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一流演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刘二妹说完,转过头一脸轻蔑地盯着始毕:“始毕可汗,你出尔反尔,毫无口齿,成了别人眼中的笑柄,却还自以为jīng明,以为自己娶了个千百媚的美人,却不知背地里她早就已经是别人玩过的残花败柳,你知道你喜欢的这个公主嫁过几个男人了吗?又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吗?她就是一个被千人骑万人捅,青楼里出来的货!”

    始毕有些愕然,望向张氏。

    张氏此时被这刘二妹这一番话激得脸sè苍白,子微微颤抖。

    连封伦也愣住了。

    这个刘二妹不但说出了始毕可汗不知道的事,同时也说出了他所不知道的隐

    他转过头望向甄命苦。

    贵人多忘事,若不是刘二妹提起,他早已经不记得当年授意他的管家拆散甄命苦和张氏这回事,更没见过甄命苦本人,如今被刘二妹一语道破,隐约记起了当年为了将张氏弄进自己府中,确实有过这么一回事。

    始毕终于怒了,朝边的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堆突厥语,不一会,一群手执刀剑的突厥士兵便涌了进来,分立在大隋和亲将领的两旁,只要始毕一声令下,所有和亲将领都要血溅当场。

    甄命苦终于站起来,揭去脸上的面具,露出真容。

    所有突厥可汗都露出惊骇之sè,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让突厥骑兵闻风丧胆的暗卫大将军,竟然是一个看起来不满三十的年轻人。

    始毕脸上带着被人戏弄的愤怒:“你到底是谁!”

    甄命苦不慌不忙:“本人是如假包换的暗卫大将军,奉皇上之命,护送公主嫁入突厥,这刘二妹乃是反贼刘武周的亲妹妹,为大隋通缉之人,一心想破坏大隋与突厥的友好结盟,她的话,可汗只可信一半,在大隋,侮辱公主的清白名声就是死罪,本将军在此替她向可汗求,暂且绕她一命,待查明真相,还公主一个清白之后,再处置不迟!”

    始毕闻言愣了一愣,见甄命苦这信心十足的样子,登时迷惑起来,正举棋不定,旁边一名可汗叽里呱啦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始毕闻言脸露喜sè,着人唤进一个老婆子,让她将公主带到了营帐的后间,为公主检查,在老婆子的连推带搡下,张氏被带进了营帐隔间里。

    所有人都静静等着,好一会,那老婆子才拉着张氏从营帐隔间出来,走到始毕的边,低声说了几句。

    始毕眼中闪过一丝喜sè,喝退了卫兵,走到张氏面前,单膝跪下,为了刚才怀疑冒犯她的行为致歉。

    啪——

    眼中含泪,一脸屈辱的张氏伸手在他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可汗若不想娶我,让我离开就是,何必让人如此羞辱我!”

    所有可汗都为这信义公主暗自捏了一把汗,他们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扇始毕的巴掌。

    连甄命苦也是一脸惊讶,显然没想到张氏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演的跟真的似的。

    一旁的钵苾更是义愤填膺,比自己受辱还要气愤,盯着始毕,眼中简直要冒出火来,看样子只要始毕敢对信义公主动粗,他就算拼了这条xìng命,也会护公主周全。

    没想到始毕非但没有着恼,反而越发地内疚,自己伸手在脸上扇了一巴掌:“是本王的错,太过轻信小人,公主息怒,本王若是再怀疑公主半分,就让腾格里将本王给撕成碎片,喂了秃鹰!”

    腾格里是突厥人的最高神灵,以他的名字起誓,必不敢轻易违背。

    刘二妹愣在了那里,她哪知道甄命苦跟张氏结婚这么长时间,张氏竟还能保持处子之,除非是甄命苦无能,否则怎么可能对着张氏这样一个美人无动于衷?

    她哪知道甄命苦与张氏成亲尚未洞房就已经被迫分开,三年不曾见过一面,十几天前才相遇。

    她本以为胜券在握,哪知却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想到这回在劫难逃,恐惧袭上心头,破口大骂“jiān夫yín妇,不得好死……”

    始毕最是恨这种挑拨离间的汉人,站起来,向两边的人使了一个眼sè,两人拉着又哭又号的刘二妹,出了营帐的大门,不一会便没了动静。

    张氏抽泣着,在两名侍女的护送下,出了帐篷。

    始毕不敢阻拦,脸上全是懊悔,倒是那钵苾,见状急忙追了出去,让始毕的脸sè越发地难看起来。

    甄命苦站起来,说声告辞,也跟着走出去了。

    封伦见状,也乘机起告辞,留下一脸yīn沉的始毕,众位可汗在帐中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在这当口再轻易招惹始毕,免得引火烧

    ……

    甄命苦出了营帐,见那材高大的小可汗钵苾正呆呆地站在那里,神纠结,似在心疼,又似懊恼。

    走过去一问,原来是被张氏骂了。

    “小可汗知道公主为什么会骂你吗?”

    “为什么?”

    “自从那天晚宴之后,公主一直就在我面前提起你,说她本以为突厥的男人都是薄寡幸之徒,没想到竟然还有小可汗你这样豪爽英伟的男子,只恨不能相逢在未嫁之时。”

    钵苾自小学汉语,虽说得不好,听懂却是没有问题,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狂喜,急忙问:“公主……喜欢……我?”

    “喜欢又如何,不喜欢又如何,她都已经快要嫁给始毕可汗了,只能说你们有缘无份。”

    甄命苦叹了一口气,转走了。

    留下脸上又欢喜又是忧愁的钵苾站在那里,突然一咬牙,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转朝远处飞跑而去……

    ……

    甄命苦回到和亲队驻扎的营地,忍不住想要夸一夸张氏演技的jīng湛,表扬一下她的善解相公心意,随机应变,刚到她帐篷的门口,就被人挡在门外,被告知公主体不舒服,谁也不想见。

    张氏那两个侍女说这话时,看他的眼神里明显带着一丝气愤。

    他也没怎么在意,以为张氏只是受了点惊吓,睡一觉就没事了,想起前几天跟马妞儿的约定,到了马棚找马妞儿,马妞儿早在那里等着他,两人从伙房里偷了半只羊,骑着踏血,一起到城外的河边烤羊,与她在河边度过了一晚。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