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新官上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他扭头朝甄命苦望去,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当他眼角无意中扫过站在众位大臣列队中的皇甫无逸时,心中一个咯噔,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此时的皇甫无逸哪还有刚才被气得头冒黑烟的样子,脸上反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杨侗唯恐王世充反悔似的,大声宣布退朝,众位大臣退出了太极,一些品级不高的官员纷纷上来跟新晋的两位新科武状元道贺,并表示愿意为两位将军府的建设出一份绵薄之力。

    王世充皱着眉头,看着两名意气风发的武状元一眼,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厉sè,带着一帮随从,转出了宫门,上了八抬的大轿……

    ……

    王世充府中。

    早已被杨侗罢免,成为一个闲职散官,赋闲在家的封伦被王世充请到了府中。

    “王太尉,不知找下官前来有何吩咐?”

    对于自己份的变化,封伦适应得非常快,措辞谦逊,自称下官。

    “封大人何必过谦,你我本同为大隋朝的尚书,以同级相称就好。”

    “今时不同往rì,下官岂敢造次。”

    王世充笑了,不再礼让,如今他已经是洛阳最有权势的人,居万人之上,封伦的恭敬倒也没有不妥,对于这个没有多少实权,但人脉却遍布洛阳的封伦,他有意拉拢他为自己所用,自是以礼相待。

    封伦显然也知道他的心思,这才能如此淡定。

    两人落座,王世充让下人奉上茶水后,说:“封大人,这次请你前来,其实是有一事请教。”

    “不敢当,王大人有话请直说就是,封某知无不言。”

    “封大人可知道甄命苦这人?”

    封伦脸上并没有任何吃惊的表,似乎早已料到王世充会有此一问,从容不迫地说:“王大人算是问对人了,这甄命苦,封某还真是知道一些,说起来跟王大人有些渊源。”

    “哦?”王世充眉头皱了起来。

    封伦不急不缓地说:“不知王大人还记不记得,三年前,王大人曾给河南县令写过一封求信,为一名叫张鹅的女子求。”

    “张鹅?”王世充一脸疑惑,显然已经想不起来有过这么一件事。

    “她是当年洛阳有名的豆腐西施,也是十几年前被先皇满门抄斩的御史大夫张衡之女,生得极为美,后份被揭发,下入牢中,论罪应当充为营jì,结果这甄命苦拿着王大人的求信前来解救,并甘愿为这张氏承担一半的罪名,充军朔方……”

    封伦侃侃道来,唯独隐瞒了其实是他yù将张氏收为家姬,故意让人揭发她的份,将她下狱的事。

    “这甄命苦的名字也许王大人并未听说过,只因这人实在过于狡猾,份神秘,下官若不是半年前护送信义公主出使突厥,机缘巧合之下得知这甄命苦的份,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个人真实份。”

    封伦说到这时,王世充眼中已经露出一丝迫不及待:“封大人莫卖关子,快说!”

    封伦微微一笑:“这人其实王太尉应该早就听说过,说不定还曾见过几面,只是他并不常以真面目出现,所以王大人认不出此人也不奇怪,当年朔方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边防军哗变,其中那名叫丁硕的朔方边防军鹰扬府郎将,就是这甄命苦装扮的。”

    “丁硕!”王世充脸sè一变。

    “不错,王大人也许已经猜出来了,他就是当年杨广任命为征东大将军,东征高丽,获胜而归,后来被任命为暗卫大将军,留守朔方,创造了朔方之chūn的真正幕后灵魂人物。”

    王世充再无法保持平静,猛地站起来,脸sèyīn沉地在厅中来回踱步,好一会才停了下来,转过头盯着封伦问:“他怎么会跟杨侗勾结在一起?”

    封伦笑着说:“王大人若是见过那张氏,就会明白,那张氏与皇泰主的姐姐福临公主有些许相似之处,皇泰主一直将那张氏当成是福临公主的影子,这甄命苦又是张氏的相公,三人几年前就已经认识了……”

    他顿了一顿,继续说:“这甄命苦将真正的福临公主从突厥带回来,杨侗对他的信任只怕远超元文都皇和甫无逸这些人,甄命苦放弃自己暗卫大将军的份,以普通武夫的份考上武状元,恐怕也是皇泰主的授意,为了掩人耳目,让王大人你掉以轻心,然后将这甄命苦神不知鬼不觉予以重用吧。”

    王世充想起了今天朝堂之上,杨侗,皇甫无逸,甄命苦三人共同演绎的苦计,他本是钻营之徒,哪还能不明白这个甄命苦就是杨侗边最大的棋子,气得胡子都快要竖起来,猛地一拍桌子,怒喝一声:“杨侗这黄毛小儿!胆敢算计老子!”

    茶杯从桌上震了下来,摔成了碎片。

    封伦又透露了一些关于甄命苦的报,王世充越发惊怒,封伦这才起告辞,离开了王府。

    ……

    ……

    新官上任三把火。

    暗卫大将军上任之后,第一把火,就是大兴土木,建造将军府邸,朝廷拨款三万两公款,用于各自的府邸建造。

    暗卫大将军府的位置选在了洛阳城南的洛河南岸。

    这个地方本是难民区,王世充下令将十几万涌入洛阳的难民赶入这个块地方后,这里就成了一个隔离区,只准进入不许随便离开,四周都有左翎卫将军府的人把守着,发现有人试图逃离,格杀勿论。

    暗卫大将军将府邸选在难民营的施粥坊旁边,着实让一些人大为不解。

    几天后,一座简易狭小的草庐在施粥坊的旁边矗立起来,院子门口挂上一块金光灿灿,由皇泰主亲笔题词的暗卫大将军府牌匾,惹得那些路过的难民都忍不住瞧了又瞧。

    这个皇上亲题的牌匾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挂的。

    更令难民们感到吃惊的是,草庐的门口放着十几大车的麻袋,麻袋上写着洛阳最大米铺五粮王的店招牌,起码有三万斤,旁边摆着一张桌,上面摆放着整齐的文房四宝,一块公告牌竖在桌子旁,公告牌上写着: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