,颇为有趣地看着两人。

    甄命苦对张氏在这方面的迟钝感到无语,岔开话题:“有句话我想跟罗将军说。”

    罗士信闻言这才稍微从尴尬中恢复正常:“甄爷尽管吩咐。”

    “以王世充的手段和眼线,必然会追查到我夫人与杨侗的关系,到时我定会成为王世充的眼中钉,我这护院的份正是我最后的掩护,不能让外人知道,若是被他查到罗将军与我的关系,只怕他不会轻易放过你。”

    罗士信愣了一愣:“甄爷的意思是让我假装不认识你和夫人,与那王世充虚与委蛇吗?”

    甄命苦点了点头,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说:“天下局势尚未明朗,你不必急着表明自己的立场,不妨做做墙头草,两边讨好,乘此机会,尽快培植起自己的势力,以后就算洛阳陷落他人之手,你也有足够的筹码握在手中,不至于连饭碗都保不住,你也知道我始终是要离开的,但弟兄们却还要吃饭,还要功名富贵,我能为弟兄们做的,也就这些了,我离开洛阳后,就让暗卫军的那些弟兄们跟着你吧。”

    罗士信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小罗明白了。”

    “这月桂楼以后你也不要多来了,尽量跟我们装着不认识,免得暴露份,给你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甄将军请放心,我自有分寸。”罗士信是个聪明人,甄命苦稍作提点,他便已适应了自己新的份。

    ……

    深夜,甄命苦搂着张氏靠在阳台的秋千长椅上,看着明朗的星空,听着从远处的牡丹楼传来悠扬琴箫合奏声,温馨安宁。

    张氏的手指轻轻地在他小腹上划着,让他猜她写了什么字,这是她最喜欢玩的夫妻小游戏之一,她刚刚写了“马妞儿”三个字。

    甄命苦胆颤心惊,哪敢猜中,岔开话题问:“鹅鹅,你发现了没有?”

    张氏闻言抬头望着他,脸有疑惑:“发现什么?”

    “小罗那小子好像喜欢你的。”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