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娇娇女大改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有了张氏这个前车之鉴,他哪还敢让杏儿这个脾气火爆的丫头接触这种女人毒药?

    “这是我给鹅鹅写的书,儿童不宜,你个小丫头看什么看?”

    杏儿一听,单手叉腰,俏目圆瞪,指着甄命苦喝道:“每天让我给你们传递书信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小丫头,你们说那么多麻话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边还有个小丫头深受你们毒害,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就甜言蜜语讨好,不要我的时候就过河拆桥,负心汉,薄郎!你写的书,一定难看死了,不然张姐姐怎么会被你气哭了,我才不稀罕看!”

    禇登善急忙凑过来,讨好着问:“杏儿,我写的你看吗?”

    “走开,烦你!”

    杏儿一把拨开禇登善,转走出门去,禇登善急忙跟了出去,惹得周围的人都纷纷笑了起来。

    ……

    张氏这一哭一闹,孙郎中对甄命苦的这第二关考验算是通过了。

    甄命苦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三关过了两关,娶张氏的事已是板上钉钉。

    哪知孙郎中提出的第三个考验,却让他又是欢喜,又是为难。

    欢喜的是,这第三关与前两关不太一样,因为这一关不但可以天天见到张氏,跟她在一起,而且说不定还能有体上的亲密接触,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天大的福利。

    为难的是,以张氏如今的体质,要过这一关难度不是一丁半点。

    考验很简单,就是帮助张氏做些康复训练,顺便教张氏几招防的武艺。

    孙郎中的意思很明显,一方面是为了帮助张氏尽快康复,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张氏能有一些自保的能力。

    “时间不限,每天早上过来接她走,每天壬时以前送她回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教会她防用的武艺,她什么时候学会了,你什么时候来迎娶她过门。”

    ……

    接下来的时间里,甄命苦每天一早就来到张氏的住所,敲她的房门,带着她,河堤上,树林间,山顶上……进行各种体能康复训练。

    他特地到长孙衣饰店里定制了几设计时尚,贴舒适的运动服,长孙衣饰店自从采用了他的纺织机进行防止之后,效率一夜之间提高了十倍之多,生产出来的布料不但种类繁多,而且质量上乘,深受客人的喜欢。

    甄命苦将几款设计独特的运动服送给了长孙贝儿,让她照着上面的款式设计,长孙贝儿看了图纸后,一脸好奇地问甄命苦什么是拉链。

    经过一番解释,长孙贝儿登时对这种神奇的小玩意起了兴趣,非让甄命苦给做出一个来看看。

    甄命苦从手机里找来了拉链制作工艺图纸,本以为小小的拉链制作难度不会太高,哪知费了好大功夫才跟器械司的那些匠师们解释清楚拉链的原理,好不容易做出一个来,却花费了最娴熟的锻造师两天的功夫,登时打消了想要大量生产的念头,将运动服改成了衣带和搭扣组合的方式。

    张氏接过这些款式新颖的运动服时,还以为是穿在里面的内衣,当她知道这就是练武时的便服,穿在外面的,不由地吓了一跳,连连摇头,让她穿着这稀奇古怪的衣服出门,打死她也不敢。

    没过几天,她就明白了甄命苦给她制作这些衣服的良苦用心。

    穿着她平时的衣服,在甄命苦要求下慢跑一公里,平常的衣服不但显得累赘,而且特别不透气,一出汗,黏糊糊地粘在上又闷又,一停止运动就冷飕飕地难受。

    在甄命苦的解释和示范下,她试着穿上了这让她浑感觉不自在的棉质运动服,扎起马尾,带上布帽,没想到一穿上就不愿再脱下来了。

    跟甄命苦所说的一样,穿上这种运动服饰,跑起步来轻松无比,以前穿着沉重笨拙的衣裙,绕着校场慢跑一公里,让她几乎要累得躺倒在地,如今用中速跑,跑上两公里也不会再有累得要躺下的感觉。

    甄命苦将他的训练计划命名为“女大改造”,说是为了将她尽快娶进门,他会以最严格的手段,对她进行彻头彻尾的改造。

    改造的内容很简单,体能,反应还有忍耐力。

    五公里慢跑成了她最害怕的项目,她一个女儿家,哪有这样的体力。

    她甚至以为甄命苦是在故意刁难她,孙郎中只是让他教她武学招式,结果他一天到晚带着她不是爬山就是跑步,每天累得浑酸痛,她曾经试过谎称体不舒服来逃避甄命苦的特训。

    哪知道甄命苦早就从孙郎中那里打听清楚了她体不舒服的rì子,只要她耍赖想偷懒,他便会不择手段,连绑架带扛地将她架上马车。

    在校场上,他像变了个人,从来不给她好脸sè,手中执一条教鞭,她跑慢了,就在她翘上抽上一鞭子,喝骂:“乌龟都比你跑得快!”

    她有时实在跑不动了,会闹脾气,他也不去哄她,任由她哭,还在一旁冷言风语,取笑她气,像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霜,等她哭好了,再让她爬起来跑,怎么让她讨厌就怎么来。

    “坏蛋!你对我这么坏,我不嫁你了。”

    “你说不嫁就不嫁?给我起来跑!”

    “我讨厌你!”

    “你越是讨厌我,说明你对我的越深,当面对你的敌人时,你就会感激我这样对你!跑快点!再跑快点!猪都追上你了,你想你要想像后面有一群sè狼在追你,跑不快,你就会成为他们的猎物!”

    “女人就是女人,一点毅力都没有,你要能在一个小时里跑完五公里,我就把这鞭子整根吞下去!”

    “这就叫起苦来了?比起我叔揍我的时候,你现在这种强度是在尝甜头!简直就是放松时刻!”

    在甄命苦的冷嘲讽中,张氏翘上挨的鞭子渐渐地少了,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到后来,甄命苦开始带她爬山,带她攀岩,一座比一座高,终于在两个月之后的一天,在甄命苦规定的时间里,爬上了一座近千米的高峰。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