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猫鼠游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是关于张姑娘的。”孙郎中语带深意地看着甄命苦,“你喜欢她吧?”

    甄命苦看了这个活了八十多岁,看起来却不过四十多的老郎中一眼,顾左右而言他:“我想没有一个男人会不喜欢张老板娘吧,喜欢跟能不能拥有完全是两码事。”

    孙郎中对他的狡猾早已见惯不怪,笑着说:“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懂你,既识得一些复杂的机关,又懂连老夫也未曾听说过的医术,家中藏书万卷,却从来没见你看过书,看似jīng明,眼光独到,对人世故却是一无所知,粗心大意,你可能自己也不知道,你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气场,会让别人不知不觉中靠近依赖你,但有时候你这漫不经心的态度却会让人感觉不安。”

    甄命苦若有所思地沉默下来,抬起头说:“孙老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你这才带着张姑娘离开洛阳,你想过她以后要怎么生活吗?”

    甄命苦闻言奇道:“张老板娘不是会做豆腐吗,只要有本钱,以她的能力,没有她公公,她的rì子说不定过得比你我都要滋润,她可是闻名洛阳的豆腐西施啊。”

    孙郎中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大隋的律法是不许没有户籍的女子开档经营的,女子嫁了人以后,就入了夫家的户籍,丈夫若是不在了,就跟着儿子,没有儿子的话,就只能回娘家了,要么就是卖大户人家为奴为婢,张姑娘在洛阳的时候,起码还有个公公在,可以依靠她公公的名义开档经营,如今她公公不知所踪,今后要靠什么生存,对她来说,是个大难题。”

    甄命苦闻言愣住了。

    孙郎中见他的神,叹了一口气:“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张姑娘这一路上满怀心事难道你也没看出来?”

    甄命苦摇了摇头,沉默不语。

    “年轻人,你再好好想想吧,我也先去睡会了,哎,人老了,经不起这连rì的折腾,不比你们年轻人,年轻真是好啊……”

    孙郎中边感叹边站起,进了营帐,留下甄命苦一人坐在火堆前,望着火焰发着呆,陷入了沉思。

    ……

    入夜。

    伊川客栈的门口,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几十骑全武装的骑兵停在客栈前,领队的人,正是连rì来一直在追捕甄命苦等人盐帮帮助裴虔通。

    其中一人下了马,拿着几张画像,冲进客栈。

    不一会,这人再次从客栈走出来,在裴虔通耳边说了几句。

    裴虔通用马鞭指着今天早上甄命苦等人离开的方向,低喝一声:“追!天亮之前一定要追上他们!”

    ……

    若不是超世代手机及时发出声纳探测预jǐng,甄命苦他们此时已被裴虔通的人团团包围。

    当甄命苦冲进营帐,叫醒张氏等人时,李靖已经先一步醒来,冲出帐篷,抄起放在帐篷边削尖的竹竿,如投掷标枪一样,朝几百米远处几个手执火把的骑兵全力投掷过去……

    只听见几声惨叫,手执火把的骑兵全都被竹竿穿而过,从马背上摔了下来,火把掉在地上,刺耳的马嘶响起,对方立刻混乱成一团。

    对方哪知道甄命苦竟然能隔着几百米远就能预先探测到他们的靠近,而且隔着老远就干掉了他们几个骑兵,他们却连甄命苦等人的样子都没看清楚。

    “甄兄弟,把火熄灭了!扶她们上竹筏!”

    李靖一边将其中一辆马车的缰绳解了下来,一边在另一辆马车的马股上重重一拍,吃痛受惊的马立刻朝林外跑去。

    甄命苦一脚将火堆全部踢往河里,林中登时陷入一片漆黑。

    “我引开他们,你们上竹筏,若我能突围,会在下游的等你们,若天亮之前没看见我,你们自己离开,不用再等我!”

    李靖说完,翻上了马,朝张氏等人一抱拳:“各位妹妹,事出紧急,李靖送你们到这,千万珍重,来rì再会!”

    “靖哥哥保重!”

    众女还没来得及惜别,李靖便一夹马肚,朝着马车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一边大笑着喊:“虔通我儿,马邑郡丞李靖在此,够胆来追你爷爷!”

    甄命苦只是呆了片刻,立刻回过神来,朝众人低喝一声:“上竹筏!”

    ……

    林外盐帮的人马终于安定下来,裴虔通脸sèyīn沉得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

    他的手下凑到他的边,生怕被对方听见似的,小声说:“帮主,刚照面,我们就死了五人,那马邑郡丞李靖不知怎么地跟他们在一起,现在兵分两路跑了,我们追哪边?”

    裴虔通眼中闪动着狠戾:“哼,雕虫小计,你们带着人,追那辆马车,我追那李靖!”

    ……

    ……

    甄命苦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被人给包围了。

    他上布满了伤口,有箭伤,刀伤,浑浴血,脸sè苍白,浑要散架一般,若不是因为心中还有希望,他早就弃械投降。

    沿着这条街再向前一公里,就是洛阳城西的右武卫将军府,他的目的地就在那里。

    如今他孤一人,好不容易潜入洛阳,眼看就要到那右武卫将军府,却被突然从中途杀出一队人马给困在了这间民房里。

    周围是猎猎的火把,将这片民房四周照得通明。

    阵阵脚步声在他耳边响起,他躺在一间马房的草料堆上,上盖着一层草料,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幸亏这是一片民居,对方并不知道他躲在哪一间房子里,不然他早已落入对方的手中。

    但落入对方的手中只是迟早的事。

    他手里紧紧握着一块通体翠绿的翡翠玉佩,这块玉佩是水sè充足,晶莹通透,一看就是极品货sè,玉佩中的中间用镂空技法雕刻了一只优雅趣致的小天鹅。

    张氏将它从脖子上取下来递到他手中时,仿佛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手中,让他感觉这块玉佩分外沉重。

    这个玉佩曾挂在张氏的脖子上,深埋在她丰满雪白的脯中。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