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三天之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一群肌结实的高大汉子堵在尉迟铁匠铺的门口。

    铁匠铺里冲出十几个皮肤黝黑,光着膀子,浑还冒着汗的匠师,两方互不相让地对峙着,眼中带着怒火,气氛剑拔弩张。

    路边的行人都远远地躲了开去,站在百米开外张望着这些人。

    “让尉迟敬德出来说话!”

    “我们帮主是你说要见就能见的?你们算什么东西!”

    “你说什么!”

    “听不懂人话?”

    裴虔通排开众人,走到尉迟铁匠铺的那些匠师面前,大喝一声:“尉迟敬德,给我裴虔通滚出来!”

    声音如洪钟,连几百米开外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是盐帮帮主!”

    “终于跟矿帮的人闹翻了吗?”

    “你们还没听说吧,裴虔通的弟弟裴虔获前几天出事了,被人打成了残废,估计这辈子都下不了了,我猜这事肯定跟矿帮脱不了关系。”

    就在周围的人议论纷纷之时,尉迟敬德从店里走出来,冲裴虔通喝道:“裴虔通,以为这里是你盐帮吗,大呼小叫的你唬谁啊!”

    “尉迟敬德,我问你,我弟弟与你矿帮有什么过节,竟对他如此狠手!今天你要不给我个明确的交代,我拆了你的铁匠铺!”

    尉迟敬德连声冷笑:“若不是知道你是裴虔通,我还以为是哪个二愣子小瘪三在跟在耍泼呢,你弟弟是死是活关我事!你若纯粹想找架打,老子奉陪!”

    他的话音刚落,裴虔通已经一脚踢开挡在他面前的几个矿帮弟子,闪电般冲到尉迟敬德面前,高高跃起,单手化作手刀朝尉迟敬德天灵盖劈落。

    啪嚓——

    尉迟敬德单手架住,只是他脚下的地板却因裴虔通狂猛的力道给震裂数块,深深塌陷下去。

    众人还没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眼花缭乱中,裴虔通一脚将尉迟敬德踢得往后倒飞,撞穿了铁匠铺厚厚的墙壁,摔进了屋里。

    从屋里传来稀里哗啦桌椅被压得支离破碎的声音。

    裴虔通的暴烈,除了他的那些手下,别人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纷纷露出惊惧的神

    这时,从店里响起一阵掌声,一名高大威武,不怒自威的男子,不慌不忙地从铁匠铺里走出来。

    “好手!不愧是大隋开武科以来最负盛名的武状元,裴帮主,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了何事如此动怒,但据我所知,盐帮与矿帮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河水,裴帮主凭什么认为你弟弟是矿帮的人所伤?”

    裴虔通本要追进店里,见出来的人,神一凛:“刘武周!”

    接着冷哼一声:“哼,我说你们矿帮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原来是有骁骑校尉在后面撑腰,只不过就算是你刘武周,今天若不给我个交代,我也定拆了这间铁匠铺。”

    尉迟敬德怒气冲冲地从店铺里冲了出来,他上被灰尘蒙得一灰白,却是毫发无损,刚才只因被裴虔通攻了个骤不及防,心中不服,正要上前跟裴虔通讨回场子,却被刘武周伸手拦下。

    “尉迟,别冲动。”

    “大哥!你让我活撕了他!”

    刘武周转过头,笑着对裴虔通说:“裴帮主若有证据证明是矿帮的人伤了你弟弟,我矿帮定不会包庇,还会亲自将他绑到府上,任由裴帮主发落,裴帮主认为如何?不过裴帮主若是拿不出证据,刘某想要提醒裴帮主一句,两虎相争,必然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裴帮主切莫中了别人的离间计,伤了两帮的和气,让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躲在暗中看了笑话。”

    刘武周这话在在理,裴虔通怒气稍减,朝他的那些手下一挥手,他那些手下排开众人,押了一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男子上来,摔在刘武周面前。

    “这人叫吕麻子,他的话可以证明是你们矿帮的人对我弟弟出手!”

    刘武周蹲下,看着吕麻子,淡淡地问:“你告诉我,是我矿帮的哪个人伤了裴帮主的弟弟?是你亲眼所见吗?”

    吕麻子睁着仅剩的一只能视物的眼睛,嘴里流着血沫,点了点头,将那天甄命苦前去城隍庙找人,打伤他一帮兄弟,后来又被他在铁匠铺的门口看见甄命苦与柱子一起从铁匠铺里出来,一打听才知道甄命苦就是尉迟铁匠铺新招来不久的匠师的事,结结巴巴地说了出来。

    吕麻子刚说完,裴虔通便不耐烦质问刘武周:“这回你有何话可说!”

    刘武周笑着说:“甄命苦和柱子确实是矿帮的人不错,只我没太听明白,他打伤吕麻子找一个被你们掳走的女人,跟你弟弟被人打伤到底有何关系?你们洛河分舵干的事,洛阳城人尽皆知,若是你们先掳走他的女人在先,又怎么能怪他打伤你们的人?”

    “我盐帮做事是讲规矩的,那个女人签过卖契,就算到了衙门,我盐帮也有权任意处置!那甄命苦不顾规矩,强抢我盐帮货物,傻子都能猜到是他为了泄愤,出手打伤我弟弟,杀了我洛河分舵几十人,这笔血债,他无论如何都赖不掉的!他现在人呢,让他出来当面对质!”

    刘武周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一旁的尉迟敬德闻言喝道:“猜你娘的猜,无凭无据,单凭这不三不四的小流氓几句话,你能把我们给吃了不成?”

    裴虔通冷笑一声:“你可以试试看!”

    尉迟敬德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试就试!你当老子怕你啊!”

    “尉迟!给我住口!”刘武周脸一沉,回头看了一眼后那些铁匠铺的匠师们,问:“甄命苦和柱子人呢?”

    一匠师回道:“昨天跟柱子两个人送来一个炉子之后,就没有再回铁匠铺了。”

    刘武周回过头,对裴虔通说道:“你也听到了,那甄命苦现在不在铁匠铺里,不如这样,我让人把他找来,到你府上与你当面对质,若真是他做的,矿帮绝不包庇!”

    裴虔通闻言冷哼一声:“我就给你刘武周这个面子,三天的时间,不把人交出来,后果自负,我们走!”

    说完,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