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晴天霹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他已经租下了那里的一艘小船,准备在船上试验再次穿越回二十一世纪,运气好的话,他也许能回到二十一世纪,或是回到恐龙时代,运气不好的话,直接死在那艘船上也不错。

    充满电的硫酸铅电瓶,自制的摇杆式直流发电机,升压用的变压器,高频振动马达,提示直流发电机运行况的自制钨丝灯泡……

    总之,这些东西是目前为止,他所学的物理和化学知识能制作出来的最先进装置,想再jīng密一些,就不是单靠他一个人,用手工就可以制作出来的了。

    但有了这些简单的小玩意,他就能模拟当初在金发手机厂车间里的试验环境,创造穿越的临界条件。

    至于这个临界条件存不存在,他目前只是臆测,连一成把握都没有。

    付了银子,租下船,将东西搬到了船上,划着船到了河心。

    在水中做这个穿越试验,不用担心中途被人打扰,万一发生意外,也不会伤及无辜。

    他放好炉子,烧上一锅沸水,将高频振动马达放进水中,从手里掏出那台超世代手机,接上直流电瓶,接着站在手摇发电机的旁边,慢慢地等着。

    水开始沸腾起来了,超世代手机屏幕上出现了金发手机的金元宝标志,一闪一闪的,显示正在充电。

    振动马达开始剧烈震动,锅里的水像鼓面上的小黄豆一样,欢腾跳跃。

    甄命苦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努力回想着当初穿越时的形,若他没猜错的话,当初的人鞭李贺曾经在他测试的开关里做了手脚,导致三种不同的能量不知怎么地就发生了错乱碰击,将他送到了这里。

    只要在手机的电量充到一定程度时,将直流发电机的两端短接,说不定就能重造当年穿越的条件。

    时机已经成熟,他回头看了岸上的洛阳城,和张氏以前卖豆腐的豆腐摊,沉默了半晌,不再犹豫,将直流发电机的两端输出线接上了铁锅的两个把柄上。

    接着,飞快转动手动直流发电机的摇杆。

    他闭上眼,按下那颗能导致短路的开关,等待着不知是福是祸的那一刻来临……

    嘀嗒嘀嗒……

    嗡嗡嗡……

    振动马达依旧在嗡鸣,周围是河水拍打在船的声音。

    许久,约莫过了几分钟,甄命苦睁开眼,周围景物依旧,手机在水中充着电,显示此时的电量已经充满。

    他回头看了一眼旁边测试直流发电机运行状况的灯泡,不由地愣住了。

    灯泡没亮。

    他这才发现,原本透明的玻璃灯泡内乌黑一片,显然是灯丝被熔断了。

    他眼前浮现出杏儿鬼鬼祟祟摸进他房间,脸上带着好奇和兴奋,对他的东西胡乱捣鼓一通的画面。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发出一道亮光,蓄电池开始冒出刺鼻的黑烟,接着轰隆一声,炸裂开来,船底登时破了一个洞,河水灌进船舱。

    “孙杏儿!”

    甄命苦一声愤怒的吼叫,朝手机扑过去,将手机紧紧抓在手里,就在这时,咕噜噜的声音响起,水涌入船舱,转眼间,小船就沉入了河中,消失不见。

    ……

    浑湿漉漉的甄命苦气冲冲地赶到孙氏药馆,正准备找杏儿这个惹祸jīng算账,狠狠揍她一顿股,刚要进药馆,远远响起一声熟悉却带着哭音的声音:“甄哥儿!是你吗?”

    甄命苦回头一看,正是几天前才见过的林婆,脸上带着焦急悲痛的神sè,一手扶着腰,一路小跑到他边,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说:“甄、甄哥儿,我到处找你!可找到你了!不好啦!我侄女儿她,呜呜……我侄女儿她……呜呜……”

    林婆话还没说完,一股坐在呜呜哭了起来。

    甄命苦心中一个咯噔,急忙问:“她怎么了?”

    林婆大声哭着,哽咽着说:“她死了……呜呜呜……”

    甄命苦如闻晴天霹雳般愣在那里。

    死了?

    张氏死了?

    这句话一瞬间在他心里咀嚼了好几百遍,始终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

    他完全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怎么死的?”

    林婆哭道:“还能怎么死的,都是被她相公的妒妇给死的,甄哥儿,你不是要带她走的吗?她不是已经决定不顾一切要跟你私奔了吗?那天她还很开心的跟我说这件事,我从来没有见她这么开心,好像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你们不是见了面吗?为什么她还想不开?你不知道,她对自己多狠啊,就这么狠心一刀刺进自己的肚子,她一直都是怕疼的啊,她是对自己有多狠心啊这个傻丫头!甄哥儿,你不是要带她走的吗?啊?为什么呀?”

    她反复地问着这句话,似乎始终不能理解张氏为什么会见了甄命苦之后,反而想不开了。

    甄命苦此时如闻晴天霹雳,神木然呆滞,呢喃着:“她没告诉我,我没让她说。”

    林婆的哭声止住了,愣愣地看着他,突然站起,拳头朝他口一阵猛捶,哭喊着:“你这个坏小子,你到底跟她说什么了?坏小子!没良心的坏小子!她为了你连女人的名节都不要了,连她的相公都不让靠近半步,宁死都不愿跟她相公同房,那妒妇天天暗地里用针刺她,虐待她,她公公还动不动就将她当下人一样使唤,她都忍下来了,

    你知道她每天过的都是什么rì子啊,若不是心里有了你,她早就跳进洛河里了,每次来我这跟我说起你,说你愿意带她走,为了你这句话,她多么开心,又多么紧张害怕,没睡过一天安稳的觉,你知道她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跟你走的吗?你跟她到底说什么了,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赔我的乖侄女儿!呜呜……”

    孙郎中等人听到门外的动静,纷纷从医馆里走了出来,看着林婆使劲地捶打着甄命苦,甄命苦如石化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得知张氏自杀的消息后,杏儿和环儿都呜呜哭了起来。

    还是孙郎中冷静一些,急忙问林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林婆哭着说:“一个时辰以前。”

    “她现在在哪?”

    “被那妒妇抱上马车带走了。”

    孙郎中急忙转过头对甄命苦说:“命苦,快!也许还来得及!”

    头脑陷入空白状态中的甄命苦闻言浑一震,回过神来,转冲出大街,拦住一辆马车,将对方从车上踢了下去,驾着马车,发疯似地挥动着手里的马鞭,朝城西宋府的方向赶去……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